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乾坤诀——第一章 盘龙古洞 龙的传人 

时间:2004-6-20 阅读470745次
 
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
     “昔者往矣,杨柳依依。我今来思,雨雪霏霏。行道迟迟,载渴载饥。我心伤悲,莫知我衷。”
     一曲春秋列国的哀歌,正在铅灰色的虚空上回荡。歌者是一位少年人,年约十三、四岁,他走了,走出洛阳城,抛下那三百亩田产,他连一眼也没有回顾。少年人的爹娘早逝,把他和三百亩田产一同托孤于他的舅舅,待他长大了,再把田产交还于他。财产可以活人,财产亦可以杀人,你信不信?少年人信,因为他身上有三千条鞭痕,三百亩田有三千分地,每一分地给他留下一条鞭痕。少年人恨他的爹娘,更恨爹娘遗下的田产,他知道假如没有这些田产,舅舅就不会在他身上留下三千道鞭痕,他也知道,他只要走了,不要那三百亩田产,舅舅手拿的鞭子就会放下,他出走了。
     他恨爹恨娘,恨那大笔的田产,也恨自己的身世,他把这里的一切视作是一座鬼谷,他不幸在鬼谷诞生,他因此替自己起了个古怪的名字,这个古怪的名子就叫鬼谷子。鬼谷子有路走路,有水涉水,有山上山,他从月升走到日出,又从日升走到月落。他身上一无所有,饿了吃野果,渴了饮溪水,走闷了便哼那首《采薇》歌。渐渐地,鬼谷子自己也不知自己从何而来,向何处而去了。忽一日,他登上一座陡峻的险峰,他回望山下,但见一片烟雾迷蒙。他正在彷徨之际,陡觉一阵腥臭味扑入鼻孔,几欲呕吐。正惊疑间,忽地又吹起一阵狂风,狂风过处,树林后面,飘出一位白发黑袍老者。鬼谷子定睛一看,只见老者精瘦如猴,体软如蛇,目中绿光烁烁如鬼火,神色怪异之极,不由吃了一惊道:“老人家是仙人么?”
     如猴如蛇如鬼如怪的老者忽然笑道:“你说我是仙人,我自然便是仙人了,小娃儿走上这仙人峰做什么?”
     鬼谷子见老者脸上露了笑容,心中便不由一松,忽然又暗道:闻说仙人可以不吃人间烟火,若能求他教授这妙法子,这吃喝之苦,岂非可以省却了吗?鬼谷子这般转念,便向老者道:“老仙师,我想学你这仙人之术。”
     老者道:“仙人术万万千千,不知小娃儿你欲学哪一条?”
     鬼谷子想也没想,便脱口道:“就学那不须吃喝的仙人术吧!”
     老者笑道:“小娃儿姓什名谁?为甚要学这不吃不喝之术?”
     鬼谷子道:“我也没名没姓,我自己叫自己作鬼谷子,若能学会不吃不喝的法术,我就不必去受人间之苦楚了!”
     。黑袍老者一听,忽然大笑道:“好!好极了!鬼谷子,看你细皮嫩肉,正是练这不吃不喝仙术之材,老子就破例传授给你吧!”
     鬼谷子连忙跪下叩头道:“多谢仙人指点大法!”
     黑袍老者呵呵笑道:“好说!好说!你便随老子到洞府,那儿自有修炼之处。”
     鬼谷子连忙答应了,跟随老者绕过一座山峰,忽见有座森林挡住去路。黑袍老者伸手一指道:“过此森林,便有三座洞府,即老子的修炼之所。”
     鬼谷子跟着老者走出森林,果见三座洞府,但见奇花交缠,异草丛生,鬼谷子料想这便是仙家之境了,心中不由一阵高兴。老者把鬼谷子引进正中一座洞府,自己居中坐下了,鬼谷子走上前去,跪下叩拜。黑袍老者忽地尖叫了一声道:“小的们!快现身出来见见贵客!”
     五六十名“小的们”应声跳跃而进,鬼谷子定睛一看,全是一些身长不足二尺,披毛带发、似人非人的小怪物,不由吃了一惊。鬼谷子惊疑间,黑袍老者却笑呵呵道:“鬼谷子,你欲求不吃不喝的仙人之术吗?”
     鬼谷子此时心中已生疑,但又不知如何是好,无奈点点头道:“是,我欲学不吃不喝的法术。”
     黑袍老者呵呵一笑道:“鬼谷子,你知道么?不吃不喝之术,乃仙家首要大道,亦是修炼仙体的关口,过得这一关,便是仙体,过不了这一关,便是凡人,想你这等凡夫俗子,岂能一步登天学这大法?难!难!难!”
     鬼谷子不由问道:“难道没有其他妙法了?”
     黑袍老者笑道:“其他的妙法自然有,但看你求仙之心是否坚决罢了!”
     鬼谷子道:“但能免却吃喝之苦,我这求仙之心,却是坚决的!”
     黑袍老者笑道:“很好,你遇上老仙人我,是你几生修到的福气,老仙人就传你一个脱胎换骨的大法,你学成了,自然便可以修炼不吃不喝仙家大法了!”
     鬼谷子奇道:“如何可以脱胎换骨?如何修炼不吃不喝仙家大法?”
     黑袍老者大笑道:“老仙人只要把你洗净入锅蒸炼,再加些盐油蒜葱,那细皮嫩肉之味美极了,老仙人吃进肚子里,经一时三刻,把你的肉体消化干净,再拉出的屎来,便即是你的灵魂,岂非脱胎换骨了么?此时你根本就不必吃喝人间烟火,这成仙大法岂非一航而就么!呵呵!妙极了!”
     鬼谷子惊道:“老仙人这法子不好玩啊!”
     黑袍老者微一怔道:“有什么不好玩?”
     鬼谷子道:“老仙人若能把我消化干净,这叫一了百了,倒没什么,就怕只化掉三几根硬骨头,这脱胎换骨事便不成了!”
     黑袍老者乐得大笑道:“是极!是极!那小的们便多加几把柴火,务必蒸炼煮透,老仙人便担保把你连骨头也化掉了!”
     下面那些似人非人,披毛带发的“小的们”,登时嗡嗡的一阵回应。鬼谷子吃惊道:“若由老仙人亲自动手蒸煮,这倒没什么,但这些小三寸丁们,仙法未精,万一那火候掌握不好,把我蒸煮得不三不四,不生不熟,岂非糟糕,这脱胎换骨之法我不玩了!”
     黑袍老者嘿嘿道:“入我洞府,玩与不玩便由不得你了,小的们,动手……”
     黑袍老者话音未落,那些“小的们”便哄的一声,一拥而上,鬼谷子眼见势头不妙,正欲逃走,早被如蚁噬象似的缠住了,那还逃得出去。小的们把鬼谷子拉拽出洞府,扛猪似的抬到洞后。鬼谷子慌乱中一看,只见这是一间颇大的厨房,上面挂了许多人腿人骨人头,还有一些兽尾禽身,更有一座大灶。小的们把鬼谷子浑身上下剥干净,有的挑水,有的生火,有小半看住鬼谷子,防他逃跑。鬼谷子此时精赤条条,看一看自己细皮嫩肉,果如一只待宰的羔羊,心中一阵伤感,不由滴出泪来。那些小的们一见,立刻大乐,围住了他,拍手顿足的欢欣鼓舞。鬼谷子见状又忽然转念,暗道:假如就此落入那老者肚腹,倒也省了人间吃喝之苦,这般一想,他就收干了泪,干脆闭起眼睛等着下锅。不一会,便听那些小的们纷纷乱乱的嚷道:“水沸了,快把这东西放下锅去!”于是七八名小的们,呼呼喝喝的又把鬼谷子扛了起来,扛到锅边,小的们身子短小,用力举起鬼谷子刚好与锅面平,几经辛苦,还是放不进去。
     鬼谷子见了,不由失笑道:“你等何太蠢也,便连这点小办法也想不出来。”
     小的们乱嚷道:“你这东西有什么办法,容易放你进去,你说出来,我等照办好了。”
     鬼谷子向锅中瞧了一眼,只见沸沸腾腾,热气扑面,不由暗道:这样放进去,若立刻死了,倒没什么,但一时三刻死不去,这煎熬之苦可不好受啊,算起来,还是去吃人间烟火合算多了。鬼谷子这般转念,便恰恰想透了好死不如歹活这道理,他因此再不敢贸然去试被蒸煮的滋味了。鬼谷子笑道:“这容易办,你等只须把我手脚的绳索解开,我自己跳进锅里,岂不大省你等力气吗?”
     众小的们一听,不由大喜道:“是啊!是啊:这法子管用极了,你既然肯自动跳进去,既可蒸煮,又省了我等气力,当真一举两得,妙极了!”
     鬼谷子大笑道:“既然妙极,还不速速放人?”
     众小的们一听,果然七手八脚,解了捆绑鬼谷子的绳索,鬼谷子又笑道:“好,我再教你等一个蒸得又美又好的法子,你等愿意学吗?”
     众小的们一听,大乐道:“既然可以蒸煮得又美又好,老主人吃着高兴,说不定额外打赏三两块肉,我们愿意学,你快说出来啊!”
     鬼谷子道:“你等见过人家蒸粽么?”
     小的们:“见过、”
     鬼谷子道:“蒸粽是否先用苇叶包裹糯米,然后再蒸,味道才好才美。”
     小的们点头道:“不错,的确如此,但这又如何?”
     鬼谷子大笑道:“蒸粽尚且须以苇叶包裹,何况蒸人?只有以衣物包裹,令其不致泄气,才保美味,你那老主人吃着,必大赞你等聪明。”
     众小的们一听,立刻乐得欢天喜地,抢着去把鬼谷子被剥去的衣服拿回来,又连声催鬼谷子快穿上,再跳下锅中蒸煮。鬼谷子笑着答应,一面穿上衣服。众小的们见他如此合作,防范之心不由大为松懈。鬼谷子穿好衣服,又笑道:“好啦!我这就跳上去了,你等可莫眨眼,以免我跳错地方啊!?众小的们乐得大笑大嚷道:“多谢合作!多谢合作……’几十双小眼球果然一齐直盯着锅上面,以免鬼谷子跳错了地方。鬼谷子呵呵笑着,果然纵身向上一跳,果然直跳向热锅!众小的们一见,不由大松了口气,暗道;这一跳进去啊,便十条牛也被煮熟了,这差事也就完成了。鬼谷子果然跳上去了,但并非锅中,而是锅边,脚下也许太热了,他便绕大锅边急跑起来,转了一圈又一圈。下面那些小的们见了,大为紧张。不由也绕着热锅团团乱转起来。锅上鬼谷子,锅下小的们,争相乱转,当真如热锅上下的蚂蚁,唯恐转得稍迟。鬼谷子这日子为躲避舅舅的鞭子,日复一日的乱转,渐而转上一日一夜,也不觉头昏。但那些小的们可就惨了,因为要提防鬼谷子逃走,只好跟着他绕锅乱转,转了一会,先就倒下了几名体力稍弱的小的们,再转了一会,五六十名便倒下了一大半,剩下的几个,也转得昏头转向,东摇西桄,只是咬紧牙根,团团乱转。鬼谷子一见,大笑道:“好!好极了!你等就这要转下去,我这东西可要走了!?鬼谷子飞快的转到近洞口处,纵身一跃,跳下热锅,便如飞的跑出洞口去了。鬼谷子跑了一段,忍不住扭头一看,只见里面的小的们,体力最强的三几个,依然在绕着热锅团团乱转,看样子,不转上三日三夜,是决不肯罢体的了。鬼谷子乐得大笑道:“妙!妙!转:转;担保你等转出吃肉的美梦来了!哎哟,老仙人,你怎的不坐在台上,等着把我吃下肚中,却跑出洞外来了?”鬼谷子忽然惊叫一声。原来他大乐之际,却乐极生悲,正想撒腿逃走,只见那黑袍老者已稳稳的端坐在他的面前十丈之处。鬼谷子连忙向右面斜奔,以便避开老者,但黑袍老者忽然又在右面十丈之处端坐不动。鬼谷子又向左面奔去,黑袍老者又在左面约十丈处端坐不动,不多也不少,总与鬼谷子相距十丈左右。鬼谷子不禁叹了口气,干脆停下来不跑了,因为他知道再逃也逃不了,黑袍老者就如他的影子,他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黑袍老者是仙人,他是凡人,而且是力气不足的小娃儿,他怎逃得了?鬼谷子不动,黑袍老者也不动,焕弦簧伲谏揭凹浯舸舻亩灾拧!?黑袍老者终于忍不住发话道:“鬼谷子,你为什么不逃走?”
     鬼谷子叹了口气道:“你老我少,你仙我凡,怎逃得了?既然如此,何不省些力气,不然跑得满身臭汗,你吃我进肚子时,影响胃口,消化一下完全,不生不死,不仙不凡,不三不四,岂非更难忍受?”
     黑袍老者一听,不由失笑道:“你这娃儿,倒大有自知之明,比起那等拼命逃跑的愚人,显然聪明多了,老仙人我几乎舍不得吃进肚子去了!”
     克谷子道:“不吃进肚子里,难道还有其他脱胎换骨的方法?”?黑袍老者笑道:“有的,但你要依我一个条件。”
     鬼谷子道:“是什么条件?”
     黑袍老者大笑道:“只要你肯拜我为师,永不离我左右,老仙人寻不着其他嫩羊,实在忍不住之时,才再把你吃进肚里,你有一段空余时间,或许便不必经过脱胎换骨这入门大法了。”
     鬼谷子笑道:“老仙人这法子原来另有一个名堂。”
     黑袍老者亦不由一怔道:“是什么名堂?”?鬼谷子大笑道:“这就叫广积粮,以防饥的妙法。”
     黑袍老老脸色一沉,道:“小娃儿怎会说破我的心事?”
     鬼谷子笑道:“我不但可以说破你的心下,还有办法决不会走入你的肚子里。”
     黑袍老者道:“老子的肚子已吃进十万八一千生灵,小娃儿确是第一位尚敢自吹自擂的人,你说说看,你用什么方去?”
     鬼谷子笑道:“逃是逃不了的,因此我绝不会逃,不但不逃,而且我还会用永远不动的方法,我只要用上了,你便决不会有胃口吃进肚子去了。”
     黑袍老者道:“老子为什么没有胃口?小娃儿可是一头肥羔羊啊!”
     鬼谷子道:“肥羊也要生蹦活跳才好嚼,是吗?”
     黑袍老者连连点头道:“不错!不错!自然生羔羊后蒸煮才好嚼,若是死羔羊,那滋味难吃,不吃也罢了!”
     鬼谷子大笑道:“那老仙人若要生吃我小娃儿,最好莫要走近一步,否则我这小娃儿便咬舌自尽,你来不及吃进肚子里,小娃儿已是死人一个,这滋味你吃得下吗?”
     黑袍老者一怔道:“你敢咬舌自尽?”
     鬼谷子大笑道:“我鬼谷子了无生趣,早晚也是死了,还有什么不敢?
     而且舌头是我的,牙齿也长在我嘴里,你老仙人法力再高,也阻不了我。”
     黑袍者今一听,不由道:“你切莫乱来,先把自己弄成死人一个,死人的滋味可大大不妙啊,你且容我想想,看看有什么两全其美的方法。”
     鬼谷子乐得大笑道:“没有,你若吃我,我必定先变死人,使你吃不进肚子里,令你望向兴叹,垂涎欲滴,谗而难食。”
     鬼谷子说罢,偷偷望一眼黑袍老者,只见他神色尴尬,进又不敢,退又不舍,果然是望向兴叹,垂涎欲滴,馋极了,鬼谷子心中不由大乐,居然连自己身处生死一线的险境也忘记了。就在此时,鬼谷子左耳右耳同时响起两个自称“老子”的声音,声音如丝如线,直射耳中,当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左耳“老子”的声道:“你这小子别自鸣得意,老子自有办法吃你。”
     右耳“老子”的声道:“鬼娃儿,你很好,甚合老子脾气,你只管施为,老子担保你既死不去,那老怪物也吃不进肚子里!”
     鬼谷子心中大奇,耳朵左摇右晃,听声音分明有两“老子”说话,但见到的却只有眼前要吃他的“老子”,他的身世奇特,心性也自然玄幻,他虽然目瞪耳张,口却绝不会呆,一心两用,一口二说,竟与“左右老子”答对起来。鬼谷子答“左老子”道:“我这小子自然终会被你这老子吃掉,但决不会让你吃生人肉进肚子里!”
     他对“右老子”道:“你这老子又不是那老子,那老子是老仙人,法力高深,你老子说不定也被他吃了,岂不冤枉?”
     “左右老子”的声音登时又射进鬼谷子的耳中。
     “左老子”嘿嘿笑道:“生人肉吃不到,老子不会吃半生半死的肉么?老子只要你自尽前把你弄昏,你便自尽不了,昏人肉虽比生人肉稍逊一筹,但吃进肚子的滋味总比死人向优胜一半。”
     “右老子”道:“什么这老子那老子?普天下的老子只有一个,便是我老子谁敢再自称老子?”
     鬼谷子听“右老子”说得有趣,那“左老子”说的已接近无赖之语,便不理“左老子”,先答“右老子”道:“天下的老子并非只有你右老子一个,在我左耳发鬼音的便是另一位左老子!”
     “右老子”一听,声音不由一顿,随即又呵呵一笑道:“原来是那老怪物,竟敢自称老子,他坏了我老子的名头,单凭这一点他便该死有余,但小娃儿莫胡说八道,你听到的并非什么鬼声,而是内功极高之人,逼音成线,直接钻入你的耳中,因此只有你才能听到。”
     鬼谷子一听,大乐道:“右老子!这很好玩啊!”
     “右老子”笑道:“鬼娃儿,你想学吗?”
     鬼谷子道:“不想。”
     “右老子”奇道:“为什么不想?”
     鬼谷子叹了口气,道:“我原想学那不吃人间烟火的勾当,不幸却坠入那左老子的圈套,几番欲把我吃进肚里,因此我已痛下决心,生死也决计不向什么老子学了!咦,你是谁?”
     鬼谷子忽然惊奇的叫了一声,原来他刚才话音未落,在他右面三丈之处,已呼的掉下一个人来,这人来得无声无息,就如忽然从天上掉下来似的。又见这人身穿灰袍,形容枯槁,犹如缺吃少穿的乞丐,但双目蓝光炯炯,触之令人敬畏,心中不由更大感迷惑。只见这人呵呵一声怪笑道:“老子是我,我便是老子。”
     这人的突现呛谂劾险呱碜硬挥梢欢叮坪醵哉馊思非印?鬼谷子却没留意黑袍老者的神色,他自己的迷惑已够多了,根本就无暇去理会,他不由大奇道:“你到底是左老子,还是右老子?”
     这人怪笑道:“你这娃儿,果然鬼灵之极,什么左老子、右老子的?当世的老子只有一个,便是我李耳!”
     这人自报名号,原来他叫“李耳”,鬼谷子却听错了,更奇道:“你到底来自左耳,还是右耳?”
     “李耳”喃喃自语声未落,身形一晃,已从右面,斜插而去,落在黑袍老者的面前,随即怪笑一声道:“老树妖,认得我么?”
     黑袍老者原来是老树妖,鬼谷子心中不由一惊,心道:他既然是妖怪,他吃人便不足为奇了,幸亏没被他吃进肚子里,不然岂非成了妖怪的粪便么,吃素的妖怪犹自可以,吃肉妖怪就当真遗臭万年了。
     “老树妖”——黑袍老者脸上神色变了几次,欲言又止,但似乎又不敢不答应,终于点点头,尖笑一声道:“认得!原来是李耳老子驾临我的练仙修道宝地!”
     老子李耳又嘿嘿道:“放屁!放屁!神仙不吃人,吃人非神仙,你吃人的老妖,修什么仙,练什么道了?”
     “老树妖’嘿袍老者诞脸笑道:“李老子你练的是天仙大道,我练的是吃人小道,殊途同归,总是修炼之道。”
     老子李耳怒道:“呸!呸!放屁!放屁!越发臭不可闻了,吃人岂是修炼之道?”
     “老树妖”
     陪笑道:“是,是,吃人放出屁果然臭不可闻,我竟敢在道家老宗师面前胡吹,当真该死,尚清老宗师原谅。”
     老子李耳哼了一声道:“你知道就好,老子今日也不打算治你坏我道家名头之罪,但有一个条件!”
     “老树妖”大概对老子李耳极为畏惧,闻言如获大赦的忙道:“是什么条件?”
     老子李耳道:“千吃万吃,老子暂不理你,但这小子万不能吃,便是这个条件!”
     “老树妖”一听,奇道:“这娃儿凡夫俗子而已,老宗师怎会如此维护他?”
     鬼谷子一听,忙接口道:“你说得对!小子只是凡夫俗子,无足轻重,小三寸丁,顶不了肚子,不吃也罢了!”
     “老树妖”目中精光向鬼谷子一闪,涎脸道:“你虽然是凡夫俗子、小小的,但细度白肉,可把老……妖我引得垂涎欲滴。”
     他本欲再说“老子”,但在老子面前,毕竟再不敢说了。老子李耳嘿嘿一笑道:“你知道什么?你以为他真的是无足轻重的凡夫俗子?假如老子告诉你,这娃儿日后手掌列国天极运势,当今世上英雄豪杰均由他一手创造,上握茫茫天机,下寻大地潜龙,惊天动地,不世奇人,你信不信?”
     “老树妖”一听,目中精光又不由一闪,立刻道:“老子你乃当今道教宗师,上知天机,下识地理,你的推断,谁敢不信?但有一点,尚要向老宗师请教,按老宗师所判断,莫非天下大势行将大乱么?”
     老子李耳微微一笑,道:“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坚则毁矣,锐则挫矣,由是故,无藏而因此有余,无为而因此卓绝,吾道中人,有所为而有所不为,你难道还不醒悟?”
     “老树妖”眼珠一转道:“信则信矣,但可惜只听其言,未观其行,因此口难信服,而心未服。”
     老子李耳一听,呵呵一笑道:“你欲一睹其行,并不太难,是否如此,自可立见端倪!”
     老子李耳说罢,伸出无名指头,轻轻向鬼谷子一勾,鬼谷子便顿感一股极强的吸力牵引,身不由己,被扯到一棵槐树下,动也不能动,不由惊奇得目瞪口呆。
     “老树妖”一见笑道:“老宗师的无为神指,果然当世卓绝,但这只是武功一类的功夫,似乎与这小子的命运无什么关连啊!”
     老子李耳微笑不语,忽地伸指向前连勾,喜地便有无数小石块从四面八方疾飞而来,落点奇准,鬼谷子尚未及惊叫,无数石块已绕着他,布成一条石龙阵,石龙有首有尾,有足有爪,惟妙惟肖,酷肖真龙。老子李耳微笑道:“老道近日新创了一门功夫,名为寻龙神功,所寻的虽非灵界真龙,而是集乾坤精华的大地潜龙,因此又叫乾坤诀,今日姑且略为一试。”
     “老树妖”忙道:“这寻龙神功乾坤决有什好处?”
     老子李耳大笑道:“凡夫俗子得遇潜龙,有助修仙成道,乞丐可成巨富,村夫野人可贵为帝王,你说这有什好处?”
     “老树妖”一听,耸然动容道:“若有这般天大的好处,老宗师不如把这潜龙赠送于我,或者干脆把这妙法传授于我吧。”
     老子李耳微微冷笑道:“你以为这寻龙乾坤诀是好学的么?这潜龙更不好过,一根二基三命三者兼备,方可望有成,否则妄然近之,轻则灾患立致,重则横死当场。”
     “老树妖”涎脸笑道:“真有这般厉害?”
     老子李耳不答,墓地身化灰烟,绕石龙飞旋一圈,十指连射,十道纯阳道家真气,分从东、南、西、北四方位,射到石龙身上。老子李耳又墓地沉渴一声道:“乾坤浩浩,四方潜龙,主人已现,借汝之力,玉其大成,寻龙追脉,尽展其功,速速显现,不容迟延!”
     老子李耳的叱喝声刚落,石龙的东、南、西、北四方位,忽地冒出四股白紫青赤四色烟云,齐向石龙涌去,一时间四彩烟云弥漫,竟把石龙连同石龙阵内的鬼谷子遮盖了,石龙阵旁边的老槐树,却露出了一半。
     “老树妖”直瞧得莫名其妙,不由笑道:“老宗师这是变戏法么?好则好看了,但似乎并无什么用处啊!”
     老子李耳微微一笑道:“稍安毋躁!”
     老子李耳话音未落,突见那露出一半的老槐树,本来青葱翠绿,忽然叶浦荩追茁湎拢Q郾憬鍪R豢霉馔嚎莞桑?就在此时,“老树妖”的脸色唰的一下发白,随即浑身抖颤,就如落下的黄叶,向他万箭穿心,原来“老树妖”修炼的根基来自老槐树的树汁,他的血线已与槐树连为一体,此刻槐树受创,血脉感应之下,“老树妖”竟然痛如身受。老子李耳一见,有心趁机点化“老树妖”的戾气,便呵呵一笑道:“原来老树兄与槐树血脉相连,槐树因受不住潜龙刚阳之气遭折磨受创,老树兄这滋味好受吗?”
     “老树妖”此刻浑身发抖,如遭电击,不必说吃人,就连别人来吃他,只怕也毫无反抗还手之力了,他抖颤着喃喃道:“血脉连心……老槐受创……你说我会好受么!”
     老子李耳大笑道:“乾坤生万物,万物皆有生息繁衍之权,又岂限你一人之身?世上有男必有女,有夫必有妻,有父必有子,有子必有孙,生生息息,连绵不绝,夫死妻伤,子死父悲,皆血脉相连之故,你血脉受创,便如此痛楚,然则你把世人的夫与子吃了,妻与父便不伤悲吗?”
     “老树妖”额上渗出冷汗,此刻他不但身体受创,连心灵也受了极大震荡,不由喃喃的道:“厉害!
     厉害!这大地潜龙之气,果然是天下绝顶的神功……竟连我老妖也突感吃人下肚不太好意思了……不过尚有一点迷惑,请老宗师教我老妖!”
     老子李耳微微一笑道:“老树兄清说!”
     “老树妖”喃喃道:“可知这是人吃人的世界,假如我不吃人,人便来吃我,这却如何应付?”
     老子李耳点点头,呵呵一笑道:“世上果然是争斗惨烈,弱肉强食,但老树兄原本以树汁为修炼根基,后来沾染血腥之气,碰上大地潜龙的刚阳正气,自然禁受不住叶黄技枯了,尚幸根灵尚存,日后只须借助此大地潜龙阳刚正气,化尽戾气,潜心修炼,待阴阳互配,相辅相承,老槐树枯干逢春,枯枝发芽之日,便是你老树兄得道成仙之时矣!届时已成金刚不坏之体,你既不去吃人,人也吃不了你,和洽共处,公平竞争,何乐而不为哉!”
     “老树妖”沉吟不语,在血脉受创的痛楚中,心念百转,渐生今是而昨非之慨,不由感伤的叹道:“诚然,但老妖被老宗师以如此惊天大法镇压,血脉之本已枯,又岂能有枯枝发芽之日?”
     老于李耳大笑道:“坚则毁、锐则挫,常宽于物,可达至极,老树已一灵不派眠,痛悟前非,心既容于天,天必容于你,铁树尚且可以开花,枯枝又岂不会发芽?一切全在老树兄一念之间罢了。”
     “老树妖”灵根被触,心境渐入平和之际,说也奇怪,那浮于四彩烟云上的老槐树,枝干忽然渐停枯黄,叶子也渐少落下了。老于李耳一见,便知老树妖已渐达觉悟境界,他不由欣然一笑,随即十指连弹,十道无为神气,射向四彩烟云。但听乒乓一声脆响,随即四彩烟云登时散去,半枯的老槐树下,石龙依然盘踞,鬼谷子依然呆立其间。
     “老树妖”此时虽委顿不堪,犹如经历了一场生死交替,但心境已再无苦楚了,神智也顿复清明。他一见半枯的老槐树下,鬼谷子在石龙阵中,竟然安然无恙,不由又惊又奇,喃喃道:“任我老树妖道行千年,竟连血脉之本也护保不住!大地潜龙,果然厉害……但为什么这娃儿肉体几身,竟可保无恙?”
     老子李耳呵呵一笑道:“这娃儿不但安然无恙,而且获益不浅,他此时的功力,已足抵平常人苦练三百年了,因为他的地基、命运,早已注定是大地潜龙的堪舆始祖,寻龙乾坤诀的天然主人。”
     此时鬼谷子在迷茫中忽然清醒过来,眼见自己被困在一座石龙阵中,不由大骇,正欲拔腿逃奔,不料他心念刚动,体内一股宏大的热气登时勃发,身不由己,竟被升离地面,向老子李耳及老树妖这面一飘而至,他不由大惊叫道:“怎的了?这岂非送羔羊入虎口么?”
     老子李耳见鬼谷子又欲飘走,知他此时的功力已非同小可,气随心发,虽不及神仙的腾云驾雾,但日行千里,却已绝非难事,连忙伸指一勾,以“无为神指”把鬼谷子的身形定住、欣然道:“不必惊恐,谁也吃不了你这小羔羊了!”
     “老树妖”亦叹了口气,苦笑道:“娃儿,你送到我的口中,我也没胃口吃你了。”
     鬼谷子惊奇道:““你原来千方百计要算谋吃我,此时怎的突然望向而叹?”
     “老树妖”苦笑道:“物外有物,天外有天,老妖修炼干年,今日竟被大地潜龙威力感化了,你这娃儿,身为大地潜龙的发脉始祖,我还怎能吃得下你!不吃,不吃,老妖今后只以树汁为食,更肥更美的嫩肉也不吃了。”
     “老树妖”说罢,向老子李耳俯身一拜,身形一晃,顿化无数婆婆树影,摇曳而去,眨眼便失踪影。鬼谷子此时不由目瞪口呆,望着老子李耳喃喃的道:“神仙:活佛?老妖?何为大地潜龙?谁是发脉始祖?明明是一位吃人老妖,怎的又望肉而逃了?”
     老子李耳微微一笑道:“你想知道其中奥秘么?鬼娃儿!”
     鬼谷子连忙点头道:“想!想知道!”
     老子李耳呵呵一笑道:“很好,那你就随我去吧!”
     老子李耳说着,蓦地伸指向鬼谷子一勾,鬼谷子此时已身轻如燕,被老子李耳的牵引力一扯便腾空而起,紧随老子李耳向北面一座山峰飞掠而去。老子李耳牵引鬼谷子,顷刻掠上一座山峰,高陡险峻,气象万千。鬼谷子站于山巅向下眺望,但见黄河滚滚东去,嵩岳诸峰层峦叠峰,山下是东周敬王之都洛阳,高大城廓,雄伟宫殿,优美田园,富丽ジ螅淮耸蹦荷悦#拍旧校蚧Т堆蹋彻鄯浅!?鬼谷子的先父是一位读书人,因此他亦自幼饱读诗书,出口成文,此时不由朗声道:“带洛襟嵩曲枕黄,高原绵亘郁苍苍,果然不愧是周家皇帝之都。”
     老子李耳微微一笑道:“鬼娃儿为什么忽然有此感慨?”
     鬼谷子叹了口气,苦笑道:“鬼娃儿出自周朝帝都洛阳,可惜现在已成伤心地,不堪再回首了。”
     老子李耳一听,不由微笑点头,趁机微露天机道:“周家天下,此时已呈分崩离析之象,列国争雄,天下大乱,大至一国亦复如是,何况你一人之乡?”
     鬼谷子想了想,忽然醒悟道:“是啊,列国争雄,天下大乱,黎民百姓惨受禁毒,家无完瓦,道有饿浮,妖孽豺狼,磨牙吮血,其惨酷之处,更比老树妖厉害百倍。”
     老子李耳一听,欣然道:“你这娃儿,小小年纪,便知忧国。代民,济世为怀,果然是根基深厚,不愧为大地潜龙发脉始祖。”
     鬼谷子一听,心中的疑惑立刻被勾引出来,他忙道:“是啊!什么叫根基?何为大地潜龙,谁是发脉始祖?老人家不是答应告知我吗?那快说啊!”
     老子李耳欣然道:“好!你且随老子我去一处地方,你仔细揣摩,一切自会明白……”
     老子李耳说着,也不理会鬼谷子是否愿意,墓地便向他拍出一掌,鬼谷子登时便感一股如云如气的无形劲力,把他凌空提升起来,向一处地方送去,根本无法抗拒。风驰电掣之际,鬼谷子眼尖,瞥眼一瞧,便发觉自己正被送去一座岩壁古洞,洞口核刻了四个古篆字:盘龙古洞,四字在他眼前一掠而过。鬼谷子眼前一黑,心知自己已被送入洞中了。推送他的那股无形劲力,此时也慕地一沉,鬼谷子稳稳的落在地上,他举目四顾,但觉四周一片漆黑,风声呼呼怪啸,犹如置身于千年洪荒绝谷。鬼谷子自幼饱读,不但诗书甚精,天文、地理、诸子百家的学说亦已了然于胸,此时他忽然想起相传洪荒时代那庞然大物恐它,心中暗暗惊道:“这洞名叫盘龙古洞,莫非真的是史前那庞然怪物出现吗?假如是吃素的庞然怪物,也还好说,若是吃肉的家伙,我鬼谷子小个子的人,只怕连他的牙缝也填不满哩!”
     鬼谷子的心性言行端正,正当他胡思乱想之际,眼前忽地划过一道电光,眼中景物登时出现形影,鬼谷子但感自己忽然置身于茫茫虚空,远处虚悬着一座庞大的蛋形之物,呈灰黑色,在虚空中滴溜溜的急旋不已。鬼谷子又惊又奇,心道:“这蛋形巨物,倒似混饨乾坤,于茫茫空宇中飞旋,眨眼飞旋了一万八千次……仍在飞旋不已。鬼谷子心中暗道:若人处混饨乾坤中,四周黑沉沉一片,想必闷也把人闷死了。鬼谷子这般转念,忽然又一阵气恼,心道:不知是否有伟者把这混饨乾坤破开?就在此时,正当鬼谷子胡思乱想之际,只听山崩地裂的一阵轰鸣,混饨乾坤,显然爆裂,露出一条巨龙,在乾坤当中虎踞龙盘,盘龙起初尚不动,似仍在沉睡,忽然龙头霍地昂起,吐出一声慑人心魄的龙吟,混饨乾坤亦为之一阵晃摇。龙吟响过,盘龙忽地冲天而起,背负轻而清的物体,冉冉上升,渐达宙宇虚空化作了乾,脚踏重而浊的东西,沉沉下降,变成了坤,盘龙背负乾字,脚踏坤土,昂头长啸,震人心魄,气势磅储。鬼谷子直瞧得目瞪口呆,他也忘了害怕,盯着那盘龙,心中一阵由衷惊佩,但见被盘龙破开的混饨乾坤,中间宇宙虚空,尚有丝丝粘连,犹如倾盆大雨从九天落下,不由又暗道:假如能把这无数粘连之物撕破,乾坤截然而分,人处其中,那就舒服多了。鬼谷子心念刚动,盘龙似与他心意相通,巨尾忽地扬起,犹如一根庞大的乌金鞭,直向那些丝丝粘结处扫去,只听一阵镍骼金属破裂折断声响过,丝丝粘连处便被一扫而空。
     此际乾宇忽地从盘龙背上腾腾直上,眨眼已达九霄云外,乾字与坤土便截然分开了。乾坤廓清,天地遂成,上乾下坤,下地上天,混饨乾坤孕育的盘龙,完成开天辟地惊世大业,便忽然满足地伸展铺张开来,整个坤土,皆为盘龙宏踞。鬼谷子不由叹道:“坤土即盘龙,盘龙即坤土,乾坤浩浩,竟隐伏如斯秘奥……”
     鬼谷子转念感慨之际,那盘踞于坤土的巨龙,忽地腾起一片茫茫白雾,整座盘龙的身躯,在茫茫白雾中万古长存地幻化开来。只见盘龙呼出的气化作风和云,吟啸变为轰鸣的雷霆,左龙眼飞东化作太阳,右龙眼飞西变为月亮,于是天象运行,风云变幻,雷化春雨,日出于东,月升于西,乾天大道幻化于坤土之上。又见盘龙的四脚化作坤土的四极,身躯变为巍峨山脉,血脉化作浩浩江湖四海,筋脉化成通行大道,肌肉了成田上,皮毛化作花草树木,骨路化作闪光的金属、石头、珍珠、。白玉,地坤因此大成……
     鬼谷子此时惊慨干乾坤天地幻化,早已为之目夺神摇,但其中隐含的幻化之象,幻变轨迹,却已铭刻心中,鬼谷子不由手舞足蹈的仿效演练起来。他先从“混饨乾坤”练起,身如巨蛋,滴溜溜旋转不已,接而再走“盘龙乾坤”,身化龙形,顶天立地,随走“龙破乾坤”身形拔地而起,龙翔九天,再一沉而降,九霄飞电,慑人心魄,接走“龙化乾坤”,身形激变幻化,天地万物,包罗万象。仿效演练至此,鬼谷子的内外功夫,于旁人观之,已达惊世骇俗境界了,似已再无进境的可能。但就在此时,演练中的鬼谷子,眼前忽地又出现无数图象,但见晃涣砣耸椎钠嫒耍岩跹舯浠牡览恚园酥址叛莼谑欠咨素裕耐跹葜芤祝斓囟ㄎ唬追缁ゼ茫鸾蝗冢斓芈只鼗没?鬼谷子此时已达天人合一的境界,心灵绝顶聪敏,忽尔又悟出另一层更深宽恢宏的意境,竟然无穷无尽,生生不息,与天地同涛;但见他口中喃喃吟颂,身形急速幻化:乾坤轮回,乾变为买,二变为良,三变为坤,坤变为震,二变为兑,三变为乾,于是乾坤运行,万物变化,大地演衍,生生不息,无穷无尽,永无止境。
     鬼谷子浸淫此种恢宏追索境界,身心交汇,天人合一,达常人百年苦练而未至的绝顶神通,不过却因沉迷于此,已不能自我抑制,眼看鬼谷子再演练下去,虽然或可再被他悟创出更深境界,但他的心脉亦必定消耗过度,根根尽断而亡,千年难得一遇的天地奇才,必定因此夭折……
     就在此时,鬼谷子耳际忽然钻入一缕尖音,道:“九九不尽,六六无穷,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世事古难存,又何必沉迷而不休?”
     鬼谷子在沉迷中受此警语,身心不由一震,暗道:是啊,乾坤浩浩,原也永无止境,何苦苦索求,见一步走一步罢了。鬼谷子此时已达念生、动发的天人合一境界,他此念刚生,身形一晃,已化电光般射出洞口,但见洞外阳光灿烂,遍野百花盛放,已是另一种大地景象,老子李耳,却已满脸笑容,站在身前三丈远处。鬼谷子不由一阵迷茫,喃喃道:“李老前辈!我……我进洞多少时日了?”
     老子李耳大笑道:“你进洞时,正值鸿雁纷飞,此时却已百花盛放,你说多少时日了?”
     鬼谷子不禁愕然道:“这么说,老前辈啊,我岂非在洞中呆了一百八十天”?”
     老子李耳微笑道:“一百八十天目睹一万八千年乾坤幻化,你在盘龙古洞一天便等于世上百年,还不满足?还不快乐吗?”
     鬼谷子一听,略一思索,便恍然悟道:“我快乐!”
     老子李耳道:“为什么快乐?”
     鬼谷子道:“老前辈,知足便即乐也!”
     老子李耳一听,不由大笑道:“好!好!孺子可教也!”老子李耳一顿,又肃然道:“你知足什么?”
     鬼谷子见老于李耳突然脸色一沉,便不敢顽皮,正经的答道:“鬼娃儿目睹乾坤幻化,身不由己,便仿照演练起来,每一千年恰好变出一种招式,共计一十八式乾坤幻化功夫,鬼娃儿自感日后不必再怕被人吃了,这还不值得快乐知足吗?”
     老子李耳微一点头道:“很好,你的悟性奇高,果然是千年一遇的奇才,你试走这一十八式给老子我瞧瞧好么?”
     鬼谷子心中犹豫,暗道:不知走得是否错了?这老子李耳神通绝顶,万一走错了,他生气起来,重新把我送去吃人老树妖处,我岂非又须想办法溜逃?岂料正当鬼谷子这般思忖时,老子李耳已忽然微微一笑道:“鬼娃儿不必担心,你那一十八式,只须走对了一式,老子我敢担保,天地浩浩,五湖四海,再无人可以阻你去路,更不必担心什么老树妖把你吃了。”
     鬼谷子一听,不由目瞪口呆道:“老前辈……你是神仙,未卜先知?这是什么功夫?不然怎把鬼娃儿心中的秘密也瞧破了?”
     老子李耳微微一笑道:“心神露于形外,运命浮于命宫,只须入我老子之门,这种命理玄学,只是万千的其中一种。”
     鬼谷子不由羡道:“老前辈,你教给我好吗?”
     老子李耳道:“你为什么要学?”
     鬼谷子道:“世上人心险诈,好好的人也会忽然被蒸煮吃了,若能以此行走江湖,教化世人,岂不乐哉?”鬼谷子忽然老气横秋的道。老子李耳一听,却连连点头道:“很好!此乃老子李耳所望也,但一切须以你那十八式为根基,你不妨大胆练出来看看!”
     鬼谷子此时心中再无疑虑,一心只想着如何演练那十八式出来,他心意刚动,那一十八式便不可抑止的演练起来了。但见鬼谷子先走“混饨乾坤”,身形如巨卵,虚悬于空字之上,气势与天地登时浑然一体,身形于虚空中滴溜溜急旋。接而身形一沉,转入“盘龙乾坤”,身形如盘龙虎踞于天地之间,气势不怒而威,又犹如满弓待发。随一变而为“龙破乾坤”,身如盘龙,破乾坤而出,一冲九霄,其势夺人心魄。再转“龙化乾坤”,身形激变幻化,天地万物,包罗万象,令人目夺神摇,斗志全消,不攻自破,不战而屈其兵。老子李耳目中精光灼灼,他瞧至此处,不禁连连点头暗道:当世有幸入盘龙古洞的人少之又少,身入盘龙古洞,能领悟到第四式“龙化乾坤”的,更是绝无仅有,因为达至境界者,在尘世中已天下无敌矣,不料此子竟可一举达此绝顶境界。但往下却更令老子李耳惊叹,因为达第四式绝顶境界,老子李耳自己亦要花了半年光阴,但于此关口上再向前一步,却当真千难万难,但老子李耳深知,达此境界者,虽属绝顶高手,但毕竟未达超凡入圣的境界,因此老子李耳在此关口上,曾花了整整十年时光,才终于冲破“龙化乾坤”这个千古难破的关口。此时但见鬼谷子于此关口上,却仅略一停留,便即飞流直下三千尺身形急速幻化,“龙化乾坤”一转而为“乾坤轮回”,接而“乾变为卖”,再而“二变为民”,转而“三变为坤”,到此乾坤已达一个轮回,演练者心胸之宏博,已达超凡境界了。老子李耳尚未及惊叹出口,鬼谷子忽然身形一变,立从“坤变为震”,再“二变为兑”,经“三变为乾”,乾坤于是又完成了第二次轮回。至此境地,可说已达入圣辰缌耍土献永疃约阂嗷巳瓴拍茉傧蚯敖徊健?鬼谷子此时却如行云流水,竟然一气呵成,但见他乾坤二次轮回后,于是便“乾坤运行”,山地空宇,立见“万物变化,大地演衍,循环往返,生生不息,无穷无尽,永无止境!”至此,老子李耳修炼的圣地都山上清宫地域,万物皆寂,天地空蒙,一片肃穆。老子李耳不禁耸然动容道:“老子我自负见识之博,悟性之高,天下无双,岂料此子竟有过之而无不及,李某人有此传人,亦不枉修炼此生矣!”这是老子李耳的心中话,此时他是不便说出口的。鬼谷子此时把招式一收,正正经经的向老子李耳道:“老前辈,我领悟的功夫,便是这样,未知练得对否?这样的功夫便可以行走江湖了吗?”
     老子李耳一听,不由呵呵大笑道:“一万八千年乾坤演变,尽在你一十八式中幻化,你说是否可以凭此行走江湖?”
     鬼谷子刚入江湖,便碰上吃人的老树妖,因此在他心目中,老树妖的功夫是顶厉害的了,因此他忙问道:“那若与老树妖的功夫相较,老前辈,我鬼娃儿又如何了?”
     老子李耳失笑道:“老树妖若与鬼娃儿相比,你鬼娃儿是一轮明月,老树妖不过是萤火一点而已。”
     鬼谷子不由吃惊道:“那盘龙古洞幻化出来的十八式,当真如此厉害么?老前辈,那叫什么名堂?”
     老子李耳此时脸色一转凝重,肃然道:“部山盘龙古洞,乃华夏氏族的发源地,天下生灵之祖,有缘入此洞者少之又少,入此洞中而不迷乱者,更万中无一,倘能悟出一招半式者,已足以傲视天下,吉达第四式龙化乾坤,乃百年难遇的奇才,若一十八式全部领悟,则是千年难得一遇的超凡入圣之士矣,你说厉不厉害?至于其名堂,因其招式源自乾坤幻化,我老子李耳称为乾坤决,又称寻龙诀,合称寻龙乾坤诀。”
     鬼谷子至此,才明白老子李耳栽培他的一片苦心孤诣,他待他便犹胜亲父,因为亲父遗给他的只是令他受苦受难的田产,但老子李耳传给他的,却是不会被人吃掉的绝妙功夫。鬼谷子自离家出走年余,碰上的尽是稀奇古怪,不可思议的事,他心中的疑惑够多了,因此急着寻找一位可以解答一切悬疑的人,因此他想也没想,便噗的一声,双膝跪在老子李耳面前,道:“弟子拜见师傅!”
     老子李耳一听,心中早已乐得如花怒放,但却故意扳起面孔,沉声道:“你连老子我的来历出处尚不知道,便拜老子我为师?”
     鬼谷子道:“老前辈不是自称老子李耳吗?知道师傅的名姓也就够了,又何必问来历出处?”
     老子李耳微微一笑道:“好!这话就算你说得过去,但我连你的姓名也不知道,你以为我会收你为徒吗?”
     鬼谷子道:“我叫鬼谷子,鬼怪的鬼,山谷的谷,儿子的子,仅此而已,老前辈不是也知道了吗?”
     老子李耳奇道:“何谓鬼谷子?你的名字为什么如此稀奇古怪?”
     鬼谷子笑道:“我出生之地,名叫鬼谷,这岂非鬼谷子么?而且你老子的名号也不见得浅白易懂,既然彼此彼此,正好是有其师必有其徒,师傅又何必追问什么!”
     老子李耳一听,不由大笑道:“很好,鬼谷之子,潜龙发脉之祖,有其师必有其徒,不枉老子我一番心血,好,我今日就正式收你为徒。”
     鬼谷子大喜道:“徒儿鬼谷子,拜见师傅老子!”
     老子李耳大笑道:“好,老子师傅,师傅老子,偶然一句,便隐含玄机,果然是吾道中人!”他伸手扶起鬼谷子,乐得大笑。鬼谷子又道:“师傅老子,徒儿鬼谷子的来历出处,你老人家已知道了,但师傅老子的身世,能告知徒儿么?”
     老子李耳微微一笑道:“吾之出处,普天下只有你敢询问,好,老子便告诉你一人吧!”
     鬼谷子忙道:“徒儿洗耳恭听。”
     老子李耳又微微一笑,忽然仰首低吟道:“北冥有鱼,其名为鳗,鳗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栖于天池……”老子忽然要然而止。鬼谷子稍感迷惑道:“师傅老子这话是什意思?莫非乃自喻?”
     老子微微一笑道:“小鬼头悟性之高,天下无双,连老子师傅我亦自叹不如,你既已有所领悟,往下的秘密,只须稍加体会,便不难豁然而悟矣。”
     鬼谷子稍一思索,便朗声道:“北冥之鱼,化而为眼鹏,顶天垂地,与天地同传,鲤鹏历数千年,化而为人身,这人必定是师傅你,是么?”
     老子李耳大笑道:“不知亦知,知亦不知,既然如此,又何必太痴?”
     鬼谷子恍然道:“是,师傅,徒儿明白其中奥秘矣!”
     老子微笑道:“你明白什么?”
     鬼谷子道:“师傅如乘天地之正,御元气之精,逍遥以游无穷,是故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一切尽化于乾坤天地。”
     老子一听,不由亦颔首而笑,心中欣然道:此子的修为,已达超凡入圣境地,只须再稍加点拨,必可把寻龙大道发扬极致。老子这般思忖,便不再犹豫,向鬼谷子道:“徒儿,且随师傅再去一处地方。”
     老子把鬼谷子引入一座依山而筑的庙宫,但见宫内处处祥云统绕,一片迷幻玄秘。老子告诉鬼谷子,这是他的修炼之所,名叫郊山上清宫,存世已三千年矣。鬼谷子在上清宫逗留了三年时光,在这三年中,老子只吩咐鬼谷子每日演练“寻龙乾坤诀”十八式,其他则绝口不提,不教亦不问。第一年演练“寻龙乾坤诀”第一至六式,第二年演练“寻龙乾坤诀”第七至十二式,第三年演贰把傲ぞ鳌钡谑潦耸健?“寻龙乾坤诀”名堂稀奇古怪,第一年演练的是“混饨乾坤”、“盘龙乾坤”、“龙破乾坤”、“龙化乾坤”、“乾坤轮回”、“乾变为g”。第二年演练的是“二变为民”、“三变为坤”、“坤变为震”、“二变为兑”、“三变为乾”、“乾坤运行”。第三年演练的是“万物变化”、“大地演衍”、“循环往复”、“生生不息”、“无穷无尽”、“永无止境”。第一年过去,老子仅对鬼谷子说了一句话,道:“你凭此六式,已足傲视天下,独步武林。”
     第二年,老子道:“你已得乾坤诀十二式精要,当世已无敌手矣。”
     第三年的最后一日,鬼谷子进去向老子拜年,循例求老子指点。老子微笑道:“乾坤十八式你已功德完备,当世中无人达此境界,已堪称超凡入圣,你还打算再学什么?”
     鬼谷子道:“十八式全名叫寻龙乾坤诀,乾坤决不难领悟.但‘寻龙’两字是什意思?”
     老子一听,不禁欣然一笑,暗道:此子乾坤诀已大成,果然是百尺竿头的时候了,老子这般思忖,便微露端倪道:“混饨乾坤.盘龙乾坤,龙破乾坤,一转而入龙化乾坤,当其时也,乾坤万物,皆为盘龙所化,天地之间,盘龙隐伏,亦即潜龙,乾坤既皆为盘龙所化,世上一切,无论一国一君,一城一土,天下众生,莫不受潜龙主宰,包括其吉凶祸福,前途荣辱,所谓寻龙,便即寻出隐伏于天地乾坤之潜龙。”
     鬼谷子道:“寻出天地潜龙,有甚好处?”
     老子微笑道:“乾坤天地既为盘龙所化,则乾坤万物,莫不受盘龙所化潜龙龙气龙脉主宰。”
     鬼谷子耸然动容道:“然则天地气运之玄机,一国国运之兴衰,一人一物之荣辱祸福,皆由盘龙所化潜龙之龙气龙脉决定吗?”
     老子点点头道:“不错,的确如此!”
     鬼谷子又道:“潜龙龙脉、龙气,既然如此珍贵,却如何去寻觅?”
     老子道:“所谓潜龙龙脉龙气,亦即盘龙幻化乾坤之神髓也,.盖龙神乃变化之物,活泼矫健,变化莫测,忽隐忽现,忽大忽小,忽尔潜藏深渊,忽尔飞腾九霄,忽尔见首不见尾,忽尔兴云而布雨,俱在风水隐微之间,因此寻龙之术,亦即风水学说其中之一,世间善识风水者,便不难寻发潜龙之脉也。”
     鬼谷子追问道:“如何方可识风水之学?”
     老子微微一笑道:“盘龙化乾坤,才有伏素生八卦,文王演周易;八卦者,即乾、坤、震、兑、民、粪、坎、离;周易者,即仰观天文,俯察地理,中通万物,探索天宇,人生奥秘之典;精通八卦、周易者,风水学说自然精湛了然也。而乾坤诀乃包容天地乾坤万物之精纲决要,连八卦、周易亦包容其中,更何况风水寻龙之学哉?”
     鬼谷子恍然悟道:“不错,师傅,乾坤决中,不是有乾变为羿,二变为良,三变为坤,坤变为震,二变为兑,三变为乾等六式么?优素所演的八卦,不是已包容其中了么?”
     老子微笑道:“周易中之精义,有潜龙勿用,见龙在田,飞龙在天,亢龙有悔,群龙无首,龙战于野等六旬,皆阐述盘龙之奥”。”
     鬼谷子一听,大悟道:“然则寻龙乾坤诀,不但包容了八卦,更包容了周易,掌握了乾坤诀十八式,便即精通八卦、周易,那风水寻龙之学,自然便不难领悟矣!”
     老子不禁欣然一笑道:“好,你果然不愧为潜龙发脉之祖,悟性奇高,已领悟寻龙乾坤诀之精义矣!”
     鬼谷子微吃一惊道:“何谓潜龙发脉之祖?徒儿如何算是潜龙发脉之祖?”
     老子一听,心道天机演行,已到决定关键矣,老子的神色忽尔一沉,肃然道:“目下天机已有警兆,天下行将剧变,如何化戾为样,化凶为吉,化祸为福,上应天机,下顺民意,就看你如何凭寻龙乾坤诀去施为矣,乾坤潜龙,皆隐而未发,全赖你去寻觅发扬光大,这等惊天动地始举,难道还不是潜龙发脉之祖么?而且,目下你也到下山之期矣!”
     鬼谷子一听,见老子有着他下山之意,他已习惯了郊山上清静无为的“老子生活”,心中不舍,便忙道:“外面尽是人吃人的世道,徒儿不想去涉足,宁愿永远留在山上,侍奉师傅老子你。”
     老子一听,不由呵呵一笑道:“鬼谷儿何大痴也?
     师傅老子所以带你上郊山上清宫,全因你天生乃大地潜龙发脉之祖,你若留在山上,如何可成事?岂非辜负了师傅老子的一片苦心么?”
     鬼谷子道:“徒儿只想永远侍奉师傅!”
     老子肃然道:“师傅老子的根基全在‘无为’两字上,何须人侍奉,鬼谷儿要听师傅老子的话,立刻下山,去设法做你的潜龙发脉之祖,便是对师傅老子的最好报答矣。”
     鬼谷子一听,知老子之意已决,决无更改可能了,无奈叹了口气道:“徒儿今日拜别师傅老子,未知何日再可相见?”
     老子微一沉吟道:“你的前途千难万险,天降大任于斯人,必先劳其筋骨,你但记住:无藏也故有余,无为也而笑巧,坚则毁、锐则挫,常宽容于物,可达至极,一切全在无为两字,知道吗?”
     鬼谷子无奈点点头道:“徒儿谨记师傅教诲!”
     老子见鬼谷子尚有依恋之心,他虽然以“无为”作根基,修炼已久,此时心中也不由一动,便微微一笑道:“你不必依恋,你历尽艰辛,大成之日,便是与师傅老子相会之时矣,师傅也没什么赠你,你空空而来,便空空而去吧!”
     鬼谷子叹了口气,道:“是,师傅,但徒儿到底往哪儿去?”
     老子大笑道:“天地之大,海阔天空,凭你此时的本事,有何处不可去?何处不可往?呵呵!徒儿何大痴也!”
     老子话音未落,身子一晃,已失了所在。鬼谷子无奈,只好跪下,向老子的座椅叩了三个头,这才一跃而起,走出上清宫,心中迷迷茫茫的下山而去。鬼谷子走下部山一半,在崎岖险陡山路中,起初尚一步一步地走,走了一半时,心中忽然想道:此时天色已晚,若不能及早下山,寻着吃宿之处,留在荒山野岭中,岂非白白被老树妖那等怪物吃了?他这般思想,心中不由一急,他心中一急,意随心动,心动则真气勃发,身形竟升离路面,犹如大鹏展翅般的向陡峭的岩壁跃下。
     剩下的一半山路,竟不消片刻,便已飞掠而过,稳稳的落到山脚,鬼谷子此时才知道,他身负的“寻龙乾坤决”奇学,当真惊天动地,普天下无可比拟。鬼谷子心中不由稍定,暗道:“凭此功夫,遇上老树妖等吃人怪物,虽未必可以斗得赢他,但不敌而逃,想必是绰绰有余了。”
     鬼谷子心性玄幻,他想到此点,不由便乐得大笑起来。
  
 
打印本篇文章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