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海东大将与武术

时间:2005-7-5 阅读876321次
 

   作为人民解放军的高级将领,徐海东在革命战争中,骁勇善战,威震敌营。他率领的红军部队被国民党军队称为一支“劲敌”。徐海东一生身经百战,曾在作战中九次负伤,身带十七处伤痕,左腿为二等残废。他品德高尚,智慧过人,性格开朗,为人诚实、宽厚、正直,被毛泽东主席誉为工人阶级的“一面旗帜”,党内的一些老同志亲切地称他为“中国的夏伯阳”。徐海东纵横沙场,勇冠三军,除了他的勇气和毅力外,跟他的一身高超的武功是分不开的。
     艺成八卦门
     1900年,徐海东出生于湖北省黄陂县徐家窑(今属大悟县)一个七代制坯烧陶的窑工家庭,艰苦的生活环境磨炼了徐海东一副钢筋铁骨和不屈不挠的性格。他从小便嫉恶如仇,爱打不平,加之爱舞枪弄棒,窑工们非常喜欢这个笑起来有一对酒窝的小伙子。当时,窑工们为强身健体,对付土匪的袭扰,常常自发地组织起来练拳习武。在窑工中有一人武艺出众,名叫范青峰,是鄂豫皖一带八卦掌大师司徒岩的弟子。范青峰非常喜欢徐海东,在徐海东九岁时便传授他武艺。在范青峰的严格督教下,徐海东先练定架子,接着练活架子、变架子、路架子。范青峰一掌、一步、一式地分解,一招不练到家,绝不教下一招。架子练好后,接着练走套路,操套路。范青峰要求练拳以意领神,无人当有人,身法、手法、步法做到规范准确。
     练拳同时,徐海东还要练习基本功。为了练掌力,他每天都要操掌,即拍沙袋,左右手每次各拍二百下,把双掌练得拍沙袋如同拍棉絮一样。为了练指力,要在坛子里装上绿豆,逐步换成黄豆、谷子,用手指去插,一插就是半个时辰,以致于插裂过几个坛子。每天还要打吊袋,来练习发力,开始打三五十斤重的吊袋,以后逐步增加到二三百斤。还要把大小不同的沙袋高低不齐地吊起来,悠起来打,开始吊两个,逐步增加到十几个,以锻炼反应和发力,终于练出身上各处能发力、哪里碰到哪里打的过硬本领。为了锻炼跑跳能力,他练习跑跳板,即将木板斜立在墙上,踏着木板往上跑,随着功夫的长进,木板越立越直。为了练脚下的弹力,他还在腿上绑沙袋练腿力,双膝夹着木板弹跳。
     基本功练好了,套路掌握了,范青峰又传授给徐海东实战的本领,即脱离套路,操练成熟的套路中的动作。范青峰见徐海东喜爱兵器,又传授他“八卦刀”和“八卦棍”。徐海东如虎添翼,不仅八卦掌练得好,“八卦刀”、“八卦棍”也练得虎虎生风。
     1916年,年仅十七岁的徐海东已成了一名武艺高强的青年。不久,便入窑烧陶,成了一名窑工。
     智惩恶工头
     烧陶的工作很艰苦,一年四季终日要对着高温的窑炉,酷热难忍。陶器烧成后,窑工们要抱起叠在一起的七八个陶罐送入库房,稍一不小心跌破陶器,便被扣发工资,甚至还要被扫地出门。于是,工头便串通心腹伙计,单等新来的窑工学徒期满时出来捣乱,往新窑工的怀里多摞陶罐,抱陶器的人抱不住,跌落地上,自然遭到工头的臭骂,接着被赶出门,十几天的苦累就算白搭了。徐海东听说后,气不打一处来,他一打听,知道工头是个大块头,会武功,又有帮会撑腰,十分猖狂,人称“张大头”,他便暗记在心。
     一日,徐海东抱着叠在一起的几件陶器正要去库房,只听一个伙计说:“嗬,小子,新来的吧!”说着,站在跳板上,抱起一个大陶罐,就要摞在徐海东怀中的陶器上。那个大陶罐足有五六十斤,压在一般人的怀里,那些陶器非摔破不可。哪知徐海东一运气,那个大陶罐压在怀里的陶器上,竟稳稳的立住。那伙计吃了一惊:“小子,有劲儿是不是?”说着,又搬起一个陶罐,想再次摞在徐海东怀里的陶器上。徐海东这回岂肯饶他,只见他双臂一用力,将怀中的一叠陶器举过头顶,正好撞在那个伙计的怀里,“哗啦啦”,那伙计连人带陶器从跳板上跌了下来。这下子可把伙计们惹火了,几个人一起向徐海东扑来。可他们哪里晓得徐海东的厉害,只见徐海东三拳两脚,打得他们都趴在了地上。
     正在这里,有人喊道:“大爷来了!”徐海东抬眼看时,果见一个四十来岁的大块头晃着膀子走了过来。大块头一见几个伙计的那副惨相,就指着徐海东的鼻子问:“认识我吗?”
     “你就是张大头吧!”徐海东瞪了他一眼。
     “好小子,竟敢这么跟大爷说话!”张大头怒吼着,双拳如雨点般袭来,哪知徐海东在他双拳之下左摇右晃,张大块竟碰不到他一根汗毛。
     徐海东闪身一旁,大喝一声:“住手,我要和你理论理论!”
     张大头一边吼着“谁跟你理论”,一边再次出拳,直奔徐海东头部。徐海东见火候已到,于是左手一挡,将腿一摆,右掌打去,竟将张大头横摔在地上。
     张大头的心腹伙计见主子被打,“呼啦”一下围了上来。徐海东使出九宫步,疾走如龙,舞动双掌上下翻飞,接连撂倒七八个伙计。此刻,那些伙计越聚越多,徐海东心想:他们使车轮战,我不能上当。他见张大头躲在人群后催促着伙计往上冲,便纵身跃到人群后面,一记“叶底偷桃”将张大头击倒,然后用左掌按在他的脑袋上,喝道:“让你的手下住手,老子拍扁你的脑袋。”张大头方知碰上高手,忙说:“别动手啦!”那群伙计见主人被制,哪个还敢上前,只好停手。
     铁掌斗敌兵
     1925年,徐海东参加了共产党。1926年,他参加北伐战争,1927年又在京乡参加了黄麻起义。
     1927年8月,黄麻起义失败后,徐海东回家乡组织队伍,不久就组织了一支农民自卫队,自任队长。在反动派大军的围剿下,徐海东的农民自卫队被打垮,因他是自卫队队长,被四处通缉,只好东躲西藏。一天夜里,徐海东所住的村子突然被反动民团包围。由于奸细告密,几名手持大刀的民团团丁一齐闯进屋里,把徐海东堵在床上。徐海东只穿了一条短裤“呼”的一下跳起,掰掉一块床板与团丁搏斗起来。一块床板哪抵得上几把锋利的鬼头刀,徐海东不敢恋战,只好从窗户跳出去逃走。
     1928年秋天,鄂东北地区的革命斗争又开始发展,党指派徐海东任夏区区委书记。由于他熟悉这个地区,到任后积极开展工作,组织了秘密农民协会。不久,县委提出了“年关暴动”的号召,徐海东率一股农民自卫军暴动,由于敌众我寡,再次失败。由于徐海东在夏区工作名声大,暴动失败后,家也被反动派抄了,亲属也遭了难。为了打听亲人的下落,徐海东在一天晚上摸回村子。由于亲人都逃走了,徐海东扑了个空,只好偷偷离开村子。当他离开村子两里远的时候,就见前方有几盏灯笼在黑暗中摇晃,徐海东急忙闪身躲进路旁的一处深沟里。一会儿,就听上面有人说话:“见鬼了,明明看到有个人影,怎么一闪就不见了。”另一个人说道:“快走吧,莫非撞见鬼了!”徐海东知道上面是几个民团团丁,要是在平时,他一个人就可以把他们都撂倒,不过眼下风声紧,徐海东还是忍了下来。
     团丁走后,徐海东悄悄爬上来,继续向前走去。大约走了几十里路,突然听到一声断喝:“站住,干什么的?”黑暗中传来拉枪栓的声音。徐海东眯起眼睛使劲看了看,见有两个国民党兵正端枪向他走来,口中喝道:“干什么的?别动!”徐海东假意说道:“老总别误会,我是前村的。”那两个敌兵端枪往前走了几步,说道:“深更半夜,出来干什么?肯定是赤匪,跟我们到连部走一趟。”
     徐海东明白,这次他是走不脱了,于是暗中运气,慢慢提起双掌。一个敌兵刚走到他跟前,徐海东突然一把握住他的枪管,一掌向他的脖颈砍去,那个敌兵哼都没哼一声,便瘫倒在地。另一个敌兵没看清徐海东的动作,还走过来问:“怎么搞的,你怎么摔倒了?”
     没等另一个敌兵明白是怎么回事,脸上也挨了一掌,顿时鼻口窜血,昏倒在地。徐海东见收拾了两个敌兵,便拾起地上的两支“汉阳造”步枪,背在身上,飞快地消失在夜色之中。
     血战映刀光
     1932年2月初,徐海东率红四方面军第12师36团在潢川县附近的豆腐店一带,与国民党军队展开恶战。国民党军以二十多个团的兵力,从河南方向向红军进攻。徐海东和他的一团人马,正好拦在国民党军的主攻方向上。鏖战一昼夜,到天亮时,36团前沿阵地终于被国民党军突破,一营伤亡很大,营、连干部大部分牺牲。
     徐海东在指挥所里见状,把牙咬得“咯咯”响,他冲上阵地,把上衣和长裤都脱掉,只穿一条裤头,光着膀子背着一把宽刃大刀,要过一挺“捷克”式轻机枪,嘱咐警卫员原地不动看好衣服,衣服口袋里有文件,要保护好。冲锋号一响,徐海东带交通队最先冲了上去。战士们见团长赤膊端枪,怒目圆睁,奋勇冲杀,知道到决一死战的时刻了,退下去的又冲了上来,负伤的趴在雪地上又端起枪继续战斗,战斗进入白热化程度。
     激战中,一股敌兵端着枪龇牙咧嘴地向徐海东扑来。徐海东大吼一声:“来吧,龟儿子,老子等着你们呢。”
     “哒哒哒”一阵狂射,这群敌兵在徐海东的枪口下倒下一片。就在这关键时刻,徐海东机枪里的子弹打光了。一个敌军官见此情景,高喊:“抓活的!”
     一群敌兵立刻将徐海东围了起来。徐海东临危不惧,丢掉机枪,从背上摘下宽刃大刀,迎着敌群冲了过去。
     雪地上,徐海东赤膊舞刀,吼声阵阵,大刀所过之处,血光飞溅,人头落地,直砍得敌兵鬼哭狼嚎,四下逃窜。敌军官见这群敌兵不能近身,便冲徐海东放了一枪。子弹从徐海东头顶飞过,没有击中他,反把徐海东惹火了,他一个箭步窜过去,大刀直奔敌军官头上砍去。敌军官做梦也没想到徐海东能扑过来,当即被大刀斫中,溅出一团血雾……
     战斗中,跟随徐海东的号手牺牲了,警卫员也负了重伤。徐海东身背军号,手提宽刃大刀,率领战士们与数倍于己的敌军奋勇搏杀。他就是号声,他就是命令,他就是旗帜,就这样,徐海东率部与敌血战四昼夜,直至战斗的最后胜利。
     战斗一结束,12师师长陈赓即匆匆赶来,他兴冲冲地说:“好你个徐老虎,36团打得好哇!”
     徐海东提着大刀谦虚地说:“是上级指挥得好,是战士们打得好!”这时,陈赓要过徐海东手中的大刀,看了看说:“又是一把大刀。34团团长许世友使一把鬼头刀,请问徐团长使的是什么刀,用的哪家刀法?”
     徐海东笑了笑:“陈师长,这是我们家乡流传的板门宽刃刀,刀法是‘八卦刀法’!”
     陈赓大喜:“好哇,12师有了两名武林高手!”
     从此,徐海东以勇猛威震敌胆,“徐老虎”的名字一时传遍大别山区。
     名扬晋西北
     1936年1月底,中央军委组成“抗日先锋军”东渡黄河,开辟新的战场。徐海东率15军团突破黄河天堑,直逼太原。阎锡山急调他的主力机动部队——号称“满天飞”的独二旅猛扑15军团。双方在兑九峪相遇,展开恶战。激战中,一个敌军官站在土坡上挥枪大叫:“弟兄们,给我冲,什么‘徐老虎’,让他变成死猫。”
     徐海东看见后,立刻策马飞奔,冒着枪林弹雨冲入敌阵,手持驳壳枪连连射击。敌兵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搞晕了,接连被徐海东开枪击中。就在那个叫得正欢的敌军官发愣之际,徐海东骑着大白马已冲到他的面前,伸手一拎他的衣领,像抓小鸡一样把他摔在马鞍上,然后飞马回到队伍中。红军军心大振,战士们呐喊着冲了过来。敌军军心涣散,四下逃窜。
     仅仅一天时间,独二旅便被打得落花流水。
     事后,徐海东从那个被俘的敌军官口中得知,阎锡山曾下命令:凡击毙徐海东者,赏洋五万元。徐海东闻听笑骂:“这阎老西实在太小气,人家蒋介石早就讲过,谁要砍下我的脑袋,给大洋十万块呢!”
     5月2日,“抗日先锋军”完成了扩红筹款的任务,胜利返回陕北。红15军团奉命与数十倍尾追敌军交战,且打且退,掩护渡河各路红军。
     5月5日,大雨滂沱,红15军团最后一批部队到达黄河渡口。由于河水猛涨,渡河地点已经改变,徐海东便率几名参谋、警卫人员策马沿河岸寻找合适的渡口。刚刚选定一个合适的渡口,徐海东正要仔细观看,不知从哪里窜出十几个民团团丁,其中一人向徐海东打了一枪,虽然没伤着徐海东,却打伤了他的随行参谋。徐海东大怒,从马鞍上抽出大刀,策马向团丁们冲去。他手起刀落,一个团丁被砍倒。另一个团丁非常狡猾,竟用手中的长矛扎了一下马屁股。战马受惊,驮着徐海东飞奔,正好遇上一队红军战士开过来过河。为避免战马踩伤红军战士,徐海东急忙用双手死死勒紧缰绳。战士们安然无恙,但巨大的惯性却把徐海东从马背上掀下来,一头跌到旁边一块石头上,顿时血流如注,雨水加血水,转眼间他变成一个血人,两颗门牙也磕掉了。战士们忙用担架抬起徐海东,在大雨中渡过黄河。
     不久,东征红军在延川县太相寺村召开战役总结大会。毛泽东满怀喜悦地总结了东征取得的伟大胜利,讲到最后,他抬起头看了一眼面容憔悴的徐海东,非常关心又带几分诙谐的语气说:“只有海东同志损失不小,他把两颗门牙丢在了山西,再也找不回来喽!”
     话音刚落,全场的干部前仰后合,大笑不止。
     东征战役,徐海东在山西声名赫赫,“飞马将军徐老虎”的名声几乎家喻户晓。
     抗战后期,由于长年鞍马劳累,徐海东患上严重的肺病,常咳血不止。毛泽东亲自批准他养病,并发电嘱咐:“静心养病,天塌不管。”
     在以后的岁月中,徐海东是在病床上度过的。尽管病魔几次要宣判他死刑,但他以顽强的毅力,一次又一次战胜了病魔,终于迎来了抗战的胜利。新中国成立后,徐海东被安置在最好的疗养院养病。1955年,徐海东被授予大将军衔。徐海东闻听,急忙对看望自己的周恩来说:“总理,大将军衔,受之有愧啊!”周恩来动情地说:“海东同志,授你大将军衔,不高也不低,恰当!”
     徐海东大将前半生在枪林弹雨中度过,后半生在病床上度过。但无论何时,他都保持一个革命者的本色:光明磊落,严于律己;同时也保持了一个习武者的本色:宽厚诚实,荣辱不惊。
  
 
打印本篇文章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