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种十二纲要解说

第二种十二纲要解说

时间:2008-10-12 阅读871484次
 
勾:即螳螂勾子,螳螂拳之有名者,即为“螳螂勾子玉环步”此乃螳螂拳之标志也,所谓螳螂勾子,是以食、中、拇指三指成勾,小指、无名指弯曲内扣,成勾时,小指、无名指、中指、食指要按顺序屈起,不要一起动作,螳螂勾子的小指称钩,无名指称撕,中指称採,食指称裂,合称“钩撕採裂”。此为螳螂拳之特色,非他派武功所能比拟,螳螂勾子的用法有刁勾、勾搂、勾击、臂肘等,做勾搂之勾时,手要虚而向外,其性为柔。
  
   搂:拼五指作擒拿之势,手要向内而实,先以螳螂勾子之刁勾试之,若勾之得手,则继之以搂,使彼方不易解脱我连续之手,其性为刚。
  
   採:在螳螂门中,採有两层意思。一是要同镙丝上扣一样,抓住对方,先入其肉内,再拧转,出手要求阴去阳回,形成自然的拧劲。二是指一种手法,即勾搂採手,所谓勾搂採手,即合前述勾搂两手为採,复加一手便成一组採手之完整手法,先勾者虚,其性属柔,继搂者实,其性属刚,再加拳掌,寓攻击性于其内。便成螳螂手法中著名的勾搂採手了
  
   挂:在螳螂门中,挂可依据其攻防性质不同,分为两种,防守性的挂手,其性属刚,是为破解螳螂门“八刚”中锐不可挡的泰山压顶、迎面直捅等手法而设,若彼用此类手法,攻我上中路,我即可屈肘横拦、斜挂,以化解彼之来手,此种挂手,在家门所传之勍手螳螂拳路如插捶、四路奔打中均有体现。攻击性的挂手,以左挂手为例做一说明,我以左反掌、右正掌,合两手之势,向彼之来手扑去,自外劈开门户后,替出左掌迎头劈落,抢攻于内,外内反复,左右俱进,连环莫止,取彼之上中路,攻击性的挂手其性虽刚,但却有以柔克刚之妙。
  
   刁进:所谓刁者,即前所述之螳螂勾子,螳螂勾子在使用时,性须连以打,即刁即打,刁打连为一体,其间不能有丝毫犹豫。所谓进者,即以螳螂勾子,即刁即进,进而施以螳螂打,刁进中的进字,其真正用意乃是提醒学者,切勿仅得意于刁住来手,而不思进取,贻误战机,而使螳螂打无从施展。
  
   崩打:所谓崩者,是指螳螂门主要手法崩捶而言,崩捶出手有小泰山压顶之势,变化多端,颇为凌历,所谓打者,即刁打之意。刁打之打,乃螳螂打,含太极打、八卦打、挟山超海打、逐步为营打、冲围打、环攻打、顺返打、倒返打、回风打、流水打等一切打法于其内,螳螂打一经施展,则“三盘一体,周身一气,势如蝴蝶穿花,似蜻蜓点水,四面双绕上下,旋转叠如捶山,令人入手无路,而触外受伤,随机应变,浑身是打,达于混然一太极之境。”
  
   粘黏:粘黏者,先黏紧彼方,使之无距离障碍,就彼动而施以粘手取之,粘手者,系由重复採手组成,先自外採入,再自内採出,接而不断,近而不离,自中门抢攻,锐利而敏捷,变化莫测,粘之至尽乃化出各种拳掌之法。
  
   贴靠:贴者,与彼方贴近之谓也,既已贴近于彼,则我可施用一切短打手法,螳螂拳素有“短打总敌”之称,贴身短打乃其专长,一经贴近,彼方即使想退却,亦当为我短打手法所控制,我可乘贴近之机,施以“靠打”之法取之,螳螂门靠打之法,若用长劲,则为发放,若用短劲,则彼不及跌已重伤其中,贴靠之法在施用时,要以本门“玉环步”、“蹬扑”为主,兼以分身八短、分身十二盘肘贴身藏的用法,则腿足提缩似螳螂,势如龙驹扭丝缰,勾错刀叉同互上,谷应山摇一齐撞,头肩肘手足膝胯,七体如一整如铸,自可发挥螳螂打之神效。
  
 
打印本篇文章    关闭窗口