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步螳螂拳第二代传人——卫笑堂

八步螳螂拳第二代传人——卫笑堂

时间:2008-10-15 阅读872520次
 
卫笑堂原名卫延恫,字梓生,清光绪廿八年(民国前十年,西一九一九O一年)七月廿三日出生于山东省栖霞县六区荆山乡东杏山村,于民国七十三年三月二日因心力衰竭而逝世。卫老师小时曾经学习过地趟拳,有些介绍卫老师的文章说他小时候练的是家传的摔手螳螂拳,但是据查访多位跟随卫老师习拳多年的弟子,都只有听卫老师说曾学过地趟拳,而未曾听说学过摔手螳螂。因此,这个说法最早不知从何而来,或许是传闻有所讹误。(事实上,这个错误的说法可见于高文正先生所着的螳螂拳术书中)卫老师的父亲在他十六岁时,延请了螳螂拳名家冯环义老师来家中教授其八步螳螂拳,四年苦练,尽得其页传。此后,卫老师数度应聘至各地教拳,二十九岁应山东旅沪体育会之聘于上海法租界教授八步螳螂拳时,结交了精武体育会的太极拳教师吴监泉先生,并向其学习吴氏太极拳。
  
   民国三十七年,卫笑堂先赴韩国,再于三十九年冬来台,以开山东饺子馆为业。闲暇之余,常常到植物园练练拳。后来,有几位也常到植物园运动的人,因为佩服卫老师的功夫,而恳求卫笑堂收他们作徒弟,教他们练功夫。从此,卫笑堂就在植物园教起拳来,学生也日渐增多。卫笑堂亦曾先后应台湾大学、东南工专、致理商专等校国术社之聘,前往任教。且于民国五十六年起,陆续出版了“实用膛螂拳”、“实用膛螂拳续集”、“实用膛螂拳秘岌”等三本书。前一本交由华联出版社印行,后两者则由卫老师自己出资印行:以提供学生及后学者参考,并为传统武术保存了弥足珍贵的资料。
  
   卫笑堂教拳极重视实用,他第一次到台大教拳时,就对台大的学生说:“各位同学,你们来跟我学拳,就是用来打架用的,如果只是要健身,那 你们大可不必跟我学,可以去学体操、瑜伽!而且练功夫就要给练好,因为在外面人家要打你,如果你不会功夫,打你几下就算了:如果你练过功夫,人家会说那人会两下子,要抄家伙去打。”卫老师并非鼓励学生逞强斗狠,而是要在一开始就灌输给学生一个练国术时极重要的概念:技击才是武术的本质和目的。因为国术的每个动作和式子都是为了技击的功能而创造发明的,先辈们不曾往拳套中加入无意义或没有用处的动作,所以唯有掌握到每个招势的技击意涵,才能把这个招势练到最正确。因此,在学习国术之初就建立正确的武术概念,并且掌握到武术的本质,才能将国术练得正确而且事半功倍。所以,卫老师在二十岁到八十三岁约六十三个教拳生涯里,没有一次不是亲自示范动作,以求学生看得明白、学得正确的。俗谚说:“贤师莫若访友妙”,他自己更是有无数访友切磋武技及实战的经验。
  
   根据曾跟卫笑堂学拳的学生张光宏的回忆:卫老师是个不太多话的人,但是对学生却从不摆架子,而且极尽心力的教导每一位学生,传授武术。张光宏家就住在植物园附近,每天早上六点多到植物园时,卫老师都已经在那儿活动了。有一天,他心血来潮起了个大早,五点五十分就到了植物园,结果都还没有人来,过了一会儿,卫老师就来了。隔天,他仍然五点五十分前往,却发现卫老师早已在那儿等他了。次日,他起得更早,五点半就到了植物园,卫老师仍然比他更早到。卫老师就是以这种认真的态度,身体力行的行为,来教导学生,不但教给了学生武术,更于无形中教导学生陶冶了自己的人格。
  
   在植物园跟卫老师学拳的学生极多,学生到了就自己先练压筋、踢腿、溜腿、八式、八步等基本功,卫老师再依照每个学生进度和练习情况的不同,个别教授套路。拳套的进度依序为:七手、力劈、小翻车、大翻车、摘要一至六段:还有两人对练的拍按对打。至于兵器,则因为当时练拳的环境非常克难,加上兵器购买不易,所以许多像三节棍这类的奇门兵器,都无法传下来,只能教授一些用扫帚柄也可以练的刀、枪、剑、棍等兵器。此外,卫老师亦练有一种八步螳螂拳的独门兵器“通天掌”,它的构造很简单,就是一根铁棒上有一个可以戴在指头上的戒指,很像是峨嵋刺,但一头短一头长:使用时就直接套进中指将铁棒握在手里用。
  
   现在,卫笑堂的学生当中,仍继承他的志业在教授拳术者,在台湾约有:兴隆公园的王杰、八步功夫学苑的左显富、青年公园的陈国兴、中正纪念堂的温送珍、板桥体育场的刘兴业、台北新公园的彭韩萍、武坛国术推广中心的林松贤老师和张光宏老师;国外方面:美国有吴而立、德国有左显富的学生董开森老师,更有苟广龙在美国、欧洲、澳洲等地教拳,学生众多,并且数度带领学生回国参加比赛。
  
 
打印本篇文章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