第八回

时间:2004-6-19 阅读470246次
 
夺得了花魁,占尽了春色,成就一宵欢爱,魂飞九霄云外。
   就在两人缱绻受悦,正陶醉在温柔乡中,花蕊夫人提出了任务要求。
   慢声细语悄悄地问道:“闻人说排帮欧阳清之女玉霞,为人间绝色,你可见过?”
   云汉是晕陶陶地已陷入在迷魂阵,自然地有问必答,应道;“我家同她世交,幼小时的
   青梅竹马,当然见过了?”
   “她可真美吗?比我如何?”轻声问,凝目视,等待回答。
   云汉道:“论品貌她要强上一筹,凭音致所差多多!”
   花蕊夫人媚眼倏地一瞪,娇声轻叱道:“你说她比我美?”
   云汉道:“只是容貌一般,其他怎及得我的湄娘。”
   花蕊夫人道:“可惜西陵峡没将她捉来,我真想和她比上一比,看看到底谁美。”
   云汉道:“除容貌之外,她怎比得夫人!”
   花蕊夫人道:“但是我决心要和她较量一番。”
   云汉道:“遇机会我当设法令你一见!”
   “不!”花蕊夫人陡地挣脱了云汉的怀抱,冷冷地道:“我要你即刻动身。将她捉
   来见我!”
   “即刻动身?”云汉惊愕地瞪大了眼……。花蕊夫人道:“是的,即刻动身,率领
   护花二使者,申连、郭亮,快去云门谷,但愿你马到成功!”
   “云门谷!”云汉惊叫了一声道,“那是我自己的家!”
   花蕊夫人阴冷地一笑,道:“就因为那是你自己的家,地形熟悉,才容易下手,所
   以选了你去。”
   “这……这……”云汉不得不为之迟疑。
   花蕊夫人嫣然一笑道:“快去吧!事成之后我有重赏,知道吗?……”云汉闻言抬
   头,双目方一触及对方那笑容,心中倏地一荡,也不知道是什么一股力量,使他在恍惚
   中翻身站起来,愣愣地应了一声:“好!”
   云汉就这样离开了三阳殿,起程赶往云门谷而来。
   进谷时,他倒是小心得很,深怕碰上了他父云靖,掩掩藏藏,总算没有碰着什么人,
   慢慢地就接近了家门。
   恰在这时,出来了他四弟云起。
   小孩儿家眼尖,一眼就看出来是他,仓皇的一声喊,吓得个云汉魂飞天外,忙不迭
   就朝草丛里钻。
   所以等云靖他们闻声跑出来时,看不见人了。
   此时的姑娘欧阳玉霞,已被人领到云靖书房之中,当看到她父亲昏迷不醒,她哭喊
   了一声:“爹!”
   一口气没有喘过来,人就昏了过去。
   顿时忙坏了周氏夫人,赶紧急救,人总算醒过来了,但经过连日的惊骇奔波,欧阳
   姑娘已是疲累不堪了。周氏夫人却是好心,对姑娘安慰了一阵,就命两个丫头和一个使
   唤的婆子,送姑娘到花园一处暖阁中静养。
   正当她睡在床上,方将入梦,恍惚间见小阁中来了一人。
   这个人她认得,正是她的二世兄云汉,立即惊醒了过来,冷冷道:“二哥!是你呀!
   来干什么?”
   云汉心中似乎有些歉疚,闻言微微一怔,跟着脸上又现出一丝诧异阴毒的神色,笑
   道:“霞妹!二哥要带你去一个地方……”欧阳玉霞闻言,使她感到十分的惊诧和不祥,
   但她乃是武林世家之女,胆气要比一般的女孩子壮了些,定了一下神,道:“我不想到
   任何地方去……”云汉脸上浮起了一丝阴笑道:“那可由不得你!”
   话声中,探手就去抓姑娘玉臂,她努力挣扎着,发出来一声尖叫。
   叫声惊来了那婆子,慌慌张张跑了来,方问了一声:“小姐什么事呀……”一眼看
   见了二公子正然抓住姑娘,由不得就生了气,道:“二公子,你这可就不对了,小姐是
   客人,男女授受不亲,怎可这样拉拉扯扯呢?”
   云汉倏地一瞪眼,喝道:“你哪管得这么多,去吧!”
   喝声中,甩手一掌推出,劲风匝地而起。
   就见那掌风处,那老婆子身形忽然打个旋,然后全身酥软地跌在地上,双目紧闭。
   那两个小丫头,一见云汉一掌打死了老婆子,尖叫一声,回头就跑。
   没防到,云汉倏地松手放下了欧阳姑娘,呼呼两掌拍出,两个小丫头,一声也没叫
   出来,齐齐向左右分开,砰匐连声,各自撞在墙壁上,然后跌在地下。
   欧阳玉霞目睹此惨状,不禁骇然又尖叫了一声。
   云汉一探手,又抱起了姑娘,方待迈步出门。
   在这时,云超云起两弟兄,方走到花园墙外,云起矍然道:“三哥!我听到一声惨
   叫呢!”
   云超应道:“我也听到了,恐怕花园里出了事情,咱们去看看。”
   两人说着,一起腾身越过围墙,一眼就看见云汉抱着欧阳玉霞,心中这个气可就大
   了,双双扑了上来。
   此时的欧阳姑娘气得浑身发抖,她一点气力也用不上,心中恨得要死,倏然张嘴呸
   地一声,啐出一口唾沫来。
   云汉把头一侧,那口唾沫擦着鬓边飞过。
   但唾沫究非如同暗器般干净利落,仍有线星溅射在他脸上,他并不着恼,反而口中
   啧啧两声,笑道:“好……”他一声未了,冷不防,欧阳玉霞反手甩过来一个耳光子,
   “啪”地一声,打得脆响。
   这一来,云汉才生了气,双手一松,把姑娘摔在了地上。
   欧阳玉霞吃这一震,登时昏厥过去。
   云汉见状,倏地想起自己此来的任务,方待再弯腰去抱姑娘。陡觉脑后风生,一般
   强劲潜力直撞过来。
   云汉心中情怯,他不知身后来的是什么人,在这一家中,他最怕的两个人,一位是
   他父亲云靖,一位是他哥哥云霄。
   所以他不敢和那袭来之人对敌,立将身形向上一纵,等离高到数尺之时,反掌一拍。
   “蓬”地一响,两股掌力相交,他竟将敌人震开。
   他就趁这时借力飘开,回头一瞥,见是自己三弟云超,另一边是四弟云起,正然双
   掌合拢,平推急袭而至,心中不由大宽。
   他身形下落,未等双脚沾地,迅即掌化“平沙落雁”之势,往外按了出去。
   “蓬”的一声响,他又斜斜飘开数尺,而那云起,吃他掌力一震,踉跄而退。
   此际云超心在欧阳玉霞身上,是救人要救,所以就扑向了姑娘。
   云起性情较为暴躁,一见小阁内外尸横遍地,怒得连声音也喊不出了,猛取那邪恶
   凶毒的云汉。
   一掌推出,却被震得踉跄而退,低吼了一声,欺身前时,左掌“手挥琵琶”,跟着
   右掌又以“方丁开山”之式,砸劈过去。
   两招凌厉无匹,乃云家绝门掌法中的两式,掌力之重,足可以开山裂石。
   云汉又一眼看到云超去抱那欧阳玉霞,心中大急,暗忖:“自己如劫不走这丫头,
   回去怎样向教主交代,尤其那重赏……”他不敢往下想,但也无暇分身,只好用了一招
   “结绝解困”双掌罩紧护住全身。云起双掌如奔雷般击到,“蓬蓬”两声,四掌相交,
   云汉大喝一声,内力激涌而出,云起抵架不住,蹬蹬蹬连退六步,地上现出两个脚樱云
   汉这时已然横了心,身形捷如鬼魅,直扑云超。
   云超本已伸手去搀扶欧阳玉霞,但云汉掌力已到,若不迎敌,是必先蒙其害,当下
   只好一肘向后撞出。
   云汉早防到这一招,一手拨开了对方手肘,另一手五指已沾到云超背上。
   云起一见他三哥要吃亏,翻手抽出龙形金鞭,喝叱一声道:“云门中的逆子,接
   鞭!”
   喝声中,唰的一鞭打了过来。
   云汉立时感到鞭风锐利,无暇加重掌力去伤云超,迅即收掌转开去。
   小云起鞭发如风,唰唰唰一连几鞭,竟将云汉迫到了墙角。
   就在这时,忽见两个劲装疾服的大汉,一掠两丈余,捷如飞鸟,扑到当场,喊道:
   “尊者休慌,申连、郭亮来啦!”云汉一见来了帮手,顿足腾身而起,飞纵在云起身后,
   叫道:“你们来得正好,这两个孩子交给你们了,要将他们擒住,一并带回总坛发落,
   我去收拾那小妞去。”。
   云超在这时,也拿出来兵刃龙形锁鞭,扑向申连。
   这中连人称碎碑手,手中用一柄折铁刀,不能说是削金断玉,但一般精钢打造的兵
   刃,遇上了立被削毁。
   他知道云门世家的武功,在江湖上是叫得响的,但却看不起云超。
   他想:“凭这些毛头小伙子,即使有名师传授,也不会有怎么高的造诣。”
   两人一动上了手,申连由于把自己估计得太高了,何况还仗着一柄折铁宝刀,所以
   一上手,就打算先削断对方金锁鞭。
   云超这孩子,别瞧功夫比云汉差,那是因为他功夫没有哥哥深,何况云汉乃是早经
   内定的云门世家五代传人之故。
   但要和申连比起来,可就高明的多了。
   他早看出来对方的用心,故意把招式一慢。
   申连心中大喜,折铁刀加力朝龙形金锁鞭的两条龙须上剁下。
   云超早在金锁鞭上贯注了真力,等他刀刃剁中,却并不硬接,金锁鞭立被剁得落下
   了一节。
   这一来,申连可不是傻子,已觉出有些不对,因为他一刀剁下,感到右臂有些微麻,
   再瞧刀锋上,已有了玉米大的一个缺口。
   第一招申连就上了大当,这才明白人家这条鞭,竟是一件宝物,却比自己的折铁刀
   强上几倍,心中不禁起了一股怯意。
   可是云超得手不让人,金锁鞭立即递上了招,更是一轮猛攻。
   刹时间,已逼得申连手忙脚乱,不要说还击了,连招架都有点来不及了。
   另一边的云起,心中却憋着一口气,一接上了郭亮,就立下杀手,第一招鞭刀相撞,
   就把郭亮震开了两三步去。
   那云汉可深知道两位弟弟的功夫,他存心要令这两位护花使者替他挡灾,他好趁机
   掳了欧阳玉霞走。
   就在他弯腰方抱起昏迷中的欧阳姑娘,刚迈了一步。
   “老二!把霞妹放下来!”这一声可吓出了他头上的冷汗,听声音就知道是他大哥
   云霄到了。
   他方一迟疑,倏觉一股轻风从侧面吹过,跟着就见一人影一晃,定眼细看,真的是
   他大哥云霄。
   云汉一见到云霄,可以说已吓得他三魂出窍,松手丢下了手上的欧阳玉霞,纵身就
   跑。
   云霄这时要是打算追他,十个云汉也逃不出手,但他这时却关心着欧阳玉霞的生死,
   忙即从地上抱起了姑娘。
   欧阳玉霞被云汉这一摔,人却跌得醒转过来,“哎呀”了一声,抬头一看对方正要
   抱她,也没有看清楚是什么人,张口就咬了上去。
   云霄不防,还真被她咬了个正着,也是“哎呀”了一声,跳了起来,叫道:“霞妹!
   你……你……”欧阳玉霞听出了声音,再一细看,才知自己咬错了人,一时间,羞、愧、
   气、恨,齐涌心头,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云霄这才看出两个小弟弟,正然和贼人恶斗,高喊一声道:“老三,老四,加点劲,
   不能让这两个人跑了。”
   云超笑道:“大哥,你放心吧,跑不了,要走,他得刮着旋风走。”
   他说着话,把一柄龙形金锁鞭的招数,施展得一步紧一步,申连有两次被那两撇龙
   须擦着脑袋掠过,头发纷纷飞落,头皮上感到冷森森的一阵疼痛。
   那郭亮人称神箭手,他和云起相斗,也自然不是敌手,但他仗着自己的神箭,射得
   远,瞄得准,又能连珠发出,尽管在兵刃上已落下风,却打算一显他神箭绝技,要把云
   起毁在神箭之下。
   于是,他在勉强支持了十几招后,一声不哼,藉右手挺刀前刺的机会,左手突起,
   两支袖箭,冷不防地射出,直奔云起咽喉。
   云起“咦”了一声,这并不是他害怕,而是奇怪,心想:“这些人别看都是几十岁
   了,心肠怎么这样地阴险毒辣,竟然默声发出来暗箭。”
   袖箭十分劲急,而且是射向要害。
   他冷哼了一声,当下哪敢怠慢,金锁鞭上那根龙发,一抖一震,两支箭全被格落。
   这一来,小云起脸都气得青了,破口骂道:“臭蛋尿,云四爷今天要你活着出了云
   门谷,我就一头撞死。”
   郭亮一见两箭落了空,又听云起这句话,由不得心头一冷,再又四下打量了一下,
   见云汉早已跑得没了影儿,申连的处境也和自己差不多,心中就更慌了。
   但是他可不愿死在人家的金锁鞭下。
   因为天蝎教那十二花姬,他一个也舍不得。
   心中一动,决心死里逃生,迅疾以连珠手法,又射出来三支袖箭,希望阻止对方追
   赶,自己好迅速转身飞纵逃命。
   他想的倒是不错,无奈碰上了小云起,刁钻得都离了谱啦,一见三支袖箭射来,用
   了一式“探手捉云”的手法,三支箭全都入了掌中。
   而那郭亮趁这机会,也已逃出去三四丈远近了。
   云起高喊了一声“打!”
   左手一场,一支袖箭就动急地挪出,射向了郭亮的后背。
   郭亮可并非外行,一听金风疾动,就明白人家的手劲,比起自己的弹簧射出的力量,
   可要大得多。
   心惊之下,还是忘不了逃命,他上身微侧,腰部使劲,往右斜纵出去。
   在他以为这样尽可躲开掷来的袖箭了,只要再出去两丈,自己的这条命就保住了。
   哪知,他身形方起,云起二次高喝道:“打!”手中另外两支袖箭,闪电般急甩而
   去。
   郭亮能在天蝎教中为护花使者,其功夫足见不弱,赶忙地一伙身,却为时已晚。
   但听“蓬蓬”两声,袖箭竟射中了他的后背,入肉有两寸来深,他哪能受得祝本来
   他是从空中突然下伏之势,被那袖箭的冲力一击,摔出去八九步远,一声惨号,真的驾
   起旋风,进入鬼门关去了。
   另一边的申连碰上了云超,这孩子的性情有点像他大哥云霄,遇上了敌人,宛如猫
   儿提到了老鼠,总得先玩个够,然后再下辣手。
   所以在交手之初,虽然被逼得手忙脚乱,但并不难堪,等云霄喊出不能放脱一人时,
   云超的鞭招立变。
   唰唰唰,神鞭三招递出。
   申连可就惨了,两袖和衣服的前襟,各被削去了一大块,简直不成个人形了。
   到这时,云超才下辣手,嘻嘻笑道:“你该走了吧,你们那位同伴怕已是等得着急
   了呢?”
   申连一听,远以为云超放他逃命呢,心中一宽,方说道一声:“申某人今生此情不
   忘!”
   话音未落,云超金锁鞭科起来敲中了他的手背,使折铁刀脱手,跟着那两条龙须倏
   地挺起,夹住了他两腿之下,贯注真力,抖手将他扔出去三五丈远。
   就在这时,忽然有人高喊了一声:“好个狠辣的娃儿!”
   两弟兄闻声方一惊,就见从矮树丛中,现身出来六个人,乃是那踏波无痕奚平、巧
   手方朔韩翊、杨海平、施琳,还有一个人是他父亲云门四代宗主云靖。
   云超一见是老少爷们几个,一撇嘴笑道:“奚伯伯最喜欢褒贬人了,这种没有天良
   的贼人,不干掉他,难道留他去害人?”
   奚平笑道:“好小子,敢同老夫顶起嘴来了。”
   云起接口笑道:“顶嘴我们可不敢,不过我三哥说得是理呀!”
   云靖道:“你们二哥呢?”
   云超道:“跑了!”
   云靖长叹了一口气,道:“唉!我云靖不知缺了什么德,会生下这样个畜生来。”
   他这一负气自责,空气立时就沉闷下来。
   巧手方朔韩翊哈哈一笑,打破了这沉闷的空气,赞誉着道:“我老偷儿今日者才得
   一饱眼福,见到了云门绝技,这一趟云门谷没有白来。”
   踏波无痕奚平接口笑道;“我看你是白来定了,云门绝技岂能是看的?”韩翊道:
   “怎么?那两位小世兄施展的不是云门中的功夫?”
   云靖道:“他们这两条倏鞭,乃是癫仙凌浑所赠,手法也是他所传,说起来惭愧,
   本门手法就单传一人,乃是那畜生云汉。”
   韩诩道:“那么说来,大世兄的一身功力,也非云门武功了?”
   云靖点头道;“蒙癫仙赏识这孩子,许以衣钵传人,他一身的功夫,全是癫仙所
   传……”奚平插口道:“难得的是连气质也毕肖得很呢!也是个老饕馋鬼。”
   “亏你还是伯伯呢?人家不就这点毛病吗?全让你抖出来了。”
   人随声现,墙角暗处闪出云霄,又悄声向云靖道:“爹!请你快去看看欧阳伯父吧!
   他父女……”云靖不待他把话说完,立时就向奚平道:“大哥,走,咱们看看去!”
   一行人立时折转头,回到前宅静室一看,大吃一惊。
   就见病榻上的欧阳清支起上半身,瞪大着眼,样儿十分可怕。
   云靖见状,先就慌了,忙扑了上去,搀住了他,喊道:“大哥!
   大哥!你……你醒醒!”
   奚平也赶忙过去,给欧阳清推拿了一阵。
   欧阳清“哇”地一声,张口吐出来一口鲜血,缓缓地道:“霞儿……霞儿……
   霞……”云靖瞪眼看着云霄,道:“你霞妹妹呢?快去找她来。”
   云霄见状一怔,道:“我是将霞妹抱到这里来的呀?她人呢……”欧阳清喘哼着,
   断续地道:“云汉……那……小畜……畜生……”在这时,蓦又听到隔室一阵吵嚷,云
   霄翻身奔了去,不一阵工夫,同着云超、云起进来,脸上都带着愤怒之色。
   云霄道:“老二掳走了霞妹妹……”
   云超道:“牵机手点倒了母亲……”
   “反了!反了!”云靖不等两兄弟话落,已然振吭嗔目大吼起来,接着就向云霄道:
   “霄儿,你立即动身,将那奴才给我捉回来,我不将他碎尸万段,誓不为人。”
   云霄应了一声,轻身出去,简单地收拾了下,立刻离开了云门谷。
   云超云起两兄弟,暗中一商量,也悄悄地溜了。
   巧手方朔韩翊,也向云靖告辞,领着杨海平、施琳,出了云门谷,奔向中天池,去
   看醉司命顾天爵。
   云霄出了云门谷,一眼望去,四外茫茫,拿不住主意往东往西,究竟云汉盗走了欧
   阳玉霞,是走向了何方?
   他心中思索着,脚下也就加快,风一般飞奔下去。
   他在没拿定主意之先,仅仅是不知道向何方去的好,这一打定主意,独自在荒野中
   奔驰着,没有旁的事情分散心思。一心想到了欧阳玉霞的安危。
   假若她有个什么不幸,或者中了敌人邪术而陷入深渊难拔须知他和欧阳玉霞自小青
   梅竹马,情愫早生,是以一涉及此,登时焦急得心头意乱,恨不得立时就将心上人追回
   来。
   他迅如奔雷掣电般奔驰,天色已然黑了下来,四下里朦胧一片。
   忽然一阵轻轻车声遥遥传来,他心中一动,登时将脚步加快,飞纵而去,同时双目
   射出闪闪神光,四外打量。
   但见几里之内,毫无可异动静,车声也早已静寂,心申不禁大感诧异,脚步也渐渐
   慢了下来。
   蓦然间,路边闪出一条人影,挡住去路。
   云霄神目匆匆一瞥,已看出面前站着的,是一位白衣佳人,婷婷俏立,那双眸子之
   中,射出一股冷澈的寒辉。
   她动也不动,望着云霄,闹不清她在这位放荡不羁、英俊潇洒的男子面前,心中是
   什么打算……云霄潇洒地笑了一下,道:“难得,又在这里碰上了姑娘。”
   那白衣女郎正是天蝎教中的长春公主,她闻言冷冷一笑道:“这有什么难得的,你
   随时都在我们掌握之中。”
   云霄笑道:“只怕你对我是无能为力,脂粉阵迷不了我这鲁男子。”
   长春公主冷冷地道:“你别自视太高了,有什么了不起的。”
   云霄笑道:“但对付你,却是绰绰有余。”
   长春公主闻言,面色倏地一变,冷冷地道:“你可知今晚我有多少人在此?”
   云霄爽朗的一笑,道:“云某从来不怕人多!”
   长春公主倏地一沉脸,道:“我知道你是癫仙的首徒,本领很大,但我自然有扼制
   你的把握……”又道:“你也知道我并不是要你害怕,而是要你看清事实而已……”云
   霄道:“事实摆在面前,我已看得十分清楚,只不知你打算怎么对付我!”
   长春公主道:“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就放你安然离开此地。”
   云霄哈哈大笑道:“云某人一向从不答应人家任何事,除非你先答应我一件事,咱
   们才有商量。”
   长春公主道:“什么事,你说来听听。”
   云霄道;“立即将你们掳走了的欧阳姑娘交出来。”
   长春公主道:“你和她有什么关系?”
   云霄道:“同家兄妹。”
   长春公主忽然微笑起来,她这一笑,真是容颜焕发,艳丽无伦,令人魂消,入在云
   霄眼中,感到端的是美丽迷人。
   她笑意未收,轻咳了一声,道:“我猜她必是你未来的夫人,你很爱她,对吗?”
   云霄道:“就算你猜着了,可否立刻放了她。”
   长春公主道:“可惜不是我下的手,但我可以替代查一查,只不知她被何人所掳,
   可惜你这位大英雄,也无能护花。”
   云霄苦笑了一下道:“家门不幸,出了个逆弟云汉,麻烦却找向了自己的家。”
   长春公主道:“你说的可是那俊小子,云门世家的五代传人,真没想到他竟然对本
   教这般痴忠。”
   云霄冷哼了一声,道:“我看他是自掘坟墓,自绝于人。”
   长春公主道:“但在本教,他却要受到尊敬和荣宠。”
   云霄道:“妖魔小丑,舛背人偷,难成气候,得你们的看重,无异是饮鸩止渴。”
   长春公主妖嗔道:“你敢侮辱本教!”
   云霄倏地豪气飞扬,朗朗道:“我还要荡平奸丑,扫尽妖气。”
   “今天先叫你血溅荒郊!”
   长春公主怒喝了一声,倏然欺身抢上,右手一招“飞星掷月”,指掌风力如剪,罩
   住云霄右边身躯的经脉。
   她这一招,使的竟然是内家上乘,斩经截脉的手法,奥妙凌厉已极。
   同时她那右手,可也没有闲着,用了一招“钻冰求鱼”,迅若奔雷般猛击过去。
   云霄见她忽然出手,用的竟是落莫九式的招数,毒辣异常。
   他哪敢怠慢,疾如星火般旋转半身,右臂斜划了出去,臂掌上风声劲锐,宛如神剑
   仙兵,使人不敢生硬接之心。
   这一招非同小可,乃是当年癫仙凌浑成名武林的绝技,先天混元十二式中的一招
   “天罡手”,不但封蔽住自己的全身,且还威胁到对方。
   长春公主见状,迅疾撤回左手的斩经截脉手法,单用右手的落莫大九式中之“钻冰
   求鱼”一招,连着化出四式,从四方八面攻上去。
   可是云霄的臂影如山,处处封住,竟是无隙可乘,迫得她无法不跃退数步。
   云霄也收势退后两步,笑道:“你突然出此毒手,可惜未能如愿。”
   长春公主冷冷地道:“你今天也难逃得性命!”
   她说着轻拍了一下五掌,慢声唤道:“请二老现身!”
   黑暗中突然飞起两道黑影,轻轻无声地落在长春公主身前。
   云霄扫目一瞥,见现身的是两个老头儿,长相有些相似,全都是双目凌明,尖削颔
   下留着山羊胡子,手中各持一支青竹杖。
   长春公主道:“云霄!你可认识这两个人吗?”
   云霄昂首阔视,一副傲气凌人的样儿,道:“云其所识全为正人君子,草莽野人识
   之无几,不认得!”那两个怪老人闻言,齐齐在鼻孔中冷哼了一声,左边的一人首先开
   腔,冷冷地道:“好大的口气,竟敢不把我兄弟放在心上!”
   云霄道:“你们是什么东西?”
   那老人道:“你可听说过洱海双怪!”
   云霄闻言心中倏地一惊,忖道:“怪不得天蝎教的声势有这么大,连洱海双怪都被
   网罗了来……”洱海双怪乃是孪生弟兄,老大名叫风怪刁琅,老二名叫雨怪习琊!幼遇
   异人,练得一身功夫,在江湖上,名气却也真不校云霄明白了对方是什么人之后,心中
   就又盘算道:“以对方三人的功力,如交起手来,我云霄今晚休想闯过此关,哼!不妨
   激他们一下,也许能予我以可乘之机。”心念动处,哈哈笑道:“什么洱海双怪,亦不
   过是江湖末流,虽听人说过,也早已如风过耳,谁还记在心上不成?”
   他话音未落,双怪已然跳了起来,气得哇呀呀乱叫,果然被他激得火冒心头。
   须知这两个老怪物,在武林中,自视甚高,别的人瞧他们不起,还没有什么,但云
   霄只不过二十来岁武林晚辈,竟然也看不起他们,哪能不气?
   长春公主道:“云霄!你也太狂妄了!”
   云霄朗笑一声道:“狂妄?哈哈!对付你们这些武林败类,这还是客气呢!”
   长春公主道:“你自问可以抵挡得了我等三人?”
   云霄道:“笑话!只怕你们三人拦不住我云某人!”
   长春公主道:“休把话说满了,你今晚就算是跪下哀求,也不会让你活到明日天
   亮。”
   云霄道:“虚声恫吓算是什么能耐,有本事就动手吧,云某今晚要以一双向掌,会
   一会一妖二怪!”
   长春公主闻言轻皱了一下眉头,抬玉掌轻轻一掠散鬓乱发。
   那洱海双怪各自一顿脚,分头飞开,成一个品字形,把云霄围在当中。
   云霄暗暗运先天罡气,心忖:“这一战关系着自己的生死事小,能降住了他们,对
   于今后武林中的安危,裨益甚大……”他一念未已,长春公主已亮剑先出手。他见她一
   剑划空而下,寒光连闪,冷气浸浸。
   云霄知道对方乃是花仙仇贞的弟子,武功实有独特的传授,尤其她那剑上更是另有
   诡异的名堂,哪敢出手封拆,是以脚尖微一用力,便已移开数尺。
   左边的风怪刁琅阴声喝道:“小子!这边路不能行!”
   喝声中,青竹杖挟着一阵阴柔之劲,疾扫过来。
   云霄可没有把他放在心上,一见青竹杖扫到,他闷声不响,左手猛劈出去,“当”
   的一声罡气如迅雷忽发,激撞而起。
   风怪刁琅真没看出来,眼前这美书生,竟有如此的功力,由不得面色一变,一面舞
   杖化解,一面纵避开去。
   刁琅这一退,长春公主和雨怪刁琊,剑杖各飞,同时攻上,只见劲风激旋,声势极
   为骇人。
   云霄倏地一声长啸,左臂招化“风后令”,居然拆解了对方这番攻势……攻守之间,
   乍合便分,风怪刁琅立又扑了上来,青竹杖点向云霄左肩,出手之快,宛如闪电奔雷。
   云霄招演“迎风送爽”,先封住了敌杖来路,同时之间,右掌使出罡气,疾拍向雨
   怪刁琊。
   在这时,“嗖”地一声,长春公主的剑尖,已向他腰助刺到。
   好个云霄,他一招封住了风怪刁琅的青竹杖,在此际,他居然还能够分化招式,身
   形手臂微转之际,又把长春公主乘虚而入的剑挡出门外。
   这么一来,他那右手发出的罡气,就不得不撤了大半威力。
   雨怪刁琊以独门武功,化解开一掌之后,跟着揉身疾上。
   转眼间,三位武林高手,三般出奇的兵刃,漫天匝地,裹住了云霄,力攻不休。
   云霄奋起神威,拳掌兼施,力拒强敌。
   他们这一阵,真有天翻地覆的威势,单是他们所发出的真力,已激出震耳的吼啸声,
   直径五丈以内,不但砂石飞走,还有一些树木山石,都纷纷折断,旋抛出去好远,好远。
   黑暗中忽然出现一条人影。
   这个不速之客,居然一直走入四位超级高手始发招数间的劲风潜力力道之内。
   只见那一身紫裳,飒飒飘飘,慢步如行云流水,分明是个女人。
   她像是根本就没有发觉四人恶斗,或者是见这四人打得凌厉,走近些能看得清楚。
   长春公主等人一眼瞥见,倏地一惊,不觉就微微分散了心神。
   须知此刻在他们五大以内,树木山石都揩折纷飞。
   这个女人既能走入五丈以内,即可知她的一身功力,就非一般武林高手所可比拟了。
   长春公主等人心神一分,云霄立觉对方压力减轻不少,神目一转,也就看清楚了那
   个突然出现的女人,当下立即明白,何以压力忽减的缘故。绝不会是天蝎教中人,因为,
   如果是他们同路之人,绝不会为之分散心神……他念头如电光一掠,左手陡然使出武林
   绝传的“万象三式”,圈指一弹。
   这一指弹出,正好遇上风怪刁琅的青竹杖,立被弹个正着,“笃”的一声,直荡开
   去,登时间门户大开,只须云霄一进招,他就得尸横当常雨怪刁琊是手足关心,一见他
   哥哥势危,轻吼一声,手中青竹杖抡个半圆形,直扫云霄要害。
   同时,长春公主的一剑,也直刺过来,双攻云霄。
   在这种情形之下,云霄本已向刁琅进招逼去,但眼前就不得不先谋自保了,哪还顾
   得伤敌。
   紫衣女郎突然叫道:“云霄,你不行了,还是快点逃吧!”
   云霄冷哼了一声,道:“姓云的没练过这一招!”
   紫衣女郎道:“可要我助你一剑?”
   云霄道:“那是你的事,姓云的不领情……”在他们说话之间,场中的四个人,已
   攻守了七八招,云霄的形势,已是大显危殆。
   那紫衣女郎美眸闪动出一种奇异的光芒,突然间,亮出来背上长剑,清啸一声,人
   随剑走,化为一道银练,直取长春公主。
   正激战中的人,迅速扫目一瞥,全都深深惊讶不止。
   但见那紫衣女郎剑光精芒耀目,虹射而至,但这取剑身法,已是武林罕见的高手,
   剑家中的大豪。
   她这一剑威力十足,那长春色主心中一执,一顺手中剑,蓦然间,纵迎上来,剑掌
   齐施,在空中加以堵截。
   双方两长剑微一相触,冒起好高的火星。
   紫衣女郎手中之剑,宛如鱼龙漫衍,火树银花,千变万化,霎时间攻出了七八招,
   招招都是奇正相生,虚实相应,凌厉之极。
   长春公主的一柄剑,也幻出千百条银龙,凌空张牙舞爪,同是她研掌抓出了一掌
   “秋风扫”。
   须知长春公主一身功夫乃天山花仙所传,“秋风扫”更是天山神功,最难练的一种
   先天真气,始以一掌推出,宛如迅雷忽发。
   紫衣女郎恃着奇绝一世的剑法,竟然卸消了长春公主这一掌,且似乎仍有余力,攻
   守自如。
   此际云霄力战洱海双怪,不知不觉间,竟然都停下了手,注目观起战来。
   紫衣女郎娇声叱道:“姓云的,你在干什么?要打就打,不打就快些逃命,姑娘可
   不是来表演给你瞧的。”
   云霄郎笑了一声道:“姑娘好高明的剑法呀!”
   长春公主冷冷地插口:“你这丫头呐武功不弱,可敢报出个万儿来。”
   紫衣女郎咯咯一声娇笑道:“你怎么叫我丫头呐,难道你是个小子吗?我的名字不
   愿意给人知道,你就喊我阿姨?”
   长春公主倏地一竖眉,娇喝道:“你是谁的阿姨!”
   紫衣女郎道:“你管得着吗?你要想这样叫我,我还不答应呢!”
   洱海双怪风怪刁琅阴声道:“我看这丫头必是有见不得人之处,所以不敢以名示
   人……”紫衣女郎笑叱道:“见你的鬼哟,姑奶奶的行事为人,不知比你们洱海双怪高
   上几百倍,存心要我报出名来,会吓跑了你们。”
   长春公主陡然凝聚功力,一剑刺出,同时娇喝道:“不敢报出名来也由得你,但本
   公主却想知道,你为何要出手帮助姓云的。”
   紫衣女郎笑道:“谁出手帮助他了,我是在和你争斗,咱们谁打赢了,他就归谁,
   这样公平吧?”
   长春公主道:“争他,他有什么好争的?”
   紫衣女郎道:“难道你不爱他?”
   长春公主芳心一惊,冷冷地道:“鬼才爱他,而且本教教规,我是不准爱任何人
   的!”
   紫衣女郎冷哼一声,道:“违心之论,欺人之谈,你不爱他,为什么深夜追踪,你
   们教规不准你爱人,我不信你会丫头终老。”
   长春公主道:“那有什么不信的,我看爱他的是你吧?”
   紫衣女郎道:“你只猜中了一半,真爱他的另外有人,不过我也不讨厌他罢了。”
   两人虽在说着话,但是手下可不停,招招都是狠毒已极。
   云霄听两个人说的话,心中荡了一下,但人是癫仙的徒弟,难抑其任侠放荡之情,
   哈哈笑道:“我云霄却不是件物品,任你们争来争去,就是你们争到手,我不愿意也不
   行呀!”
   紫衣女郎娇喝道:“你敢不愿意!”
   这一声娇喝本是对云霄而发,可却向长春公主使上气,一声出口,长剑挥扫出去。
   这一剑威势十足,力道猛烈已极,逼得长春公主疾然飘退。
   紫衣女郎更是剑出如风,跟踪又上,招发连环,紧紧迫了上去,七八招下来,长春
   公主形势更是不利了。
   洱海双怪见状愕了一下,齐齐喝了一声,两根青竹杖,激起一圈劲风,扑向了紫衣
   女郎。云霄突然长啸一声,快如闪电般地跟了上去,投入在剑影杖风之中。
   紫衣女郎倏地一声叫道:“哎!你怎么不亮剑呐?”
  
 
打印本篇文章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