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禹生与北平国术馆

时间:2005-7-5 阅读874872次
 

   笔者根据当年的史料,向读者介绍民国时期的武术教育家许禹生先生今天已不为人所知的一些情况。
   一
   许禹生先生,1878年生于一个武术世家。从6岁起,他便在父兄的督促下习练查拳、潭腿等拳术,到13岁时,便掌握了查拳一至十路、潭腿一至十二路。20岁那年,恭请河北沧州的刘德宽先生至家中传艺。刘先生住满三个月时,确信许禹生人品、文化、功底均为可心之才,才开始教他六合门拳械与奇门兵器“吕布方天画戟”。每天传艺达6个小时,直至4年后刘先生离开许家。
   就在许禹生24岁那年,有山东济南府的一位赵姓查拳名家投贴拜访。许禹生与其交手,结果是三胜二负。自此许声名鹊起,各地好手个个心动技痒,都以赴北京找许禹生比试一番为快,许禹生的家中成了武术行家相互交流的场所。在各路访客中,既有清廷的当差护卫,也有镖局的镖师和拳把式教师,甚至还有绿林好汉。在他们的交流中,许禹生也受益匪浅。只要谁擅长的技艺有独特性、实战性突出,就想方设法讨教。他多次见到太极大家杨健侯以独特的柔劲化解了来势凶猛的拳势,就虚心请教,直到弄明白“四两拨千斤”的哲理。杨健侯见许禹生虽然技艺在身却谦恭诚实有礼,就决定收为传人传授太极真谛。
   经过长年累月的苦练与体悟,许禹生掌握了传统武艺中的部分真谛,为日后创办武术团体奠定了基础。
   二
   1911年底,许禹生邀请北平的武术名家赵鑫州、吴鉴泉等十余人创办了“北平体育研究社”。社长由北平特别市的两位副市长轮流兼任,以体现重视。许禹生任常务副社长。赵鑫州、吴鉴泉等分别任少林、太极类总教习。同时,还广招贤达,聘得在北平寄身的
   冀、鲁、豫、甘、陕等省的各门派拳师20余人任武术教习。为解决所聘教师们的工资,还特意征得北平特别市政府的认可,以“北平体育研究社”的名义印发了“告北平各高中学校校方书” 的布告。布告的大意为:武术为吾国的特有技术,古人用于防身御敌,如今则可强国强种(此乃总理遗训不可不训)(编者:查孙中山逝于1925年3月12日。若“告北平各高中学校校方书”的布告中确有“此乃总理遗训不可不训” 的词句,此事似应发生在1925年3月12日之后)。观近年来外籍强人诸如日、俄等国之武士或大力士,欺吾国之民众尤辱吾之武术圈内人士,大谈“东亚病夫”之言论。鉴此特告示国民并学子,报学吾国之武艺,以便日后报效国家等等。布告公布后,反响十分强烈,有40多所大、中学校先后向“北平体育研究社” 发出了邀请,要求派教习前去传授武术。
   一时间,北平城武风骤起,清早、傍晚甚至课间,都可以见到学子们舞刀弄棒的身影。许禹生见武术如此深入国人之心,迅速成立了一个隶属于“北平体育研究社”的“北平体育讲习所”,同时邀请吴鉴泉、杨健侯、杨少侯、刘彩臣等20余位名家担任专职教师。
   这个体育讲习所实际上就是武术讲习机构。许禹生之所以把这个机构命名为体育讲习所,是为了武术在日后有一个更加理想的发展。因为体育被当时的教育部定为各大、中、小学生的必修科目,而教育部内部则有个别要员对武术持反对态度。后来,武术列人了学校的正课。
   “北平体育讲习所” 始终遵循“以培养大、中、小学校学生之武术师资力量为准绳”,训练科目分为拳法(徒手与器械)、武术理论两大类,讲述的内容有杨式太极拳、吴式太极拳、北派少林拳。八卦掌、形意拳、六合八法拳、岳式连拳等。由于讲习所的各位教师具有良艺,传授努力,社会各界反应良好。北平特别市的几位要员也多次建议当时的教育部推广并支持“北平体育讲习所”倡导、推广武术的做法。终于,许禹生的讲习所受到了当局的重视,由教育部解决了该机构的办所地址。经费;发专文给全国各省市教育管理部门,要求其所属大、中、小学选派专职人员前来学习(培训),并准允学员结业后分配到学校担任专职武术教师。
   三
   民国时期,南京为当时的首都,北平则为四个特别市(上海、北平、南京、青岛)之一。1928年,许禹生获悉当时政府的“第174号令”批准备案设立“国立南京中央国术馆”的消息后,就准备在北平也设立国术馆。他赶赴南京专程拜访“央馆” 董事会成员、顾问李松如、于振声、张洪之,馆长张之江、副馆长李景林。编审处长吴志青、教务处长肖忠国、训育处长张瑞堂等人。在征得同意后,决定仿照“央馆”的机构设立若干处室,并发聘书礼邀李松如、童仁富、刘崇峻为“北平特别市国术馆”顾问,邀罗玉、马承智两教授(“央馆”一级教习)为高级教员。
   回到北平后,许禹生用了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便在“北平体育研究社”的基础上,成立了“北平特别市国术馆”,仍邀请市长为馆长,自己担任副馆长。
   “北平特别市国术馆” 一成立,就着手编写教材。由许禹生亲自挂帅,馆内教授尚云祥、许笑羽、刘彩臣等人担任责编,另邀请南京中央国术馆一级教习(正教授)童仁富、罗玉等6人为特邀教授。据罗玉的回忆和相关资料统计,从1928年12月至1936年12月,“北平特别市国术馆”共开设民众国术训练班、国术教员讲习班达746期之多,编辑印制教材有150余种,接受培训的人员约38000人。值得一提的是:“九·一八”事变后,该馆特意开设了数期速成“砍刀术培训班”,重点传授简单实用的临阵劈砍刀法,旨在为抗击日寇输送杀敌勇士。
   “北平特别市国术馆”成立的9年,是把中国传统武术在北方重镇宣传、推广的9年,是让北京这个历史悠久的古老名城保留并重视民族瑰宝并使它生根、发芽的9年,也是北京武术界团结一心,协力整理古老武艺精华使其不致失传的9年。
   四
   1929年11月(——说为1928年底),许禹生在北平特别市要员和南京中央国术馆的支持下,创办了一本专门宣传推广传统武术的杂志《体育月刊》,刊址设在西单西斜街5号,电话为西局664号。
   许禹生亲自担任月刊主编,绞尽脑汗确立办刊特点和依托杂志推动相关工作。在每期的封二上,分别刊登有“投稿简章”、“征集(收购)国术秘本”、“介绍国术教员”、“新书预告”等。在“征集(收购)国术秘本”的启事中写道:“本刊征求家藏或坊间旧有国术书籍或秘本。本刊认为有价值书籍得出资收买。凡欲出售者必先送本刊编辑处审核,不合者得发还之。”在“介绍国术教员”中写道:“凡各机关学校社会组织愿延用国术教员者,本馆愿为介绍本馆第一期国术专修班署假前毕业,于学术各科均有特长颇堪胜任教授。”
   在刊物印行期间,许禹生还制定实施了“广告刊例”和“各地代售处”等措施,以增加收入支持长期出版和扩大发行。笔者在1981年曾听当时一些已年届八旬的老拳师谈及《体育月刊》,他们依然清楚地记得“专著”、“史料”、“教材”、“纪事”、“技击琐谈”等各个专栏。之所以对四五十年前的刊物印象如此深刻,照他们的说法是因为“体育月刊”办得好,敢说实话,内容丰富,文字简明扼要,适合各界各层次人士阅读……
   笔者认为,正是由于有一批像许禹生这样的武术人士认真负责的宣传推广,才使我们今天能够更多地了解和挖掘部分真实可靠,而不是胡编千乱造的古老武术技能。
  
 
打印本篇文章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