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环腿三十六势

时间:2005-7-5 阅读875657次
 

   散打比赛若要立于不败之地,除了有良好的体能、突出的特长以及快准巧变的多种能力外,还得有料敌察机、随机应变的本领。《六韬·文韬·兵道第十二》中曰:“兵胜之术,密察敌人之机,而速乘其利,复疾击其不意。”意思是用兵制胜的要诀,在于周密地察明敌人的可乘之机,迅速抓住有利战机,给敌人以意想不到的迅猛攻击。这就说明战机的重要性。
     散打比赛中双方拳来腿往,激烈紧张,在这个过程中有许多可资利用的机会,如能恰当地利用它,就会事半功倍;否则,不懂用机之道,就会无形中造成或扩大自身的空隙,使自己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或事倍功半,最终导致比赛的失败。
     在比赛中,与“机”相对应的就是“隙”。机与隙是一个矛盾问题的两个方面。对我来说是机者,在对手则是隙。同理,我方的漏洞和空隙,就是敌方可以利用的战机。散打比赛中,双方斗智斗勇,较技较力,双方技战术的运用变化莫测,飘忽不定,稍纵即逝。胜负结果难以预料,任何一方都很难做到完全准确地把握对方。但无论对手多么强大,多么狡诈,由于主客观多方面的原因,在瞬息万变的赛场上,不可避免地会出现这样或那样的过失和错误、空隙和漏洞,从而给对方造成捕捉战机、乘虚而入的可能性。
     从散打比赛前后的过程来看,可将战机分为几个步骤:料敌——察机——伺机——见机——择机——乘机——有效攻击等。
     如何察机(捕捉战机)?首先必须料敌,料敌是察机的基础,察机是料敌的结果。料敌察机不是轻而易举、一蹴而就的,特别是在散打运动水平日益提高的今天,当双方体能、技战术水平、心理特征等等不相上下、旗鼓相当时,使得战机的隐蔽性、偶然性、短暂性和多变性表现得尤为突出,有利战机难以洞察、捕捉和把握。这就要求运动员和教练员慧眼独具,明察秋毫,首先在料敌上动脑筋、下功夫。料敌必须在双方交战前摸清对方的技战术水平、特长绝招、个性心理特征、体能状况、习惯性的动作等多方面去把握。若对对方的情况一知半解,是不可能准确察机、识机的,更谈不上乘机了。
     伺机,从字面上讲是等待机会。但它不是软弱的消极行为,而是一种理智的积极表现。这样做可以防止死打硬拼、鲁莽行为,避免与对手进行毫无取胜把握的硬拼;可以以逸待劳,以静观变,寻找对手的弱点和破绽,以游击战的方式或用拖的战术疲惫对手。
     见机是指看到机会。当然,看到机会还得见机行事,还得有判断真假机会的能力;而有时,尤其是当我方处于有利态势时,又可能出现多种机会并存的局面,这就要求运动员要善于择机。择机就是在多种机会同时出现时,选择更为有利、更符合战局利益、更能赢得比赛胜利的时机并采取果敢的行动。
     兵法上所说的乘机,是指利用敌人所犯的错误或暴露出来的弱点,乘虚而入、出其不意地打击敌人,这就是“必胜之术,合变之形,妙在乎乘”的道理。比赛中经常出现无机可寻,无计可施的局面。当对手处于主动的有利态势、我无机可乘时,应不急不躁,冷静观察战局的变化,有机则乘机,无机则造机。得机之道,重在造机。造机多以“诈”的方式来进行,以欺骗对手和伪装自己来达到目的。欺骗对手,诱使其暴露弱点;伪装自己,以不同的节奏或形式,以假象或故作姿态掩盖攻击意图,以退求进,藏机隐势,伺机出击,后发制人;或巧妙与对方周旋,造成对方精疲力竭,然后再攻击对方效果要好得多。
     战机作为一个时间概念,存在着起止范围,就是度。随机而变要把握好度。任何事物都有一定的度,随机而变须在度的范围内进行,超出了度,就容易适得其反。例如:在对方旧力未去,新力未生之际攻击对手最适度。打早了,对手还没有到;打晚了,对手有准备,早就逃之夭夭。把握好时机之度,对运动员来说在决策和行动上是非常重要的,这也是判断一名运动员是否优秀的重要标准。掌握好度,在比赛中就能如鱼得水,游刃有余。
  
 
打印本篇文章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