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天下第一

时间:2004-6-20 阅读470333次
 
方成又来到那个挂着垂幔的屋子,虽然还是放轻脚步、屏住呼吸,但感觉已与
   以前有些不同,到底有何不同,方成自己也说不上来。
  
   令方成吃惊的是,这屋里还有两个人,这在以前是从未有过的事。更让方成吃
   惊的是,其中一个他竟见过,是那个曾经给独孤凡留伞和差点让独孤凡留宿的姑娘。
  
   幔帐内那声音还是那么沉缓威严:“是自己人,你不必理会,继续汇报。”
  
   “当时属下已经解开了独孤凡的衣衫,可他却象疯了一样跑了。”那个姑娘已
   没有任何一点风尘之色,说话也象一个大家闺秀。
  
   “哦?”那个声音有些意外,“他会不会有什么病?”
  
   “没有,他那下面跟别的男人一样正常。”那姑娘一本正经地回答道。
  
   “好了,你可以出去了。”
  
   那姑娘退着出去了。
  
   屋里另外一个人对着幔帐拱手道:“属下仔细查了关于独孤凡的一切,发现一
   件怪事,就是关于独孤凡的儿子的病,有两个大夫为那孩子看过病,但不久后都死
   于非命,我们向邻里打听,没人知道那孩子得的什么病。”
  
   “你有没有找到那孩子的尸首,从那上面能不能看出来?”
  
   “属下还没去找。”
  
   “笨蛋,还不快去办。”
  
   当屋里只剩下方成的时候,那声音叹了一口气道:“还是你办事我最放心,西
   域之行有什么收获?”
  
   方成想了想道:“独孤凡杀孟飞是因为孟飞没有尽力替他妻子报仇。”方成对
   自己如此不实和简短的汇报都感到意外。
  
   “完了?”
  
   “完了。”
  
   “不该是这样简单,”那声音有些不悦,“自从独孤凡杀了狂刀回来之后,再
   没向任何人挑战,你看是为什么?”
  
   “我想他一定认为自己已经够出名了。”方成模棱两可地回答道。
  
   “他不向人挑战,别人也不敢向他挑战,好不容易有了的这棵摇钱树就这么不
   结果了?”那声音非常惋惜地道。
  
   幔帐里突然响起那个师爷的声音:“主上,我道有个办法。”
  
   “讲!”
  
   “我们何不送他一个‘天下第一’的称号?”
  
   片刻的沉默之后,传来击掌赞叹的声音:“高!实在是高!文无第一,武无第
   二,总有不服气的学武人会找他决斗,这棵摇钱树又活了!方成,这事你尽快去办,
   遍传武林,称独孤凡为当今武林天下第一!”
  
   方成正要退出,那个声音又道:“要暗中保护好他,不能让他死在仇家或刺客
   手里!”
  
   不到一个月,整个江湖都在谈论着一件事,武林终于出了一个新的天下第一,
   那就是以前默默无闻的独孤凡!
  
   于是,向独孤凡挑战的人络绎不绝,他的每一战都轰动了武林,甚至轰动了朝
   廷,不仅不少朝廷大员参与下注赌博,就连年轻的皇上也常常小赌一把,皇上是独
   孤凡的忠实拥蹩,随着独孤凡的每一次胜利,皇上也在赌场上无往不胜。当武当掌
   门凌云子也忍不住向独孤凡挑战时,这场武林和天下的豪赌达到了它的顶峰。
  
   凌云子,七岁学剑,十三岁既名动天下,二十一岁后就再无败绩,隐然为当世
   剑法第一。当两人对决华山之巅时,这一战被誉为是继当年西门吹雪与叶孤城对决
   紫禁之巅那一战之后武林最为轰动的一战!这一战八成以上的人都看好凌云子,对
   刀法剑法一窍不通的皇上却一如既往地看好独孤凡。
  
   决战的时候有数千武林人围观,当凌云子出剑时,人群欢声雷动,因为他们看
   到了一生中所能看到的最好的剑法。但当独孤凡出刀时,全场立刻鸦雀无声,因为
   没人想到断了一臂的独孤凡的刀法是那样的狠辣凶残,完全超越了人所能想象的极
   限,他的刀法已经不是人所能学的了,因为要使出这样的刀法首先要有必死的决心。
  
   凌云子倒下了,倒下时大叫了:你根本就不是人!
  
   从那以后没人再向独孤凡挑战,人们接受了这样一个现实,独孤凡就是当今武
   林天下第一!
  
 
打印本篇文章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