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回

时间:2004-6-19 阅读470184次
 
拘魂童子一闻笛声,不敢怠慢,双手向腰间一掏,“唰”的一声,碧光四闪。
   就见他手中,亮出了一根奇形兵刃,三节棍不像三节棍,和软鞭形式也略有不同。
   他这东西名叫“天蝎拘魂索”,全长足有六尺开外,鞭身亦有茶杯般粗细,像一条
   长蛇,又像一只大蜈蚣,鳞甲宛然,不知是用什么金属炼成,精光闪处,一片暗绿之色,
   索头上两钳箕张,直欲择人而噬。
   短笛声吹得正急,倏地间,音节骤变,声细如丝,若断若续,如低诉、如暗泣。
   那拘魂童子手上的“天蝎拘魂索”随着乐声,盘旋起伏,双钳也一张一合左摇右摆,
   蓄势待发。
   拘魂童子更是目注手上拘魂索,屏息凝神,内劲暗运。
   小叫化眼见对方这怪异行动,不知道是在闹什么玄虚,方笑道:“小娃娃,你是在
   变什么法呀……”他一言未休,蓦听那书生喊道:“元弟留神!”
   只听那道者的笛音又是倏然一变,恍若鬼鸣啾啾,凄厉已极。
   那拘魂童子手上的怪兵刃,似乎受着笛音支使,就见索头向下一落,像一条毒蛇,
   竟延着地面蜿蜒而行,蛇头昂起,徐徐向小叫化足踝上爬去。
   小叫化他真的是艺高人胆大,见状不惊反而哈哈大笑道:“小娃娃,你真有意思,
   索儿变成了蛇儿,怪好玩的。”
   其实小叫化有他的打算,在说着话时,早就留了神,等那索头方一爬近脚前,他蓦
   地右脚一起,一招“白鹤踏雪”,径往那软索头上踹去。
   在他以为,这一脚踏下,就是一根铁棍也踹得扁了。
   哪知拘魂童子左手抓住软索尾端,缓步前行,也看不出他怎样用的劲,就只手腕一
   抖一带,那条软索竟像活的一般,居然躲开了小叫化那踹下的一脚。
   就在这眨眼之间,索头陡然向侧一翻一绕,迅即缠住了小叫化的足踝。
   这一来,小叫化可不由大吃一惊,情急中,也不去管那足踝如何,双拳倏地一招
   “天雷轰顶”,直取那拘魂童子的脑门。
   哪料到,没等他双拳落下,足踝间猛感到一阵奇痒难忍,宛如虫行蚁咬,直痒到心
   头儿上,怎还用得出劲。
   顿觉嘴上止不装噗哧一笑,眉蹙眼闭,唇裂齿露,似笑非笑,似哭非哭,全身都酸
   痒难挨,软软地倒了下去。
   拘魂童子把“天蝎索”一收,那老道的笛音,也正好戛然而止,他望着地上的小叫
   化,笑吟吟地道:“快起来呀,怎么一招没到就躺下了,真替你害臊。”
   那书生见状,知道那拘魂童子手上的奇形兵刃,必有古怪,心中略一盘算,顺手抓
   起来那把大酒壶,先对着嘴喝了一口,站起身来,缓步而出。
   用手一指那拘魂童子道:“小乖乖,你真有意思,怎么把我兄弟打躺下了,让谁去
   给我买酒喝呢?”
   拘魂童子嘻嘻一笑,睁起了小眼珠瞧了那书生一眼,道:“这怪不得我,谁让你们
   犯了扰坛大罪呢?”
   书生哈哈笑道:“你们又不是官府衙门,抱着律条禁例作威,怎可随便加人以罪
   呢?”
   那拘魂童子方想辩驳,蓦的笛声又起,黄钟大吕,响遏行云。
   那拘魂童子跟着神色又是一变,双眼中绿光闪闪,手上“天蝎拘魂索”翻腾起伏,
   作势欲动。
   那书生早有了戒心,提起来酒壶,嘴对着嘴又是咕嘟嘟喝了两口,慢声吟道:“此
   日长昏饮,非关养性灵,眼看人尽醉,何忍独为醒——”他声调朗朗,如击金石,韵味
   十足,神态悠哉闲哉,其实双眼紧盯在对方奇形兵刃上,只要它稍有举动,便以全力对
   付。
   蓦然间那笛声又是一转,有如晴空霹雳,迅雷忽蓰。
   拘魂童子似乎精神一振,右手猛地一抖,那一条天蝎拘魂索直向书生胸前点去,索
   头上的双钳,形态恶毒异常。
   书生右手提起那大酒壶,方喝了一口酒下肚,一见软索迎胸点来,惟恐那索头稍一
   沾身,中了贼人圈套。
   他哪敢稍有怠慢,猛提一口正气,嘴唇一张,只见一团白光闪闪,直向那拘魂童子
   头上喷去。
   跟着右手上的大酒壶,往起一迎。
   就听“锵啷啷”,“哎呀呀……”响声交杂着惨叫,壶漏人倒地,拘魂童子双手抚
   着脸,直在地上打滚。
   那书生却连声地喊着:“可惜!可惜!这点酒却是来之不易哟。”
   原来他井不是可惜那拘魂童子的身受重伤,而是可惜他那酒漏去了不少。
   说话间,他立即捧起那破酒壶,一阵狂饮。
   此际,那嘹亮震耳的笛音,倏地又是一转。
   这一转,恰如是秋风萧瑟,黄叶飞舞,满含凄凉落寞之感。
   再看那地上的拘魂童子,滚了两滚之后,刹那间,肌肤大变,都变成了黑紫色,显
   然是毒性发作。
   同时那宜喜宜嗔的一张俊脸,被书生那一口酒喷得已血肉模糊了。
   原来那书生的这一招,乃是“天罡神功”中的一招“长虹贯日”,他将喝下去的一
   口酒,受先天元阳蒸焙,已是滚热火烫,再猛以全力喷出。
   别看只是一口酒,论劲气可以拔树毁殿,讲热度可以熔铁化钢,那拘魂童子怎能够
   受得了。
   他一口酒喷死了拘魂童子,但却激怒了那道人,双目一瞪,怒叱喝道:“慑魄童子
   何在?”
   就见他左边那怀抱拂尘的童子,应声而出,探腰摸出两根丝带,一黄一绿,也是走
   向座前一拜。
   那道人道:“速以本门氤氲二气,将那狂生拿下,不得有误。”
   慑魄童子应了一声:“领法谕!”
   随声倏地一个转身,望着那书生嘴角一搐,目露凶光,跟着“夺夺”两声,一绿一
   黄两条丝带,疾卷而出,直取那书生。
   那书生剑眉微剔,方扬起右手酒壶招架,岂料到那两条丝带,“夺”的一响,又撤
   回去了。
   刹那间笛声又起,慑魄童子两条丝带舞得更紧,洒出满空彩虹,夺目眩神。
   那书生悠然而立,到这时才看出来,那两条带子中有玄虚。
   原来随带洒出淡烟袅袅,迎空化成黄绿二色,直向自己身前飞来,一时也猜不透他
   们又在捣什么鬼?
   哪知,黄绿二色烟雾尚未及身,立时就感到一阵异香扑鼻,心神顿时为之一荡,再
   加了那笛音哀婉,令人有些飘飘然,匪夷所思。
   他立知不妙,赶紧屏息凝神,排除杂念,抱元守一,观心返本,将方喝下去的酒,
   以先天元阳之气,徐徐喷出。
   但见一团白色淡雾,紧贴着那书生五官周围,恍如一层面幕,齐巧将那黄绿二色之
   气隔住,另有一股浓烈的酒气。
   淡白色之气在内,黄绿二色之气在外,直如变戏法一般,蔚为奇观。
   原来这黄绿二色之气,系产自大雪山中的奇香异料,名为“销魂花”,再配上喜马
   拉雅山六千尺高峰上的麝香,合而炼成这“氤氲二气”,功能取魂夺魄,令人沉醉如死。
   可是,陈酒善能祛邪僻毒,正又是这“氤氲二气”的克星。
   何况,那书生仗着先天元阳,再以“天罡神功”逼出酒气护住面目,所以不致中毒,
   但也不是长久之计。
   他心念连转之下,蓦地一声大喝,就见他昂首跨步,把嘴一张,白亮亮光华闪烁,
   酒气熏人,“满天花雨”般裹起那“氤氲二气”,反向那慑魄童子打去。
   他这用的是先天元阳混元气,劲力比龙卷风还要强烈百倍。
   但听那慑魄童子惨哼出来半声,小身子已被那股酒气刮起,径直抛向庙外,眼看活
   不成了。
   那老道见状,不由得震骇万分,陡地站起身来,冷冷地道:“尊驾这一手酒功夫不
   错,连破本教二宝,可否留下个名儿来。”
   书生哈哈笑道:“好说,牛鼻子,学生从不懂什么叫功夫,闲着没事能喝点吃点,
   比什么都好,说起姓名吗,实在难以奉告。”
   道人一瞪眼,道:“难道你怕我们报复,不敢以姓名见告么?”
   书生道:“你真要问吗?那你就听着……”跟着他就朗声念道:“家住虚无缥缈中,
   读书学艺两无成,神剑腾云化龙去,落拓江湖一狂生——”他长歌之声未遏,先一式
   “苍鹰抓雏”,将小叫化子朝肋下一挟,又一式“龙飞九天”,身形两闪,人已纵出庙
   去。
   庙中丹墀上留下了那道士和四位怪人,望着庙外云天发证。
   那道士口中,仍在默默地念道:“家住虚无缥缈中……落拓江湖一狂生?”
   出武关,经由龙驹秦,西北行一条驿道上,忽然出现了两部马车,还有许多人步行
   在车后。
   那两部马车都装饰得华丽异常,车轮及车身,都经过特别设计,是以在这等崎岖不
   平的山路上行驶,依然平稳轻快。
   每辆马车辕上,都坐着两个赶车的人,一色的青布短装,腰中系一条白带子。天色
   方过午没有好久,四月间的太阳,晒得人暖洋洋的,有点儿发困。
   过了杨家店,前走就是黑龙口,在这中途,有一片树林,浓密蔽天,路就从这林子
   里穿过去。
   此时,从黑龙口方向的路上,出现了三匹快马,马上是个衣衫褴褛的老人和两位青
   年儒生。
   这三人正是阿房宫方脱虎口的“巧手方朔”韩翊和杨海平施琳师兄妹两位。
   那巧手方朔韩翊骑在马上,无精打采地直打盹。
   施琳看着他笑道:“师伯,你是怎么着了吗?有气无力的,看你要栽下马去了。”
   韩翊叹了一口气道:“琳儿,你不懂得。”
   施琳把嘴一撇道:“我才懂得呢,还不是为了在阿房宫栽了跟斗,心中难免有些不
   服气。”
   韩翊道:“那倒不算什么,胜败兵家常事,何况咱又不是凭能耐能打输的,有什么
   不服气的呢?”
   杨海平道:“那你怎么无精打采的呢?”
   韩翊道:“孩子,你看到庙中那馋鬼的书生没有?还有那个小要饭的!”
   杨海平道:“我当然是看到了,咱们都在一起的嘛!”
   韩翊道:“我是说人家的功夫,真揣不透是怎么使的。”
   杨海平道:“那也算不了什么!那是人家的禀赋高,机缘巧嘛。”
   韩翊道:“就是的呀!我老偷儿跑了数十年,也会过不少的名家,怎么就没有碰上
   什么机缘呢?”
   杨海平道:“这也难讲,一个有功夫的,一门长不能门门长,他的功夫是高啦!我
   想他那探囊取物的能耐,就不见得能会高过师叔去。”
   韩翊就喜欢戴高帽子,杨海平这一句话,正说在他心坎儿上,笑道:“我也这么想,
   得空须要向他一比才行,不过我看他那酒量,也不小哟!”
   杨海平笑道:“我猜他一定也比不过我师父。”
   韩翊笑道:“那是当然的啦!你师父人称‘醉司命’,天天都在酒缸里泡着,他怎
   么能行?”
   施琳未开言,“噗哧”一声笑了起来。
   韩翊一瞪眼,叱道:“还有什么好笑的,傻丫头!”
   施琳忍住了笑道:“我不是笑你们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件事,觉着有点儿好笑。”
   韩翊道:“什么事有那样好笑,说出来让我们也笑笑。”
   施琳笑道:“我想起在那庙里,师伯看着人家吃东西,馋得直咽唾沫,这时还说人
   家是馋鬼,所以……”她话没说完,就又笑了起来,逗得杨海平也忍不住,用手捂着嘴,
   噗哧连声。
   韩翊倏地一瞪眼,道:“就你这丫头看得真,我不过想吃,可不像你说的那样咽唾
   沫呀!”
   他一言未了,坐下马陡地嘶嘶一声长鸣,跟着前蹄提起,猛跳起来,几乎将韩翊掀
   下马来。
   韩翊赶紧将腿一夹,一手紧勒缰绳,一手就向马脖子拦去。
   触手是一根树枝,插入马颈中寸多深,马受了惊疼难怪要跳动了。韩翊拔在手内一
   看,见那树枝上夹了一张纸条,慌不迭展开来,就见上面写着:“大敌当前,仍不知戒
   备,我疑惑你老偷儿江湖是怎么混的,赌偷、赌酒,有空自然奉陪。”
   他一看完,“呀”地叫出了半声,赶紧闭口咽住了下半声,探头向四下里张望着。
   杨海平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忙问道:“师叔!你怎么啦!”韩翊老脸一红,将那纸
   条团成个弹儿,捏在手中道:“没有什么。小心点,前途就许有事。”
   他一语未了,一阵隆隆声响,就见在密林中转出来两辆马车,后面跟着高高矮矮十
   几个。
   三人向那些人望去,只见车辕上那四个壮汉,一色的青布短装,腰中束一条白带子,
   手中各持着兵刃,一派如临大敌的神气。
   韩翊眼瞥过那车后的一群人,心中陡地一震。
   走在最前面的一人,是个虬髯老者,身躯伟岸,最是特别惹眼,乃是他的好友“虬
   髯叟”皇甫轩。
   余下的那些人,他也认出了大半。
   一个是“三手剑”娄无畏,一个是“铁背神猿”侯立,一个是“铁掌无敌”顾家声,
   其余是三位道者、两位和尚。
   道者是漫川关玄下院的凌修通、毕修凡、郑修灵,和尚是石佛寺的“铜仗僧”悟定、
   “铁杖僧”悟中。
   另外还有四位,均不认识,看他们的神态,想必也是武林中的高手。
   那两部马车辚辚驱驰而来,后面那群人紧紧跟着,到了韩翊不远之处,陡然停住,
   后面的人群,也随之中止前进之势。
   身临切近,韩翊才看出来,在那车后的人群,每一个人的手上捧着一个木匣子,里
   面不知装的是什么东西,由不得从心底泛起疑问来。
   更使他惊讶的,也还是那车后的人群,旁的不说,虬髯叟皇甫轩和他可是多年的交
   情了,怎么见了面,连个招呼也不打?
   而且一个个衣衫污垢,神情迟钝,目光呆滞,流露出心中已失去主宰的现象。
   三个正自疑念丛生,那驾车的四个壮汉,已跳下车来,各自将首伸向车帘内,私议
   了一阵。
   一个满脸于思的汉子,跨前两步,一拦韩翊的马头,冷冷地道:“假如我记得不错,
   尊驾一定是巧手方朔韩翊了,请下马来吧!”
   韩翊闻言,先是一怔,跟着哈哈一声长笑道:“哈!我老偷儿还真个的成名啦!恕
   我眼拙,怎么认不出老兄是谁了呢?”
   那人冷冷地道:“你不须问那么清楚,只下马来跟着我们走就行。”
   韩翊笑道:“有那么便宜的事,但可没有那样便宜的规矩,我真就跟你去,只怕你
   们招待不起我老偷儿。”
   那汉子闻言怒道:“你这可是敬酒不吃吃罚酒,须知你却是榜上有名的人物呐,能
   容得你漏网吗?”
   韩翊问道:“是什么榜呀,走仕途,咱没有中过秀才进士,自然不会登上龙虎榜;
   入江湖,也不配列身武林十大高手,难以爬上英雄榜。”
   那汉子冷冷地道:“我们这叫拘魂榜!”
   “啊呀呀!”韩翊惊叫一声,嚷道:“拘魂榜得归五殿阎罗掌管,原来阁下是阴差
   呀!”
   那汉子倏地一瞪眼,道:“不管阴差阳差,识相的快下马来,别让老子动手。”
   施琳在一边忍不住气了,长剑出鞘,娇喝道:“好霸道啊,仗着谁的势力这样横行,
   我得领教一番。”
   说着,人就跳下马来,一振手中长剑,森森寒气,侵人肌肤。
   那汉子咄咄一声怪笑,翻腕从背后拔出来短朝道:“小子,你等不及了,先送你上
   路也行。”
   他话音方落,施琳手下可比他快,剑已递到,眼前青光闪闪,森杀生寒的剑气,已
   逼到身前。
   那汉子一眼就看出来施琳手上的一柄剑,不是凡品,剑上光华固然强烈眩目,最令
   人心惊的,还是那剑上的森森寒气。
   就他这一迟疑间,施琳剑已近胸,他本来是应该用出一招“举转扣马”,封拆敌招。
   可是如用这一招,朝尖上的月牙,就得挂扣对方长剑,那样一来,他那短戟虽是千
   锤百炼的精锏打就,遇上普通的刀剑,当没有什么顾忌的……但眼见对方长剑是柄神物,
   他却不敢冒此大险。
   念头转处,只好用了一招“遮天蔽日”。
   就见他人随戟转,呼的一声向施琳左肩上砸去,竟是以攻为守。
   施琳这时口中轻笑了一声,脚下移宫换位,玉腕抖处,陡然撒出数十点青光,直洒
   敌人。
   巧手方朔韩翊和杨海平,此际也跳下马来,各亮出兵刃,蓄势以待,一见姑娘这一
   招绝学,韩翊笑道:“老尼姑还真没有藏私,这一手运府秘剑十二式,全都传给小妮子
   了。”
   杨海平道:“那汉子的戟法也不含糊,只是被琳师妹神物利器给震住了,不敢径走
   险招,要不然还不会吃这样的大亏呢!”
   韩翊惊咦了一声,道:“哦!这是鲁北戚家沟的戟法呀!难道此人是神戚戚的传
   人?……”他一言未了,那边倏地响起一个劲细的声音,道:“老偷儿,你猜对了,此
   人不但是戚老二的传人,还是他的儿子呢!”
   韩翊闻声一惊,知道是一种千里传音之法,禁不住扭头看去。
   就见在山崖边一棵大树下,坐着两个人,一个是位书生,另一个是小叫化子,正是
   普仙寺庙中所遇之人,他们现在又吃上了,有酒有菜,看样儿是吃得津津有味。
   韩翊见状,心说:“他们是真会享受,也真有个口福,我老偷儿几时也能这样痛快
   一下才好。”
   他心中在想,眼睛却盯着对方。
   那书生似已知他心意,捧起酒壶朝他摇了摇,一面在点头微笑。
   韩翊禁不住真地吞下一大口唾沫。
   那使戟的汉子,万万没有料到,自己招式变化,和对方竟差了一线,而招致蹈入险
   地。
   情急中,也顾不得对方手中之剑是如何的锋利,立时一招“星转斗移”,一面抡起
   短戟护身,一面使出奇异的步法,突然斜闪开去。
   施琳剑势微挫,跟着虚戳过去一剑,一股寒风剑气潜撞而出,“蓬”的一声响,那
   使戟的汉子竟被震退一大步。
   她收剑笑了一笑道:“怎么,怕了吗?三十招内,我要你到鬼门关走走。”
   那汉子浓眉一扬,凶目一睁,正待有所举动。
   “当当当”,倏地云板玉磬连敲了三响,他凶威顿敛,垂头丧气地又回到马车跟前
   去了。
   就见那部较小的华丽马车,车帘悠悠揭起,车内坐着一个白衣女郎,头上松松挽了
   个髻,底下是瓜子脸,眉眼嘴鼻,都配得恰到好处。
   尤其在夕阳斜照下,那一张粉脸真个是白里透红,发射出青春的光辉。
   她望着韩翊等三人轻哼了一声道:“皇甫轩,你过去擒下那老偷儿。”
   虬髯叟皇甫轩闻言,望着巧手方朔韩翊瞪了一眼,似乎微微一怔,跟着一声大喝,
   就要疾冲而出。那白衣女郎又道:“放下木盒,亮出兵刃来……”皇甫轩果真身形微顿,
   转身将手中捧着的木匣,放在车前地上,再又转身,探手亮出来鱼鳞紫金刀,去势汹汹
   地直扑韩翊。
   此时的巧手方朔韩翊,正然看着那书生手中的酒壶,在暗吞馋水呢!真没想到会有
   人向他突袭。
   就在皇甫轩扑到的瞬间,他耳边倏地又响起了那书生的声音道:“回头,转身,左
   跨一步。”
   恰在这时,杨海平也惊喊出来一声:“师叔小心!”
   韩翊竟真的回头转身,皇甫轩已一刀砍了下来,逼着他又是不得不左跨一步了,一
   看是自己老友,忙喊道:“老哥哥!你怎么啦?”
   皇甫轩一声不哼,更是毫不放松,如影随形,跟踪急扑,鱼鳞紫金刀疾抡,奋不顾
   身一连攻了五六招。
   韩翊方看出他已失常性,无法和他理喻,在这种情形下,势难怪他不识进退,因是
   多年好友,也不便出手还击,只有仗着轻功身法,连连闪避了。
   须知虬髯叟皇甫轩的一身功夫,一柄鱼鳞紫金刀,当年曾力战绿林十八寇,全都饮
   刀而亡,从那时他就闯起了万儿,江湖上送号“一刀震神州”,其功力可想而知了。
   在平时,巧手方朔韩翊就不是他的对手,此时情势大不相同,他就更是不行了。
   那白衣女郎望着两人,微微一笑,又道:“娄无畏、侯立,上前杀死那手持宝剑的
   怯小子。”
   接着,她又一口气喊出了那三道二僧,去对付杨海平。
   那些人虽然都是神智不清,但武功俱在,动作也快到极点,转眼间,一伙人就杀成
   三团,韩翊等人也立陷重围之中。
   这种仗最是难打,如那些人在清醒之时,即是素不相识,一旦动起手来,心中总有
   些忌惮之情,还好应付,如今打上了这种不能还手的架,任是有盖世之勇,也感到无法
   应付。
   眼看着,要不了多长时间,三人就得血溅当常就在这间不容发的刹那间,突然传来
   一阵清朗的笑声。
   笑言未落,人已到了战场边缘,飘风一般,连怎么个身法步法,都没有看得清楚。
   正是那美书生,他这时还端着一碗酒,神态潇洒已极,仍然扬声朗笑不上。
   他那笑声清朗高昂,有些震耳,也有点撼心。
   恶战中的人儿,一听到那笑声,忽然全都怔住了,竟然全都呆呆地朝那俊书生看着。
   巧手方朔韩翊等三人,此刻当然是不能动手了,累得在旁呼呼地喘着气。
   女扮男装的姑娘施琳,头上一顶儒巾,也不知几时不见了,露出来一头青丝,松松
   地盘在头上。
   她也是娇喘吁吁,但那双美眸,却不禁为那美书生的笑声所引而睁得大大的。
   那美书生笑声陡地一顿,一双朗目,立又眯成了一条线,笑道:“咦!各位怎么不
   打了?怪好看的嘛!这么十几个呆瓜打人家三个人,究竟是怎么一种打法,我倒真想开
   开眼界,不打了岂不扫兴。”
   那车中的白衣女郎见状秀眉轻皱一下,道:“喂,你是什么人?”
   美书生闻声便朝那女郎看了一眼,嘻嘻笑道:“姑娘是问我的吗?你看,是个大男
   人呀!”
   白衣女郎冷叱了一声,道:“我早知你是个男人,难道谁会把你看成个大姑娘不
   成?”
   美书生笑道:“那却不尽然,有时候会看错了,你方才不是把个妞儿看成了怯小子
   吗?”
   白衣女郎闻言扫目一瞥,一眼就看到了施琳,由不得微微一笑道:“这丫头装扮得
   太逼真了,连我都瞒了过去。”
   施琳听了,才觉出头上有点松,抬手一摸,儒巾不见了,自己竟现了本相,当时羞
   得满脸通红。
   美书生哈哈又笑道:“我看你是有眼无珠,妄想在江湖上掀起巨波,只恐怕难得如
   愿吧?”
   白衣女郎气得冷哼了一声,叱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美书生笑道:“真真实实的大男人,管保货真价实,不信咱可以……”他一言未了,
   那白衣女郎已然羞得红到了耳根,倏地娇喝一声道:“住口,何处狂生,敢对本公主无
   礼!”
   美书生笑道:“什么公猪母猪,别臭美啦!我不信你老子当过皇上,还不是臭丫头
   一个。”
   白衣女郎被他这一阵谩骂,气得心头冒火,娇喝一声道:“护坛四将何在,快将这
   狂生拿下!”
   那驾车的四个壮汉闻言,齐声应诺,四人兵器齐齐出手。
   只见单戟将手中一枪短戟,金鞭将横摇竹节钢鞭,神枪将抖起丈二火尖枪,飞叉将
   紧扬七股烈焰叉,同时一声暴喝,兵刃齐举,恨不得将那美书生碎成万段。
   美书生是艺高人胆大,他哪将这一干江湖上的旁门左道放在眼中。
   他不慌不忙,左手倒背,右手三指扣着酒碗,送到嘴边,一口气吸下去半碗,神态
   自若。
   直等那四般兵器俱都临头,他陡地一矮身,随手将那只酒碗向上扔去,人却向马车
   飞去。
   直梯半空中“叮叮当当”一阵乱响,四将就只打到了那一只酒碗,哪见人家的影儿。
   而且,在那一只酒碗上,竟然暗潜着一股绝大劲力,四般兵器方一触及,潜力立生,
   碗是破了,但却把四件兵器震得向后砸去,带动起四将脚步踉跄,退后有四五步远,方
   始收住了势。
   不要说其他的,光凭那一只酒碗,竟能震退四将,明眼人一看,就知人家这是上乘
   功力,能将劲力蕴藏在一只碗上,由不得凛惊之情,溢于言表。
   杨海平惊骇之间,望着施琳一伸舌头,轻声道:“这才算得上是功夫。”
   那白衣女郎见状,心中自是十分惊凛,但令她最震骇的是美书生人已进了车中,于
   是也不逞他顾,自救要紧,立施杀手。
   美书生在决定纵身进入车中之初的动机,他本来是打算擒贼先擒王,要不然救不了
   眼前这么多的人。
   但当他身躯乍一进入的瞬间,鼻际陡然嗅到了一阵如兰似麝的香气,跟着又有数缕
   强劲的冷风,直袭五官。
   这一下猝出不意,哪里闪避得及?迫不得已,立将面孔一侧,避开了要穴部位,左
   手已贴着自己胸口,疾封上去。
   那数缕劲疾的冷风,宛如有形之物,击在他脸上,隐隐作痛。
   他不禁暗中一凛,心忖:“这丫头指力如此的高明,若然让她击中五官要穴,那还
   得了,纵然自己有罡气保护,也难免受伤。”
   说险可是真险,要换了别人,这一下非得闹个满脸开花,立受重伤不可。
   偏偏碰上这位美书生,身怀绝艺,仅仅觉得面上有点儿生痛而已。
   就这么电光石火闪过之际,左手五指封处,已抓住了对方的一只手。
   跟着身躯前倾,人已进入车厢中,而且已斜压在那白衣女郎身上。
   但觉着这位姑娘无论是被抓住的那只手,或者是身体,都是软絮如绵,柔若无骨。
   白衣女郎被一个男人压在了身上,她是又急又怒,另外的一只手,本可突出袭敌。
   无奈那书生五指扣处,传出一种沉重无比的真力,制得她浑身发麻,呼吸欲绝,掌
   骨似快要碎裂一般,阵阵剧痛,哪里还能出手伤人。
   气得她眼中冒火,羞得她恨不得一头撞死,怒骂道:“你这个无赖,快放开我!”
   美书生笑道:“好不容易捉到了手,有那样轻易放得的,岂不闻擒虎容易放虎难
   吗?”
   白衣女郎尖叫道:“你要怎么样?”
   美书生道:“你叫有什么用,乖乖的跟我下车。”
   白衣女郎道:“那你得松开我呀!”
   美书生笑道:“有那么好事?我这里一松手,那外面的十几条性命可就完了。”
   车中的情形,车外的人却看不清楚,只能看了个大概,但见美书生伏压在白衣女郎
   身上,他们是在干什么可就不得而知了。
   施琳先就羞红了脸,呸了一口道:“这个人好不害羞啊,怎么这样对付人家呢?”
   杨海平轻叹了一声道:“我总觉着此人行径有些不正当,一个行侠仗义之士,怎么
   可以这样对付一个女人。”
   巧手方朔韩翊不愧是个老江湖,他没有说话,心中却在想,暗忖:“此人这样的行
   事,必有他的用心……”而那护坛四将见状却发了怒,齐吼一声,各抡兵刃,就要扑上
   去解救。
   只见人影一晃,身前现出个小叫化,手中倒提着一条软鞭,气哼哼地吼道:“你们
   全给我站住!”
   四将此际都急疯了心,哪听他的,抡起兵刃就招呼上了那小叫化,刹那间,五个人
   被打得团团转。
   白衣女郎被那美书生制住,她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气得珠泪盈眶,低衷地道:
   “你就这样压住我,怎么下去呢?”
   美书生笑道:“你只要答应我下去,那就好办。”
   他说着挥右手一勾白衣女郎的纤腰,双脚往后微微一蹬,飘身退出车厢,落在地上,
   并肩站在一起。
   白衣女郎向他狠狠瞪了一眼,道:“我这不是下车来了吗,可该松手了吧!”美书
   生摇了摇头,道:“你只要听我的,早晚一定会放你,第一步,先让你那护坛四将放下
   兵器来。”
   白衣女郎瞟了他一眼道:“他们是不听我喝止的,我得敲打那云板玉磬。”
   美书生道:“那你就快敲呀!”
   白衣女郎一皱眉头道:“你扣住人家的脉穴,怎能行呢?”
   美书生笑道:“行的!我稍微松一下就是啦!”
   白衣女郎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探左手伸入车厢之中。
   “咚咚咚!”云板玉磬三响,护坛四将闻声一怔,各收兵刃向后倒退了一步。
   那十几位失去神智的人,闻声也一齐翻了一下眼,手中颤了颤兵刃,蓄势欲动。美
   书生道:“你可是要那些呆头鹅动手吗?
   记着,只要他们有所举动,我先将你立毙掌下,快吩咐那四条狗离开这里。”
   白衣女郎又轻叹了一口气,把左手一举,娇喝道:“护坛四将即速撤回,可将十二
   件血礼带回呈献宗主!”
   美书生诧异地问道:“什么是十二件血礼?”
   白衣女郎冷冷地道:“十二颗人头!”
   她说得那样轻松,美书生听了却是心中一震,冷哼道:“把那血礼留下!”
   白衣女郎突然倔强起来,冷声道:“不行!”
   美书生闻言手上一用劲,她立党一阵剧疼入骨,双眉紧紧地蹙住,咬牙强忍着那骨
   髓剧疼,突然问道:“你要打算怎样?”
   美书生道:“我要你把那血礼留下!”
   白衣女郎已为那美书生英威所慑,于是又轻皱了一下眉头,扬声道:“血礼留下,
   快点去吧!”
   那四将应了一声,纵身跳上马车,用力一抖缰绳,那两辆华丽的马车,隆隆一阵响,
   绝尘而去。
   白衣女郎眼望着那马车走远了,冷冷地道:“你为何还不放手?”
   在这时那小叫化和韩翊等人,已慢慢凑在那美书生和白衣女郎身侧。
   杨海平和施琳二人,到此际才看出来那美书生的动机,心中觉着有些惭愧,暗想:
   “自己不该那样的轻易估量一个人……”美书生手下稍松,笑道:“还有一件事,将那
   些被你用毒物迷住了的人恢复神智。”
   白衣女郎道:“那容易得很,只要点了他们的睡穴,让他们睡足了十二个时辰,然
   后以冷水浇醒,就可以恢复神智了。”
   美书生闻言向老偷儿韩翊使了个颜色,示意由他去点倒那十几个人。
   老偷儿也正有心在人前炫露,就见他身形闪处,飘风一般,不一阵工夫,已将那十
   几个点倒。
   美书生又转向杨海平道:“小哥儿,你去验看那木匣中人头,逐一记下来,然后就
   地掩埋了,以便将来他们的门中人来认领。”
   杨海平听美书生叫他“小哥儿”,心中大不自在,暗忖:“你不过武功比我高点,
   年岁却没有我大,怎么就这样大言不惭,以老卖老起来……”美书生似已看出来他的神
   色,笑道:“怎么!不服气吗?我这还是对你客气呢!就是你师父顾天爵来,他也还得
   向我磕头哩,快去吧,别误了事。”
   他说话有一种威力,使人不敢抗命,杨海平赌着气去验看那些人头。
   美书生又向那白衣女郎笑道:“请问姑娘贵姓芳名?”
   白衣姑娘心中正有一口冤气难舒,闻言把头一别,目光移到别处,理也不理。
   美书生笑道:“你不想说也无妨,我却猜得出……。”
   白衣女郎冷嗤了一声道:“我也早知道你是谁。”
   美书生一听,倏地一声长笑道:“姑娘好聪明,居然会知道我是谁,你不妨说出来
   听听!”
   巧手方朔韩翊憋在心里好久的难题,也想知道这位俊美书生是谁?闻言虽然无语,
   但却凝神要听那白衣女郎揭开谜底。
   杨海平和施琳也是同一心理,刹那间六道目光,一齐投向那白衣女郎。
   小叫化却为这件事着了急,忙喊道一声:“大哥……”美书生笑道:“你别急,听
   她说出来吧!”
   白衣女郎冷冷一笑道:“数天下武林中人物,正邪两派,没有你这样的人物……”
   “那么我是谁呢?叫什么名字?”
   “你是无赖汉,谁要你这样的无赖……”白衣女郎一声未了,蓦地爆出一阵笑声。
   原来韩翊等人倾耳凝神,以为从那白衣女郎口中,可以知道这位书生的身份,哪知
   所得到的回答,却是一声“无赖汉”,他们哪能不为之大笑。美书生听了并没有笑,却
   昂头看天,似乎在想一件为难的事,手也慢慢地松开了。
   那白衣女郎说出了一声“无赖汉”,却不见对方有所反应,而且竟松了手,心忖此
   时不走,更待何时?
   于是,她悄悄地向后移动。
   巧手方朔韩翊和小叫化等人,一见美书生这样的举动,一时也怔住了,以致那白衣
   女郎悄悄移开数丈,仍然没有发觉。
   她忽然又珊珊地自动走回来了,并不趁机逃走。
   其实那美书生早知道她悄悄移开,只是他想起来一段往事,虽明知而不愿阻拦。
   这时见她又回来了,反而大感惊奇,不觉问道:“你……怎么又回来了?”
   那白衣女郎不言不语,定睛注视着眼前的美书生,好大的一阵,似被对方那种英风
   神采慑住,幽幽地道:“你在想什么?”语气甚是和缓。
   “我……我只是想到了一段往事,似曾和姑娘有过一面之缘!”
   白衣女郎冷笑道:“恨那时三支金针没有取了你的命!”
   美书生笑道:“所以才有今天的失风落败!”
   白衣女郎道:“小小受挫算不了一回事,只怕你只手难以挽回武林劫运。”
   美书生一愕,吃惊地道:“难道你们已在各派中,派人卧了底,虽然令人惊异。但
   并没有什么作用。”白衣女郎冷冷地一笑道:“但那样却可掌握天下武林。”
   美书生道:“你们这样的残酷杀戮,究竟是为了什么?”
   白衣女郎道:“追回失去的重宝,并要九大门派的掌门人,自行投到阿房宫,在家
   父面前,举行血祭大典。”
   美书生闻言噗哧一声笑了起来。
   白衣女郎面色一变道:“你笑什么?”
   美书生道:“我笑天下奇事虽多,以你们的事最奇!”
   白衣女郎道:“见怪不怪,其怪自败,有什么值得称奇的。”
   美书生笑道:“一个年过耳顺的老妇人,会有一个三四十岁的小丈夫,是一奇,竟
   然还会老蚌生珠,生下你这娇滴滴的小姑娘,岂不更奇?……”“住口!”白衣女郎陡
   地娇喝了一声。
   美书生笑道:“你这个样儿吓不倒我,论武功你更是差得远……”白衣女郎冷冷地
   道:“天蝎教也不惧你这无赖汉!”
   美书生爽朗一笑道:“惧不惧是另一回事,天下若有正气在,岂能容妖邪猖獗。”
   白衣女郎狠瞪了美书生一眼,冲口道:“等明年的清明日,血祭大典之时,你就知
   道我们的厉害。”
   美书生笑道:“但愿到那时还活着,没有香消玉殒。”
   白衣女郎哼了一声道:“那是为了什么?”
   美书生道:“我怕光棍打得寂寞……”
   白衣女郎粉面一红,娇骂了一声:“呸!无赖汉!”
   美书生仰天一声长笑,在笑声中,就见那白衣女郎,脚顿处飞纵而起,宛如惊鸿翩
   翩,消失在山林深处。
   那美书生笑声一顿,喊道一声:“元弟,走啦!”
   声甫落,人已出去了数丈,小叫化也应声而起,但见两条人影晃了几晃,已然没了
   影儿了。
  
 
打印本篇文章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