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新的挑战

时间:2004-6-20 阅读470343次
 
三家镇是个小镇,因为最初只有三户人家,所以叫三家镇,当然现在远不止三
   户人家了,但三家镇的名字还是沿用下来。
  
   这个偏僻的小镇这天一下子热闹起来,镇上突然来了一大帮拿刀拿剑的江湖人,
   准确地说是一个江湖人和一大帮江湖人,因为那个江湖人跟其他人决没有一句话、
   一个手势或任何其它交往。其他人也离他远远的,决不到离他身体七尺以内。
  
   独孤凡漫无目的地来到这个小镇,距与风云霹雳决斗的日子已经三个月,这三
   个月来,独孤凡边四处游荡边养伤,现在伤已好得差不多了,期间也有不少江湖人
   向他挑战,以年轻人居多,但都没有一个再能伤到他。
  
   江湖上总有那么些人,他们对江湖上的打斗、血腥、搏命充满浓厚的兴趣,但
   他们自己从不参与,他们只欣赏,虽然他们也拿刀佩剑,但他们不算武林中人,他
   们只是看客。江湖上还有另一些人,大多是初入江湖的少年,他们没有明显的是非
   观念,他们只崇拜武力,只崇拜英雄。象独孤凡那样能杀了名震天下的风云霹雳,
   敢与整个武林为敌的人,在他们眼里便是英雄。
  
   这两种人便组成了跟在独孤凡后面的那一大群江湖人。如今江湖上的热闹,没
   有比跟在独孤凡后面看到的更多了,独孤凡每杀一个人,便树下几十几百个仇家,
   总有不怕死的会来找独孤凡报仇,如果是公平决斗,大家就会高高兴兴地欣赏,年
   轻人还会为独孤凡加油喝彩。如果想以多欺少,大家也会发挥舆论的作用,为独孤
   凡主持“公道”。如今江湖上的热闹已经不多,好不容易出了个独孤凡,应该让他
   活的久一点,再久一点。
  
   独孤凡坐在镇里唯一的酒店,慢慢喝着杯里的老酒,他很奇怪自己的酒量,原
   来喝二两就有点微醉,如今半斤下肚还没有一点酒意,是不是人杀得越多酒量也就
   越好了。
  
   一骑雪白的健马驮着一个雪白的人来到酒店外,骑者下马、进店,径直来到独
   孤凡面前,手握剑柄,傲然对独孤凡道:“拔出你的刀!”
  
   独孤凡看了来人一眼,年轻英俊、佻脱不群,一望而知是个世家公子,不由心
   生厌恶,冷冷地道:“你不配。”说完便自顾饮酒,不再看年轻人一眼。
  
   “放肆!”年轻人长这么大还从没有被人如此轻视过,大怒拔剑,一剑便直刺
   独孤凡那目中无人的眼睛。
  
   独孤凡突然觉得无聊和疲倦,也许就这样一下字彻底解脱多好。
  
   年轻人的剑眼看就要刺上独孤凡的眼睛,却突然朝上变向,掠过了独孤凡的头
   顶。
  
   一缕头发缓缓从独孤凡头上飘下来。
  
   独孤凡抬起头,望着年轻人淡淡地问:“这是南宫世家的剑法?”
  
   年轻人望着独孤凡平静的眼睛,心里突然生出莫名的恐惧,因为方才那一剑若
   不是自己临时决定变招,早已从这只平静的眼睛里刺了进去,而这个刚从鬼门关上
   转了一圈回来的人,居然有兴趣谈论他的剑法,如此漠视自己生命的人,年轻人一
   生中从未见过。
  
   年轻人清清嗓子,非常客气地回答:“不错,正是南宫家的剑法,在下南宫剑。”
  
   “南宫啸天是你什么人?”
  
   “正是家严。”
  
   “听说南宫啸天的剑法可以排入当世剑法前三名,可有此事?”独孤凡的话音
   里有了一些兴趣。
  
   年轻人挺挺胸骄傲地道:“那是江湖朋友对家父的抬爱。”
  
   “好!”独孤凡说着慢慢站起来,手握上了刀柄道,“我要你给南宫啸天带个
   口信,就说八月十五,我在泰山之巅向他挑战!”
  
   “家父不会去的。”
  
   “有你带口信,他一定会去。”独孤凡说着不怀好意地上下打量着南宫剑。
  
   南宫剑突然觉得自己象一只被狮子打量的羊羔,在这双眼睛的打量下,一切反
   抗似乎都是徒劳。
  
   独孤凡的眼光扫过南宫剑的头,扫过南宫剑的手,象一个屠夫在打量待宰的牛
   羊。最后停留在他的一只耳朵上,南宫剑只觉那只耳朵不由自主地跳了一跳,似乎
   已知道它的命运。
  
   南宫剑只觉手足冰凉,一动不敢动,他突然明白对面那个人确定的目标无论付
   出什么代价都一定要达到!此刻,南宫剑只有后悔,深深的后悔,后悔自己那一剑
   为什么要变招!
  
   一股热流突然从南宫剑胯下不由自主地涌出来,空气中立刻弥漫着一股骚臭的
   味道。
  
   独孤凡的刀终于出手了,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掠过南宫剑的左耳,南宫剑只
   觉左耳一凉,然后就是热辣辣的血顺着脸颊流进脖子。
  
   “快回去告诉你爹我的口信。”说完独孤凡又回到座位上,端起酒杯,再不看
   南宫剑一眼。
  
   南宫剑如蒙大赦,立刻退出酒店,一言不发,上马绝尘而去。
  
   还是那个房间,还是有渺渺的香烟,方成象往常一样,屏住呼吸,垂手静静立
   在那里。
  
   “听说风云霹雳都死在独孤凡手里?”
  
   “是。”方成恭敬地答道。
  
   “莫非他的刀法有了突飞猛进的进步?”
  
   “刀法也许有进步,但给人印象更深的是他那悍不畏死的作风。”
  
   “你有没有关于他的详细资料,一个人从默默无闻到如今名满天下,一定有很
   特别的原因!”
  
   “我们已调查了关于他的一切,并整理出一份详细资料,都在这里。”说着方
   成从怀中取出一个卷宗。
  
   鹅黄的垂幔被揭开,一个师爷模样的人走了出来,接过卷宗,又默默地退了回
   去。
  
   垂幔内传来翻阅卷宗的声音。
  
   “这份资料还是太简单,根本不能解释他现在的情况。”
  
   “是!我们会尽快去查。”方成赶紧答道。
  
   “他现在在哪里?”
  
   “他最近在一个叫三家镇的地方出现,并削了南宫剑的一只耳朵向南宫啸天挑
   战。”
  
   “他向南宫啸天挑战?”垂幔内的声音有些意外。
  
   “是!”
  
   “精彩!江湖中多久没有过如此精彩的事了?我突然闻到了银子的味道!”
  
   方成立刻心领神会,点头道:“我会马上去安排。”
  
   垂幔内传来喝茶的声音,方成知道这表示谈话已经结束,便悄悄退了出去。
  
   垂幔内,一个略显富态的中年人把卷宗递给师爷道:“从这个资料你能看出什
   么来?”
  
   师爷接过资料,只见上面写着:独孤凡,男,三十七岁,家世贫寒,武功家传,
   醉心刀法,但一直未有大成。
  
   父独孤豪,与孟飞之父孟天南生死之交,二十五年前为救落入仇家之手的孟天
   南,独闯敌巢,血战致死,终救出孟天南。
  
   独孤凡和寡母靠孟天南接济,衣食无忧,与孟天南之子孟飞是总角之交。二人
   出道后一起做过不少行侠仗义之事,最有名的就是闯天狼寨,杀七天狼中的五狼,
   夺回中原镖局被劫的百万两镖银。
  
   十年前,寡母病亡,三年前妻子被仇家寻仇杀死,遗下一子六岁,前不久病故。
  
   三个半月前,杀孟飞和其子孟彪,三个月前,杀为孟飞报仇的风云霹雳。
  
   ……
  
   七天前,削南宫剑耳朵向南宫啸天挑战。
  
   师爷从卷宗上抬起头,道:“这中间其实有不少不同寻常之处,一是孟家为中
   原有名豪门,却与家世贫寒的独孤家两代至交,这本身就不寻常。二是独孤凡妻子
   被杀,仇家是谁?仇报没有?三是独孤凡儿子病故,什么病?”
  
   中年人点点头道:“是啊,疑点太多。”
  
   师爷合上卷宗道:“这些疑点只靠方成只怕查不出来,主上若不想利用独孤凡
   作点文章,这些事便大可不必理会,如果想在这事上有点作为,这些疑点便一定要
   查清。”
  
   中年人叹息道:“这些疑点我太想知道了!”
  
 
打印本篇文章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