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风云霹雳

时间:2004-6-20 阅读470379次
 
悦来客栈是个即小又低级的客栈,平时除了几个赶车的朋友就没什么人来住,
   楼下的小酒馆一般也就几个苦哈哈来喝点寡酒,生意实在清淡。不过自从一个佝偻
   着腰、袖着手、面色苍白瘦削、腰里插着一把短而窄的刀的江湖人住进来后,生意
   立刻好了起来,陆续住进不少拿刀拿剑的江湖人,最近更是把客栈全住满了。
  
   引起伙计注意的是,这个孤僻的江湖人除了吃饭从不出房间,吃饭时也很简单,
   两个馒头、两个小菜,偶尔还加上二两酒,酒一下肚,苍白的脸上立刻泛起骇人的
   红晕,人也带点熏熏的醉意。不象别的江湖人,大碗喝酒,大块吃肉,身边总有很
   多称兄道弟的朋友。就这点来说,他根本不象江湖人。
  
   这天,独孤凡象往常一样,独占靠窗的一桌,还是两个馒头,两个小菜,二两
   老酒,在这每桌都坐得满满的店内显得有些突兀,小二几次都想安排别人与他同桌,
   可人人都象在回避着他,小二也就无话可说了。
  
   独孤凡知道,孟飞的那些门客没人来替孟飞报仇,并不完全因为怕死,他们是
   在等一个人,一个一定会、也完全有能力为孟飞报仇的人!
  
   两匹健马的蹄声,象一阵滚滚的奔雷,直到客栈的门口才停下来,两名骑者,
   一个身披玄色披风,身型彪悍,一个灰衣灰裤,温文而雅,先后甩蹬下马,一前一
   后来到店中。店里的人都不由自主地站起来,却没一个向二人招呼。站起来是表示
   尊重,不敢招呼是知道自己不配。
  
   那个玄色披风的彪悍汉子直接来到独孤凡面前,瞪着独孤凡道:“我叫雷刚,
   我师哥可是死在你手里?”
  
   江湖中人一般都有个很响亮的外号,但大多数还是让人记不住,而有的人就凭
   他那简单的名字,别人却永远忘不了,雷刚无疑就是其中一个。
  
   北风云,南霹雳,西域狂刀不是人。任何一个江湖人都知道这句话,说的就是
   江湖上最著名的三把刀,而其中的南霹雳,就是霹雳刀雷刚。
  
   独孤凡点点头,心里莫名其妙地一阵兴奋,这要在以前,这二人决不会正眼看
   自己一眼。
  
   见独孤凡点了头,雷刚不再说什么,慢慢解下披风,仔细地挂在墙上,然后拔
   出背上的那把二尺多长,巴掌阔的刀————霹雳刀!
  
   立刻,众人自动让出一大块空地,并随手搬开了桌椅。
  
   独孤凡也拔出了刀。
  
   雷刚盯着独孤凡的眼睛,希望从中看到象以往倒在自己刀下的对手那样的眼神,
   但他失望了,独孤凡眼里没有一个正常人该有的恐惧、戒备、慎重之色,有的是一
   种没来由的兴奋和狂热。
  
   二人对恃了盏茶工夫,雷刚的精气神都达到了颠峰,终于大吼一声:“看刀!”
   一刀直劈独孤凡头顶,刀势有一去不回的气概。
  
   围观的众人都暗叹,这一刀自己是绝对挡不了!只有和雷刚同来的灰衣人看出,
   雷刚这刀还未尽全力,他还留有后劲以备这一刀后的至少七个变化,而这一刀只不
   过是要逼对手出刀招架。
  
   独孤凡出刀了,不是招架,而是直刺雷刚心脏!
  
   雷刚突然觉得以后的变化都毫无用处,如果不立刻后退,那就只有一个结果—
   ———同归于尽!
  
   任何人到了此时都只有一个选择————退,所以雷刚退,再退,但他来不及
   想起这是一个不大的屋子,他一下就退到墙角,退无可退。
  
   雷刚突然刀一竖,让独孤凡自己撞到刀上来,正是攻敌之必救的妙招,没想到
   独孤凡根本不救,只本能地一偏头,躲过头顶要害,和身扑入了雷刚怀中!
  
   独孤凡把自己的耳朵送到雷刚的刀口上,把左肩撞在霹雳刀上,换来自己的刀
   刺入雷刚心脏。
  
   雷刚凝视着离自己眼睛不到一寸的独孤凡,怎么也不相信自己会死在一个无论
   武功刀法都不如自己的对手手里。
  
   众人默默地看着独孤凡忍着痛给自己失去耳朵的左脸撒上金创药,把左肩扎紧
   止血,豆大的汗珠顺着蜡黄苍白的脸流下来,却自始自终一声不哼。独孤凡包扎好
   伤口,把自己桌上剩下的半壶酒一饮而尽,然后摇摇晃晃地走到和雷刚同来的灰衣
   人面前,盯着他问:“风云刀沈天山?”
  
   灰衣人机械地点了点头。
  
   “好!我现在向你挑战!”独孤凡一字字地道。
  
   风云刀沈天山摇摇头道:“你有伤,我不想占你便宜。”
  
   独孤凡毫不识趣地道:“我不在乎,你朋友雷刚已死,你就不想马上替他报仇?”
  
   沈天山突然觉得很冤枉,雷刚跟他根本就没什么交情,这次无意中碰上跟他一
   起来,只不过是想观摩一下他的刀法。当然这种话只能想一想,怎么能当着这么多
   人示弱似地说出来。
  
   沈天山实在不明白独孤凡,在侥幸杀了雷刚、身负重伤之后为何还敢向他挑战,
   稍有点头脑的人都会先躲起来,天大的仇怨也要等养好伤再说,况且自己跟独孤凡
   还毫无仇怨。
  
   沈天山迎上独孤凡的目光,突然从心底冒起一阵寒意,那是一双什么样的眼睛
   啊?陡然使他想起了自己曾经面对的一只疯狗,疯狂、残忍而毫无畏惧,当年就是
   在这种目光注视下,尽管凭他的武功可以毫不费力地斩下那疯狗的头,他还是做了
   一件平生最丢脸的事,扔下刀转身就跑!
  
   今天不再是当年,如今的他也不再是那个初出茅庐、默默无闻的少年,他的名
   气、他的江湖地位不允许他退缩,他得为他的名气而战,即便面对一条根本不值得
   杀的疯狗!
  
   沈天山慢慢来到大街上,他不想犯雷刚那样的错误,在宽阔的大街上,即便独
   孤凡想拼命,他也可以从容躲避。
  
   独孤凡出刀了,他已等不下去,他的血还在流,他的体力正一点点散去,他得
   拼在体力完全耗尽之前结束战斗,不然就是身上的伤都可以要了他的命。
  
   沈天山也看到了独孤凡衣衫里渗出的鲜血,所以他不急,只是一味地后退躲闪,
   虽然他有好多次机会可以一刀要了独孤凡的命,但不知独孤凡还有什么拼命的招数,
   为杀一条疯狗而被它咬一口,不值!所以他只一味后退防守,一招不攻。
  
   围观的人群中渐渐有小声的议论传入沈天山耳中:“这便是名震天下的风云刀
   法么?”
  
   “我看叫逃跑刀法还差不多。”
  
   ……
  
   人群中响起阵阵嘘声。
  
   沈天山充耳不闻,毕竟比起性命来,名声又算得了什么。只要能拖死独孤凡,
   人们记得的只有最后的胜利者。
  
   战局似乎已定,沈天山根本就不让独孤凡近身,仗着灵便的步伐饶着圈游斗,
   而受伤的独孤凡无论如何也追不上沈天山的步伐,左肩的伤口渗出的鲜血已把他半
   边身子染红,看来他已支持不了多久。
  
   突然,独孤凡猛地掷出了手里的刀,当胸向沈天山掷过去,这是任何刀法中都
   没有的一招,这是不留后路的一招。
  
   沈天山本能地往后一仰,刀往上一撩,虽然磕飞了独孤凡的刀,但胸前空门洞
   开,步伐也缓了一缓。
  
   独孤凡终于冲到沈天山身前,右拳狠狠地击在他毫无防备的小腹,左拳击在他
   右肋下,当场击得沈天山惨叫一声,刀也拿不稳,甩到一边去了。
  
   独孤凡没有停手,双手一下扼住了沈天山的脖子,把他扑倒在地,全身的劲力
   全都灌注到双手。
  
   沈天山拼命挣扎,象一只刚放完血的鸭子拼命扑腾,但不管他如何想掰开独孤
   凡的手,如何拼命击打独孤凡的两肋,独孤凡的双手都象铁箍一样丝毫不松。
  
   沈天山终于软下来,人们突然在血腥气中闻到一股屎尿的臭味,沈天山终于死
   了!
  
   人群中有人开始干呕起来,他们看到的不是一场武林高手的较量,而是动物间
   凶残的争斗,就算他们成天与流血和死亡相伴,也从来没有见过象独孤凡那样凶悍
   残忍的人。
  
   独孤凡呕着血爬起来,眼里没有胜利后的喜悦,只有说不出的落寞和空虚,他
   摇摇晃晃地拣起自己的刀,慢慢向远方而去。
  
   人群不由自主地散得远远的,自始自终都没有一个人敢跟上去。
  
 
打印本篇文章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