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海川先师轶事

时间:2005-3-21 阅读878160次
 
董海川,这位饮誉海内外的一代武林宗师,谢世已百余年了,但他的轶事趣闻,多年来却在海内外武术界广为流传。余自幼身体孱弱,拜董之高徒梁振圃先生之门习八卦掌,迄今已七十余年,得益匪浅。为了发扬八卦掌术,使更多的人了解董海川先师,特将七十多年来耳闻目睹的董先师生平事迹,笔之于后,整理成篇,以飨读者。    
     董海川先师,人称董公,河北省文安县朱家务村人。生于清嘉庆二年(公元1797年)十月十三日,卒于清光绪八年(1882年)十月廿五。享年八十五岁。    
     先师自幼喜习武术,嗜技如命,精于各种拳械,性情豪爽,任侠尚义。弱冠后浪游江湖,于江皖间,安徽九华山得异人毕澄霞(红莲长老,一说“云盘道人”,究系何人无从考察)而师事之,受业八年。祖师曰:“吾道以转掌为体,以拳械为用,学而习之,功造其极,可以无敌于天下,可以独善其体。”董先师遂尽其道而学焉。    
     董先师所学乃伏羲氏八卦和周文王之八卦,俱是先天后天之理,推演为八八六十四卦之数,而变化无穷,故亦名“游身八卦连环掌”。艺成返燕。先师喜用独门兵器鸡爪阴阳钺和链子锤。平生未遇敌手。    
     董先师于清咸丰年间,因于乡间抱打不平,以命案潜逃。后以司膳太监身份匿迹北京肃王府,不露锋芒。府中人都不知先师精于技击。    
     一日,肃王请客,约友甚多。宴毕,肃王传其护院总管沙回回习武助兴,诸宾客都围拢观看,先是沙回回的徒弟演练,人多后,沙回回出场,且越练越狂,使看的人都感出奇,人多得拥挤不堪。这时,王爷忽然叫董海川上茶。董先师由于人多难以挤入,出于心急,便一手提壶,一手托盘,飞身跃上殿脊,至肃王前飘然而下。肃王见而大惊,少愣,道:“你也会练?”董先师只得回道:“我知道一星半点。”沙回回在场见了,心亦惊奇,暗道:“真奇艺也。”肃王便吩咐董海川也练练,让大家看看。先师下场,练起转掌,真是行走如云,翻身如鹰,转身如猴,矫柔灵活,变化万端。最后离地二尺,来了个“八步凌空。”众人齐声喝采,道:“这位功夫了不起!”肃王大喜,赏识董公才能,赐以七品执守侍首领太监衔,代替沙回回护院总管职。    
     沙回回眼见美差被董海川所夺,心中忿恨。但他不露声色,并请拜董先师为师。先师一再推辞,无耐沙回回再三恳求,先师只得收他作了门徒。几年间,沙夫妇总想谋害先师,先师也看出他存心不良,故也不真心教之。一日,他夫妇分别在先师的房子南北两窗用火药枪同时射击先师,意在先师虽身负绝技亦难避之,必死无疑。枪声过后,他们定睛一看,董先师踪迹皆无。他夫妇惊慌万状,亡命而逃。先师也没追赶。肃王闻而至询问,先师禀道:“沙夫妇行凶杀我,本想把他们擒拿,被他们逃了。”后有人告知董先师,沙夫妇逃到关外杀人放火,不干正事。后来,他们又溜回北京,在天桥卖艺,被尹福、马维祺知道,前去逮捕。程廷华、刘凤春得知后亦来助捕,尹马等都敌他不过。有人去请先师。先师乘大轿车赶到天桥,他们正打得不可开交。先师命把车帘打起,厉声喝道:“孽畜!”沙吓得急忙跪倒。众徒弟才将他绑送刑部,后被杀宣武门外菜市口。    
     先师对待门徒非常严格。阮珍谷为董先师门徒,此人功夫纯深,能高来高去,在宫殿上行走如履平地。他家住保定。先师曾告诫他:“你的腾空走壁很好,如果你干坏事,我就将你的脑袋割下来。”阮一听心想:这可麻烦了,如果有坏人做了坏事,贴在我身上怎么办?过了半年,他来给先师拜年,只见你手扶双拐,两腿一步三四寸地挪着往前走路。先师称奇,问道:“你怎么啦?”阮珍谷道:“老师,我的腿坏了,招了风寒治不了,只能危行。”先师叹道:“可惜!”又道:“也好,免了是非。”第逢年三十晚上,阮总要由保定来北京肃王府给老师拜年,磕头后便回去。保定距北京三百六十余里,阮一夜往返,他的功夫可想而知。一直到先师逝世,阮才将双拐扔掉,由此可见先师管教徒弟之严了。    
     先师所收之徒,多系带艺投师。收徒之前,必先使徒服之以艺,感之以德,五体投地,方始得列门墙。    
     全凯亭,满州旗人。拜先师之前就稍解武技,后入肃王府当差。他发现董先师两目如电,令人生畏,感是异人。一天夜里他用舌舔破先师窗纸,以一目向里偷看。先师向来盘腿打坐,一般不躺下睡觉。全偷看时,先师早已察觉,便由口袋里撕一纸条放进嘴里嚼湿,突冲窗户吐出,经小孔正打在全的眼上。全一惊之下急忙溜走。第二天凌晨,全到先师屋内跪下恳请拜师,先师道:“你拜什么师?我什么也不会。”不肯收他。全长跪不起,先师亦不理之。至晚饭时,先师去吃饭,全无奈才走。全想,反正得再试试你,至晚饭时,全持刀躲在墙角暗处,待先师端着菜汤小盘走过时,突从先师身后一刀劈下,先师往后一抽身,顺其刀一脚将全蹬倒地下,而手托汤盘丝毫未洒,仍端着自顾去吃饭。全见之,跟其进屋仍然跪下,道:“老师不收我,我跪死也不起来。”就这样跪了一天一夜,先师才答应收他为徒。全凯亭善绘画,现存先师画像即全所绘。    
     尹福,名德安,字寿鹏,河北冀县章淮村人。尹幼年即好武术,精于弹腿,且以此成名。在清军中善卜营任武术教师,教众五百余。尹闻肃府有董海川者,精于八卦掌,遂访之。当时先师五十有余,盘腿坐在炕上。尹通姓名后,先师道:“你练练吧!”尹便鞠躬,起练所能。练毕,先师道:“你练得很好,可惜护不住脸。”尹道:“正格的老师,我练了这么多年,难道连自己的脸都护不住?”先师道:“你不服气,咱俩可来试试。”先师仍坐在炕上,对尹说:“你随便使为。”尹竭尽全力,施展浑身解数,先师只以两手相接,尹终不能进。先师道:“小心你两颗门牙!”尹道:“中国这么大,还没听说过打门牙的呢!”先师闻言稍怒,便以二指快似闪电往前一点,尹两颗牙已被杵下。尹福随即跪倒,要求拜师。先师道:“起来,收下你了。”从此,尹福便改学八卦掌。先师对尹道:“你以前所学曾下过很大功夫,扔掉可惜,我给你改改。你将窜的蹦的都改为走的即可。”所以尹福所练之八卦,都是以罗汉拳、弹腿等拳融汇到八卦掌中。尹复练数年,遂以八卦掌名冠于京师。    
     大枪枭雄刘德宽,一杆大枪纵贯南北,拳脚也名冠一方,向以保镖护院为业。他闻言肃府董海川练掌甚佳,就前去拜访。先师仍坐炕上,先让刘练。刘练了一趟太极拳和岳氏连拳,练毕请老师指教。先师问:你还会什么?刘答:“我会扎趟枪。”先师道:“大枪刘嘛,你就再扎趟枪看看吧!”刘心喜,就在屋内练开。练毕,先师道:“你枪扎得不错,下的功夫也很大,可惜扎不着人。”刘说:“老师,我这枪扎了几十年了,怎能说连人也扎不着呢?”先师说:“不信你可跟我试试。”说完下地,“你扎我吧!”刘说:“请老师拿枪。”先师道:“我空手,你尽管扎来。”先师就和刘在屋内走开。刘闪展拧枪一进,先师突用二指捏住枪尖,用腹一腆,刘即刻倒地。先师道:“怎么样?”复回坐原处。刘进前叩拜,被先师收为弟子。    
     董先师之武功,可谓已臻化境。其神出鬼没,变化神妙,非常人所能测。恭亲王府有个太监,人称齐三老爷,亦喜练武,功夫甚好,与董先师彼此闻名。一天,他见到董,问道:“董海川,你的功夫究竟有多大,妙在哪里?”先师答道:“我也不知道。”齐三道:“这样吧,我出个主意,你盘腿坐在这个方凳上,在你头上方一尺用绳子吊十块砖,系枝火香,烧断绳子,砖掉下来如果砸不着你,就算你功夫到家了。”先师道:“咱就试试吧!”于是,依上所述试之。先师盘坐凳上,火香烧断绳子,砖砸下来,瞬间“轰”一声,砖砸凳上,先师不见了。大家定睛一看,先师已站在齐三爷背后了。齐三爷把大拇指一竖道:“你算可以了。”    
     有一年夏天,天下大雨。先师盘坐在炕上,此炕贴近墙壁。此墙年久,受水忽然倒塌。当时有徒弟在旁,见墙倒时急观先师,忽然不见,而先师仍闭目坐于他处椅上,身上并无半点灰尘。    
     一年深秋的一个中午,先师因身体不适,睡于炕上。史六弟子韩六去见师爷,恐其着凉,便拿被服轻轻盖在师爷身上。不想被服盖到炕上时,只剩被服与空炕。韩六大惊,回身则见先师坐在靠窗椅上,慢吞吞对韩六道:“为什么不讲一声,使我吃一惊。”  
     光绪三年,北京大雨,连绵不晴。由于潮湿,跳蚤很多。这天早晨,弟子们去看望老师。叙话毕,先师让他们把桌缝里的一根发丝拿出来。马贵、居庆元两徒孙在场。居庆元近前把头发拿出,见上拴一串跳蚤,众弟子十分惊奇。那时没有电灯,先师怎样逮的,怎样拴的?给大家留下一迷。可见先师技艺之妙且奇矣。    
     先师对门徒虽然严格,但有时也说说笑笑。某晚,董先师与十余名弟子说说练练,先师很高兴,就说:“今天我和你们藏个闷吧。将灯吹灭,你们找我,能摸到我的,回头另外教一手。”众徒皆道:“好!”于是,大家依言,在屋里摸开了。摸了一会儿,大伙你抓我,我扯你,谁也没碰着老师。将灯点着后,也不见老师踪影。有人往上一看,见老师用两手指捏住房椽,身体挂在空中,引得大伙哄笑如雷。    
     还有一次,先师很高兴,对弟子们说:“今天我再给你们练一手。”说完,瞬间,先师不见了。大家回头一看,见先师悬挂于墙壁上,众徒大惊。先师飘然而下,说道:“这一手叫‘挂画’。”众皆称奇。    
     先师虽居王府,但仍好抱不平。有一次先师外出给王府办事,路遇一群土匪截住他,命他站住。凭先师武功,满可轻易走脱,可先师却将鸡爪阴阳钺拿在手中,厉声问道:“你们想干什么?”这群土匪道:“要你的脑袋。”先师怒道:“你们滚开,别找没趣。”有二匪持刀近前,道:“你竟敢口出大言,宰了你。”说着持刀向先师劈刺下来。先师用鸡阴阳钺一挂一还,二匪丧了性命。群匪一见,发声喊一拥而上,将先师围在当中,刀枪并举。先师用穿花打柳招势,倾刻间将群匪击毙十余人。众匪见这位太厉害,便乱窜逃走。先师腾步追赶,又杀十余人。有一头目想跑,先师上前一脚将其踹倒。这样,群匪无一逃脱,为此地除了一群祸害。    
     梁振圃先生在天津时曾对人言道:“人们都给老师吹,我起初也不相信。我所说的是我亲眼所见的。那时,我们师兄弟中有个善于打弹子的,百发百中。一天,老师坐在炕上道:‘你的弹子打得不错,可惜打不着人。’那位师弟说:‘我打小燕百发百中,难道连人也打不着吗?’老师道:‘别看你打小燕百发百中,不信你冲我打来。’那位师弟说:‘我怎敢打老师呀!’老师道:‘没关系,你只管打,照我头上打来。’那位师弟‘飕’地打出一弹。人们只闻弹丸破风之声,却看不清飞行的弹丸。就在这一瞬间,只见老师用二指一捏一甩,就听那位师弟‘哎呀’一声,众人定睛看时,他头上添了个大疙瘩。引得大伙一阵哄笑。”梁先生又道:“小说上讲老师一手接镖,一手接袖箭。现在看来,弹丸能接住,则镖和袖箭当然也能接住,故并非谎言了。”    
     梁先生还说:“董老师另一个特点是记忆力特别好。我拜门后,老师问我家乡住址,我回答冀县郝家冢。他就知道我们村里有个大冢子,村前有小庙,小庙在冢顶上。什么街里有井,说得清清楚楚。还对我说:你们村有个秦凤仪先生,是练弹腿的。他的镖掌不错,可惜是死步眼。老师走过的地方很多,且到哪里都随时留意。他的记忆力超人一等,真是少有的好记性。”    
     孙禄堂先生在《拳意述真》一书中写道:“拳术之道,练要合道。是将真意化到至虚至无之境。不动之时,内中寂然空虚无一动其心。致于忽然有不测之事,虽不见不闻而能觉而避之。中庸云:至诚之道,可以前知。能到至诚之道者,仅八卦掌之董海川先师,形意拳中李洛能先生,太极拳中之杨露禅和武禹襄先生四人而已。此四位皆有不见不闻之知觉。”非虚言也。    
     肃王因爱先师其术,曾授以七品衔位。在北京及河北等省闻其名而羡其术,拜其师而习其技者不下千百人之多。其名较著而见于董公墓碑之阴者,如:尹福、程廷华、梁振圃、马维祺、史继栋、马存志、刘凤春、刘良贞等计五十二人;其名较著而不见于墓碑之阴者,如:李存义、张兆东、司根条、刘德宽、全凯亭、阮珍谷等;第三代精于八卦掌术者,如:尹玉章、程海亭、郭古民、黄柏年、孙禄堂、姜容樵等则更多,限于篇幅,不能一一枚举。
  
   (原著:李子鸣)
  
  
 
打印本篇文章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