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狂刀之约

时间:2004-6-20 阅读470145次
 
泰山之巅,有一个不大的平坝,当然这里还不是泰山的最高处,不过离最高的
   玉皇顶也就一步之遥,所以武林人一说决战泰山之巅就是指这里。
  
   独孤凡登上这里的时候,天还没亮,正好可以看到八月十五的日出。独孤凡突
   然觉得有点滑稽,八月十五的月亮人人都赏过,八月十五的日出恐怕没人仔细看过
   吧?
  
   一个象鸡蛋黄的太阳从东边的云海中一点点地拱出来,渐渐把山腰的云霞染成
   金亮血红的颜色。独孤凡突然觉得失望,以前一直听人说泰山上的日出是如何美丽
   壮观,如今一看不过是又一个美丽的谎言。
  
   天完全大亮,山上的人也多起来,独孤凡决战南宫啸天的消息已传遍武林,没
   人愿错过这难得一见的武林盛事,早早来到山上占个好位子,然后盼着时间快点过
   去,决战的时候早点到来。
  
   独孤凡慢慢咀嚼着带来的最后一个馒头,天快黑下来,南宫啸天还没有来,独
   孤凡一点也不着急,他知道南宫啸天一定会来。南宫世家的荣誉、他自己的名望都
   使他不能不来,他丢不起那个人!
  
   独孤凡突然又觉得很无聊,胜又如何?败又如何?当初默默无闻的时候总想扬
   名天下,如今也算名满天下了,才发现不过就象泰山上的日出,和其它地方的日出
   也没什么不同!
  
   南宫啸天终于来了,坐着轿子来的,他决不会把力气花在爬山上。
  
   月亮高高地升起来,照得山顶如同白昼,对面的南宫啸天的每一根胡子都看得
   清清楚楚,独孤凡心中渐渐无欲无求,无胜无败。
  
   南宫啸天的剑终于出手了。这天下第一大武林世家的剑法果然不同凡响,沉稳
   狠辣,中正悠绵,充满大家风范。
  
   “当当当当……”二人刀剑相碰发出连串碰响,溅起无数火星,独孤凡在退,
   边退边在抵挡南宫啸天一剑快似一剑的进攻。
  
   观战的人们大为意外,独孤凡那彪悍顽强、只攻不守的刀法哪里去了?照此下
   去,独孤凡多半要输。
  
   独孤凡此刻心里只有一种酣畅淋漓、旷阔豁达之感,学刀三十年,只有此刻才
   觉得刀就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不,是自己成了刀的一部分,心已经溶入刀中,不
   再是以手使刀,而是以心御刀。心中不再有胜败之念,更不做生死之想。
  
   南宫啸天只觉得独孤凡的刀象成了活物一般,总能出现在它该出现的地方,挡
   住了自己一剑快似一剑的进攻,七十二招快剑堪堪要使完,那刀还一招未攻。
  
   就在南宫啸天七十二招快剑堪堪使完,新的剑法还没启动时,那刀突然攻出了
   一招。
  
   二人错身而过,都突然停止了动作,背对而立。
  
   就在众人不明所以的时候,只听南宫啸天叹息道:“我能死在这样的刀法之下
   也算不冤。”
  
   说完慢慢倒了下去。人们借着月光突然发现,南宫啸天的脖子有血直射出来,
   象喷泉喷得老高。原来他颈侧的血管已被割断。
  
   独孤凡没有胜利后的欢愉,只觉得空虚,这就胜了?胜了又如何?
  
   就在这时,看客中有一人越众而出,施施然来到独孤凡面前拱手道:“独孤先
   生,家主人有一封信要交给先生。”
  
   独孤凡默然接过信,借着月光,只见上面写道:“独孤先生台鉴:欣闻先生力
   杀风云霹雳刀,隐然为中原刀法第一,余见猎心喜,万望先生不远千里,与余会于
   关外大草原,余将不胜欣喜!”
  
   最后落款为:狂刀额布兹仁。
  
   独孤凡突然觉得很无聊,又是一封挑战书,并且还来自千里之外。独孤凡收起
   信,萧索地对来人道:“回复你家主人,我会尽快去关外会会他。”
  
   独孤凡醉了,醉倒在路边一个小酒摊,象这样的小酒摊白天是根本看不到,只
   有到了晚上才象个暗娼羞答答地窜到街上来。
  
   独孤凡是二更后才从住宿的客栈后门偷偷地溜出来,连夜赶了一个多更次的路,
   终于来到另一个小镇。身后没有了一大帮跟屁虫,心里一下愉快了许多。
  
   邻桌有几个小地痞在用股子赌着钱,股子掉到碗中的“叮当”声引起了独孤凡
   的注意,这小小的股子竟有这么大的魔力,天下有多少人为它倾家当产甚至送命。
   独孤凡突然涌起一阵冲动,摇摇晃晃地走过去,打着酒嗝道:“我也来赌两把!”
  
   几个地痞对望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这样的意思:肥羊!还是一只醉了的
   肥羊!
  
   赌桌上四海之内皆兄弟(当然是在你还有钱的时候),所以大家把最好的位子
   让给了独孤凡。
  
   几把下来,独孤凡本就不多的银子便输了个精光,独孤凡虽然对赌一窍不通,
   但并不是傻子,虽然醉了,却还没有糊涂。所以一把抓住领头一个道:“你们在出
   千!”
  
   “妈的!你敢说老子们出千?活得不耐烦了?”
  
   “老子们出千你抓住了?”
  
   “扁他!”
  
   ……
  
   众地痞都不是善类,抡起拳头对独孤凡就是一顿好揍。独孤凡突然觉得很痛快,
   好象又回到少年时和街头流氓斗殴的情形,如今已没有人敢这么肆无忌惮地揍他了。
  
   一个流氓发现了独孤凡的刀,一把扯下来就扔进潲桶里,并大骂道:“你他妈
   也敢学天下第一刀的独孤凡在腰里别把独孤刀,老子一看见有人学独孤大侠的样子
   在腰里别把短刀老子就有气!”
  
   地痞们终于揍够了,扬长而去。独孤凡躺在地上直想哈哈大笑,想不到自己在
   小地痞眼中竟成了天下第一刀的“大侠”!就连自己那把平常的短刀也有了个特别
   的名字————独孤刀!要是小地痞们知道倒在他们拳下的就是他们心目中的偶像
   ————独孤大侠,只怕连他们的眼珠都要掉出来!
  
   天开始下起雨来,淋在脸上真让人痛快,独孤凡正在享受雨的温柔的时候,偏
   偏一把伞不知趣地挡在了上面,然后拿伞的人蹲下来,那是一个不算漂亮但很肉感
   的姑娘,只看其打扮就能猜到她的职业。她用怜悯的目光看了看独孤凡,然后把伞
   放到地上,伞刚好遮住独孤凡的脸,再后她扔下几枚铜板,留下伞冒雨而去。
  
   又快天黑了,在街上踯躅了一整天的独孤凡只觉得饥肠咕噜,开始后悔没有捡
   起那个留伞的姑娘扔下的铜板。原来自己以前并不算太惨,现在才是惨到家了。
  
   这条街是个自由市场,买卖的只有一种商品————人,女人!独孤凡不知怎
   么就漫无目的地逛到了这里。
  
   “你个臭婊子,干你们这行还要挑三拣四,欠揍!”
  
   一个粗壮丑陋的男人正在揍一个可怜的女人,看那样很可能要把那女人揍死。
  
   心情恶劣的独孤凡突然觉得那男人怎么看怎么不顺眼,走过去对准他的下颚就
   是一拳,那男人直飞出去,估计没一个月不能开口骂人。
  
   “是你?”独孤凡有些意外,被揍的女人竟是昨晚留伞的姑娘!
  
   “谢谢你!”姑娘毫不在意地说,似乎没有认出独孤凡,“送我回家好吗?”
  
   独孤凡跟着那姑娘来到她那简陋的“家”,从没有来过这种地方的他显得有些
   手足无措。
  
   “你要没别的地方去今晚就住这儿吧,我不收钱。”那姑娘一进屋便脱下外套,
   很自然地说。
  
   见独孤凡露出愕然的表情,那姑娘笑着说:“你别误会,我不是喜欢你,象我
   这样的人是不会喜欢任何男人的。以前我被人打过很多次,还从来没人帮过我,所
   以我要谢谢你。除了这个我也没什么好谢你的了。”
  
   见独孤凡还是呆若木鸡,那姑娘很自然地走上前,搂住独孤凡的腰笑道:“你
   不会告诉我你没见过女人吧?”
  
   那仅隔着一层亵衣的丰乳轻顶在独孤凡怀里,象一对软软的圆球。独孤凡只觉
   有一团火从小腹下升起,象要把自己整个人点燃。
  
   独孤凡突然一把扯下她的亵衣,一把把她那肥白的乳房狠狠抓在手里。
  
   “喂!别那么猴急!”那姑娘边咯咯笑着边解着独孤凡的外衣。
  
   独孤凡的外衣被解开,姑娘的手象条蛇悄悄溜了进来,冰凉的手碰到独孤凡的
   皮肤象烙铁烙得独孤凡差点跳起来。
  
   “滚!滚!给我滚!”独孤凡一把推开姑娘,慌乱地裹紧衣服,神情就象一个
   怕别人看见怀中春色的淑女。
  
   姑娘莫名其妙地看着独孤凡,就象看见一只不吃腥的猫。
  
   独孤凡边整着衣衫边慌乱地退了出去。
  
   来到大街上,独孤凡突然发足狂奔,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嗷叫,手中的刀毫无目
   的地乱挥,象要砍翻黑暗中看不见的敌人。此刻,独孤凡心中充满暴戾之气,只想
   找个人大卸八块!
  
   狂刀!独孤凡心中突然跳出那个名字,算你倒霉,我要你死!死!!!
  
   独孤凡觉得生命中又有了新的目标,大踏步向西而去。
  
 
打印本篇文章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