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死穴

时间:2004-6-20 阅读470481次
 
“回禀主上,我们找到了独孤凡儿子的尸体。”
  
   “有什么发现?”
  
   “那孩子是被人一刀刺进心脏而死的。”
  
   “怎么会这样?”
  
   “因为那孩子得了一种必死的病,如果不被杀死,只会死得更痛苦、更凄惨。”
  
   “什么病?”
  
   “麻风。”
  
   幔帐内,那个微胖的中年人击掌叹道:“我终于找到了独孤凡的死穴!”
  
   “此话怎讲?”那个师爷知趣地问道。
  
   “我也总算明白独孤凡为什么要在女人面前逃跑,”中年人自顾自地道,“他
   是怕被人揭开衣衫,怕人发现他患有麻风!我想他的病是被他儿子传染的。”
  
   古时麻风是不治之症,并被认为有极强的传染性,人不幸染上麻风之后,肌肉
   会慢慢地腐烂,手指、耳朵也会烂掉下来,最后会全身腐烂而死,所以古人对麻风
   怀有深深的恐惧,对待麻风病人通常就是两个办法,用火烧死或用石灰活埋,以防
   传染。
  
   师爷点头道:“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他为什么会进行那些不要命的决斗,他根本
   就是在找死!”
  
   中年人也点头道:“一个连亲生儿子都能下手杀了的人,难怪他的刀法会如此
   狠辣,如此之高,他的刀法已经突破胜败生死的境界,达到人刀合一、刀为魂、人
   为辅的武学最高境界,称他为‘天下第一’实不为过也!”
  
   “我看主上如此高兴,一定有什么大计划要利用他来实行?”师爷笑着问。
  
   “没错,我要利用他来进行一场豪赌。”中年人意气风发。
  
   “豪赌?”
  
   “对!我要和他的忠实拥护者、当今皇上进行一场豪赌,”
  
   师爷疑惑地捎捎头问:“难道主上看得起皇上那点钱。”
  
   “不是皇上那点家当,”中年人得意地一笑道,“是最近为嘉峪关守将楚公望
   筹措的六十万两的军饷。”
  
   师爷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没了军饷,楚公望再难守住嘉峪关,到时匈奴
   入关,放眼天下,谁能比得上主上的雄才大略,这天下兵马大元帅舍主上谁还有资
   格?到时主上退了匈奴,想在这九千岁之上再加上一千岁也不过是举手之劳。”
  
   中年人突然正色道:“这种大逆不道的话你也敢说,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是是是,我多嘴,”师爷脸上并没有自责的表情,又问,“我不明白,既然
   主上说独孤凡的刀法已经是天下第一,皇上又一如既往地赌他胜,我们怎么能打败
   他?”
  
   中年人叹息道:“如果独孤凡没有那个死穴,我最多只有五成把握,既然他有
   这个死穴,我就有了十足的把握!”
  
   高强象往常一样,正在和一双儿女玩官兵抓强盗的游戏,妻子在屋檐下洗着儿
   女们的衣服,母亲在院子里悠闲地晒着太阳,就在这时,他看见了方成。
  
   方成面无表情地对高强说:“王爷要见你,这是他给你的便条。”
  
   高强接过便条,上面只有一行字:来王爷府,杀掉向你攻击的人。
  
   这一刻,高强明白,他的好日子结束了。
  
   “早点回来,晚上我给你做你最爱吃的糖醋鲤鱼。”妻子在门边殷殷嘱咐。
  
   “爹爹,回来给我们带两串糖葫芦。”孩子们在告诉父亲他们对生活的期盼。
  
   进得王爷府,突然从门两旁、树后面刺过来三把刀、两柄剑,高强拔剑、出剑
   一气呵成,剑在身边划出一道奇异的弧线。三把刀、两把剑几乎同时掉到地上,五
   个人都捂着自己的喉咙,血从指缝间流出来,然后五人缓缓倒下。立刻,有人来把
   那五具还没完全死亡的人抬走了,又有人立刻把地上的血迹抹干净,然后刚才的一
   切都象没发生过。
  
   “好!”高强看见那个微胖的中年人从里面鼓着掌出来,并笑着说,“人说武
   当凌云子剑法天下第一,我看比起高兄弟这一剑来,那是萤火之比日月。”
  
   “九王爷过奖了。”高强连忙拱手为礼。
  
   那个九王爷突然板起脸道:“高兄弟不把我当朋友,我也不敢高攀,请就此别
   过。”
  
   高强连忙道:“刘兄,小弟知罪了。”
  
   九王爷转怒为喜,挽起高强的手道:“这才对嘛,你我兄弟相聚,一切俗礼客
   套都免了。走,我们进去好好喝一杯!”
  
   酒过三巡,九王爷突然推杯叹道:“高兄弟,我们相交有多久了?”
  
   高强微一沉吟道:“快八年了。”
  
   九王爷欲言又止。
  
   “刘兄有何为难之事?但讲无妨。”
  
   九王爷踌躇半晌,方道:“我有一十分为难之事,只有高兄弟能帮忙,但此事
   是十分凶险,是必死无疑之事,我怎么好向兄弟开口。”
  
   高强豪迈地一笑道:“刘兄待我如亲兄弟,我高强一直无以为报,古人尚知‘
   士为知己者死’,‘为朋友两肋插刀’,我高强难道还不如古人?”
  
   九王爷击桌叹道:“好兄弟!好汉子!请受本王一拜!”
  
   高强扶起九王爷道:“究竟何事?刘兄但讲无妨!”
  
   九王爷从身后的桌上端起一杯酒道:“这是一杯无药可解的毒酒,兄弟若真想
   为我办这事,就请先喝了这杯毒酒!”
  
   高强略一犹豫,接过酒一饮而尽。
  
   九王爷突然热泪盈眶,呜咽着说:“好兄弟,我有你这样的兄弟真是不枉今生!”
  
   高强只觉心中热血沸腾。
  
   九王爷拉着高强的手道:“你可知道独孤凡?”
  
   高强点头道:“听说过,好象武林中人都称他为天下第一!”
  
   “没错!”九王爷沉声道,“这杯毒酒半个月之内对你毫无影响,它只是要助
   你突破生死之念,你只有抱着必死的信念才有资格与独孤凡一战。”
  
   “你要我去打败独孤凡?”高强问。
  
   “没错!”九王爷拍着高强的肩道,“本来以你的剑法再加上现在你与他一样
   都有必死的信念,胜败也只有五五之数,但他有个死穴,所以你该有十足的把握!”
  
   “为何刘兄一定要打败独孤凡?”高强还是不明白。
  
   九王爷执着高强的手道:“今后你的母亲就是我的母亲,你的孩子就是我的孩
   子,你的妻子就是我的弟妹,我对天发誓,今后我决不会亏待他们!”
  
   九王爷略顿了顿,接着道:“我已经把身家性命全押在了你与独孤凡这一战上,
   你若输了,我从此也就莫名一文。”
  
   高强默然片晌,道:“王爷放心,我一定会尽全力打败独孤凡!”
  
 
打印本篇文章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